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首页 >小说 >【将进酒/策舟】病榻
    [同人] 【将进酒/策舟】病榻 回复
    来自版区: 小说 只看楼主
    柒舞浅 Lv3 楼主 2020-12-14 00:15:23
    文/柒舞浅
      
      (时间线是第252章,萧驰野斩杀哈森,沈泽川重伤期间。粗体字为原文,个人理解下的胡乱发挥,感谢阅读。)

      
      他以为自己是睡着了,其实是半昏迷。
      
      从阒都到中博,沈泽川表面不徐不疾,府君永远不动声色,他的身份不是秘密,沈卫的污名他此生都摆脱不掉,加上太过出挑的样貌,谁也不愿同沈泽川交心,他的冰冷与狠绝都摆在明面上,如今再没人敢染指这朵淬毒的花。
      
      他被萧驰野霸道的独占,不准外人觊觎分毫。
      
      恶狗与疯犬撕咬,注定两败俱伤。世人皆认为是沈泽川在制约萧驰野,离北的狼桀骜难驯,萧驰野和他的狼戾刀一样,都是出鞘见血的凶器,难为沈泽川在其中周旋。
      
      沈泽川却心甘情愿,他甚至享受被萧驰野占有。他才是那柄锋利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刀,他什么都可以舍弃,包括他自己,直到被萧驰野圈住,狼崽的力气如此之大,硬是将沈泽川从坠落的深渊里拽了上来。
      
      从此利刃归鞘。
      
      茶石天坑中的亡魂嘶吼依旧,梦中纪暮表情模糊而悲哀,沈泽川终于可以分辨的清——这些人都不在了,只有他还活着。
      
      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他没有死?
      
      沈泽川难以安眠,总有一部分意识是绷紧的,咸德三年沈泽川在狱中遭遇“土袋压杀”时起,他就再不肯放松。
      
      只有萧驰野在时,他才可以不加任何防备的睡过去。
      
      萧驰野喜欢抱他,将他箍在怀里,他身形高大,沈泽川的视线都被挡住,他可以闻到萧驰野身上的味道,他如此冷,只想肆无忌惮的汲取萧驰野身上的温度。
      
      “兰舟,我在。”他感觉到萧驰野在摸他的眼角,然后俯下身亲他,动作轻的不像萧驰野,他总是用力的抱住沈泽川,任凭他红着眼睛求饶也要撞着软处,直到欲望纠缠,一起沉沦下去。
      
      端州城内的布防还没有定下来,守备军和禁军都不可以松懈……沈泽川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他全身都在疼,已经分不出右手和腰上的伤哪个更重,萧驰野摸他的头发,时不时来试探额上的温度,他却睁不开眼,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萧驰野守了沈泽川一夜,交战地的军报到了,他去了偏厅。垂帷里的沈泽川轻轻皱了下眉。
      
      策安走了?
      
      外面突然高声叫嚷起来——
      
      “来人、快来人!”
      
      “保护府君!”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蛇!蛇!”
      
      沈泽川想坐起来,来杀我的么?那可能得排个队……仰山雪呢?
      
      “……日后就不便再握刀了……”
      
      他已经拿不起仰山雪了,外面乱成一团,他只能听见模糊的声音,整个人如同沉在水中,又好像巨石压身,动弹不得。他高烧不断,烧的耳鸣,他在混乱的意识中挣扎,他不能死——
      
      垂帷中沈泽川突然攥紧了帷帐。
      
      “从庭院到大门,十步一人给我堵死。谁筛的人?自己滚出去!”
      
      ——沈泽川松了手,精神松下来,跌入无尽的黑暗。这次他没有梦到茶石天坑,他看见哈森,那头红发格外显眼,哈森对自己说,你的头,我要送给萧驰野。
      
      沈泽川就这样在夜里突然清醒过来,萧驰野躺在他身边,没有想以往一样将他抱在怀里,只用手臂很松的环住他,似乎是怕沈泽川突然翻身压到腰上的伤。萧驰野守了沈泽川一天一夜,睡得很实。
      
      沈泽川从回来到现在,萧驰野扶他起来哄着喝的药,不过盏茶的功夫就吐出来,此时才终于清醒了一点。他侧身从塌上起来,将枕头假装是自己,塞进了萧驰野怀里。
      
      身上的疼痛似乎都轻了,几乎消失不见。这不对,沈泽川想,他有点害怕,害怕真的如同梦里那样,让萧驰野面对自己的死亡。
      
      那太痛了。
      
      狼戾刀和霸王弓都挂在一边,沈泽川慢慢走过去,许久,他用左手拿起了霸王弓。
      
      夜凉如水。沈泽川走出外间,丁桃和骨津都守在檐上。他不想惊动他们,于是停在门前。
      
      我想试一试,能不能拉开这张弓。
      
      先生授我以诗书,我为先生杀宿仇。
      
      如今他却是连刀都不能再用了。
      
      沈泽川抬起霸王弓,右手的拇指*搭住弦,关节瞬间绷紧,冷硬的铁弓发出细微的涩声,被拉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只能这样了吗?他拉不动。他的右手没有握紧,但是力量已经绷到极致,玄铁配龙筋,重达一百二十斤,名不虚传。
      
      “兰舟还对这张弓感兴趣?”萧驰野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站在沈泽川身后,比沈泽川高出了一头,几乎抬手就可以将他抱在怀里,“你还用枕头骗我,薄情郎啊兰舟……”
      
      他握住沈泽川的手,手上用力,慢慢将弓拉满。
      
      “躺太久了,想走一走。”沈泽川轻声说,“我就是薄情郎呀。”
      
      “那可由不得你。”萧驰野低头道,“松手吧,你穿太少了,会着凉。”
      
      “……一起松。”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沈泽川根本没退烧,刚才不正常的清醒只维持了一会就变本加厉的找了回来,再也叫不醒。
      
      萧驰野抵着他的额头,沈泽川的体温烫的让他害怕,“兰舟你知道么?我特别恨我自己当初的那一脚,当初确实想杀你。我不知道会爱上你,兰舟,你等一等,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
      
      沈泽川完全是另一个脑回路,他想起和哈森交手的时候,阿野的帕子脏了,他要干净的、有阿野味道的帕子。
      
      “帕子,”沈泽川言辞颠倒,“我的。”


      
      *射:古代六艺中的射,是现在的内蒙古式射法,只用拇指的第一个骨节拉弦,古人的力气真的超级大2333,而兰舟的伤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可以拉弓,可惜漂亮宝贝拉不动(?

    027D8084-A22F-4CC9-9703-7E68F0DB35B9.jpeg
    啊啊啊啊啊爱了爱了,将进酒赛高!太太赛高!
    2020-12-14 07:47:50 回复
    柒舞浅 Lv3 楼主 板凳
    灿烂喧嚣或落魄 发表于 2020-12-14 07:47
    啊啊啊啊啊爱了爱了,将进酒赛高!太太赛高!

    将进酒太好看了激情产粮~
    萧二好会一男的
    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
    2020-12-14 11:04:34 回复
    2020-12-17 20:43:39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柒舞浅

    柒舞浅 Lv 3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