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分区BBS
  • 热帖
  • 大佬榜
  • 客户端
  • 首页 >原创文学 >【原创完结】君行令(哭包忠犬强攻x直男霸道强受) ...
    【原创完结】君行令(哭包忠犬强攻x直男霸道强受) 回复
    来自版区: 原创文学 只看楼主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2019-8-8 18:32:02
    本帖最后由 棋渊丫丫 于 2019-10-5 08:05 PM 编辑

      《君行令》
      暮九x原枫  冯北歌x书雀
      “身为一个影卫,爱上了主子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继续爱他。”
      “即便没有结果?”
      “即便没有结果。”
      即便主子恨他这张脸,即便主子无时无刻不想让他死,即便主子与美人唇齿缠绵,即便主子和别人共赴云雨。
      强攻强受,很轻松哒。
    ps:有评论就更新系列(真的会忘记更新)





    024531n19vqek6xqseulsk.jpg 024512t0ddwpdkdwdcg04z.jpg IMG_20180710_175703.JPG
      第一章
      五月的塞北,才开始有些春意,荒漠上,稀稀疏疏的几点嫩绿,却也在黑夜中不可一见。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黑夜中,男人一身黑衣,银色面具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光,男人快马加鞭,在大漠上穿梭而去。
      终于,他在一个小山洞旁停下。
      洞两旁枯黄的草杂乱丛生,本是挺立的,却被什么东西压出一块平坦。应该是有什么人来过了。
      男人拿出火哨子,轻吹了口气,那小小的哨子便发出微光,将洞中照了个通亮。
      男人刚抬眼,便慌得立刻上前。
      原来,那地上正躺着一人。
      男人将地上的人搂在怀里,试探他的鼻息,见他气息平稳,这才松了口气。
      刚要抱他上马,怀中的人却已经醒来,他猩红着眼,掐住男人的脖子按在地上。
      “狗奴才,也配碰我。暮九,你活的不耐烦了?”他声音带着初醒时的喑哑,狭长的桃花眼微眯,衣衫因为前日遭遇的事情而显得凌乱,露出一片麦色的胸膛,此时,跨坐在暮九的腰上,无端地显露出一片风情。
      暮九面具下的眼神微闪,盯着那勾人的肌肤,语气平淡地道:“属下不敢。”
      原枫冷哼一声,从暮九身上起来,背对着暮九,整理自己衣衫,他生的挺拔,良好的教养让他时刻挺直自己的腰板,修长的腿被黑色的裤子包裹 ,显露出性感的线条。原枫整理好,径直从暮九身旁走过,骑上那匹马,冷淡地留下一句“城北客栈”,便乘马而去。
      暮九目送原枫离开的背影,于春风中叹了口气。随后,施展轻功,紧跟其后。
      原枫停在一家客栈的顶楼中,撩开遮挡的纱幔,便可见那黑色的天空。
      今夜十五,月亮却无处可寻,想来是被乌云遮住了,虽然有了消散之势,但原枫并不在意。
      原枫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开来。就在前几日,阁里出了委托,他是桀鹰阁里的阁主,本是想着派手下去的,那边却点名要他去,并且出了不少银两。就是因此,他不慎中了老狐狸的阴谋,将一种叫鸳鸯扣的东西喝了个精光,虽然那老东西致死都没有告诉原枫药效怎样,但是却留下这样一句话:只等十五月圆,你这下贱胚子,必将原形毕露。
      这老头是个腌臜货,借着手里的鸳鸯扣不知祸害了多少少年少女,他偶然间遇见了原枫,原枫为人端正,眉眼间虽是凶狠,但却给这张脸添了一丝韵味,让人看了,不禁想要去征服一番。原枫听到他嘴里的污言秽语,他本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主,当即把人杀了,浑浑噩噩地逃了出来,临昏迷前,给暮九放了信号。
      忽然身后出现一人,打断了原枫的思绪,回眸一看,是暮九。
      暮九跪在地上,脸上的面具泛着幽光。原枫上前,也不知出的什么心思,将面具取下,立刻露出一张俊美的脸。
      原枫食指挑起暮九的下巴,用指尖划过暮九淡色的唇,一路向下,摸上了凸起的喉结。
      暮九低声喘着气,局促地看向别处,眼神已有迷蒙。
      “主子……”他似是有些羞耻,低着头 声音颤颤。
      原枫只觉身上一片燥热,看着眼前的人双腿禁不住的发颤,本就透着些许红色的眼睛愈加浓郁,脑中混沌,好想……好想……
      原枫俯下身,在暮九耳边轻声道:“今夜,便就是你了。”
      暮九一愣,双眼中似有泪水,他恨不得捧着原枫的脸,让他好好看看这肖想了多年的人,看看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暮九不是没见过原枫和人缠绵的样子。
      冷漠,无情,如同泄愤。
      然而原枫现在,口中吐着灼热的水气,喷洒在暮九的耳朵上,他声音轻柔,如同情人耳边的温语,挠的人心中瘙痒。
      暮九有些惶恐,抬起的手几次又垂下。原枫手上一松,那铁制的面具就从手上滑落,“哐嘡”一声,随后,暮九整个人顿了一顿。
      唇上的触感有些温软,这个角度,暮九可以看到原枫冷毅的眉毛,挺拔的鼻子和那颗鼻侧的红色小痣。
      不知,两人如何回的房间,等暮九再度回魂,已是两人赤诚相待时。
      今夜的原枫,不似往日那般霸道,顺从又迷茫,任由着暮九的亲昵,摆弄。暮九亲吻着原枫的布满伤痕的腹部,一路向下,啃咬紧实的皮肉,他抬起原枫的腿,眸色一暗,一举进入。
      两人皆是一声喟叹,黑夜之中,人影交叠,肉体碰撞的声音和着粘腻的水声,一下一下,快感连连,只想醉死在这温柔乡中。
      情动深处,暮九咬着原枫的肩膀,小声呢喃。
      “我爱你……”
      然而这句我爱你,就如同过往的所有爱意一样,此间爱人,他从来都不知道。
    2019-8-8 18:32:36 回复
      《君行令》
      天边刚吐出一些红色,阳光从竹窗射入,原枫指尖微动,逐渐转醒。
      刚要翻身,却发现浑身无力酸痛,连带着股间都隐隐作痛。
      突然那里像是流出什么般,腿间一片湿滑。原枫摸去,浑身一僵。
      昨夜的记忆忽然涌来。
      原枫“啧”了一声,腰旁的肉酸痛,下半身像是被锯开一般无力,原枫揉了揉太阳穴,小心地靠在床边。他明明连嘴唇都疼得苍白,还非得冷着张脸。
      “吱呀——”房门被打开,原枫抬头,与门前的人四目相对。
      暮九手中端着水盆,便看见了一处好风景。
      看着原枫脖颈处青青紫紫的痕迹,暗恼昨夜太过孟浪,却又禁不住的红了脸。
      那一点红色从脸旁爬到了耳朵上,渐渐的染红了那颗灰洞洞的心。
      暮九几乎同手同脚地将水盆放在架子上,随后小心翼翼地单膝跪在一侧。
      “主子。”
      原枫看到暮九就来气。
      本是那下三滥的药人该死,经过昨夜,原枫却把所有的气都发作在暮九身上了。
      “滚远点。”
      暮九愣住,听话的退后。
      原枫披上衣服,径直从暮九身边走过去。
      “小二,换……”
      “主子。”暮九保持着跪地的姿势,继续说道,“水……已经准备好了。”
      原枫瞥了一眼暮九,冷声道:“回去自行去刑堂领罚。现在,滚出去。”
      暮九整个身体一颤,低下的头微微抬起。他想看看,那人的表情,但是未等他看清,原枫已经挥袖而去。
      心中渐渐泛起苦涩。
      他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
      他以为那一直被自己捧为心尖上的人,了解他十年如一日的痴狂,了解他疯狂的爱恋。
      昨夜的一切恍如一个温柔动人的笑话,他不过是,那他消遣,他却当了真。暮九从袖中拿出面具,重新扣在脸上。
      “是……”
      起身,离开,将房门锁好。
      原枫躺在浴桶中,翻腾的热气熏得他昏昏欲睡,腰上的酸软逐渐缓和,刚闭上眼,脑中却是他雌伏于他人身下时耳边那人低哑的喘息,以及那至顶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昨夜,那向来呆愣愣的人像是小狗一样,亲吻他的额头,脸颊,嘴唇,一直到腹部,留下了点点红色的吻痕。他轻柔的开拓,将灼热抽出又挺进,喉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搂着他的腰,逼得两个人贴地更近,暮九套弄着,刺激着他的敏|感点,两人同时到达巅峰。
      原枫立刻睁开眼,羞愤地一拳打在水中,水花溅起。
      他的瞳本就透着些许红色,此时更甚。
      原枫撩起被水沾湿的头发,穿上白色的里衣,走了出去。
      暮九已不在,原枫好似头疼般的揉了揉眉头。
      这才是第一次药性发作,若是此后每月十五都要这般……
      他恨不能将那老东西扒皮抽筋!
      打理好自己,他走出门。
      刚打开门,就看见暮九那傻子直直的跪在地上。
      原枫似是极为嫌弃地一脚踢在暮九的肩膀上。这一脚用了不少力道,暮九无心反抗,竟是直接踹的暮九口中咸腥。
      原枫冷漠地丢下一句“去查鸳鸯扣”后,再次离开了。
      暮九只是点了点头,在原枫的脚步声消失后,他才颤颤地走开,然而未到自己的房间,他却已经忍不住的,吐出口中的鲜血。
      他不希望自己肮脏的血污了原枫的鞋子,也不希望他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尽管原枫见了无数次了。
      暮九叹了口气,于这黑暗狭小的屋中,犹如一个困兽绝望的低吟。
      他想,无论如何,他要自己办的事总不能出差错了。
    2019-8-8 18:32:58 回复
      《君行令》
      第三章
      三天后,原枫回到总舵,立刻换掉身上那件暮九买来的衣裳,换上了一身素白,腰佩墨玉,急匆匆地离开了。
      那是一座古塔,它位于总舵禁地,除了原枫和几个固定的丫鬟,无人能进。
      原枫踏上台阶,听着偌大的古塔中传来自己的脚步声,竟让向来冷静的他,有些发慌。
      古塔最高处,是一间屋子,他走进去,光看着木门,手心已经微微涔出汗水。
      原枫叹了口气,推开木门。
      只见那屋中无桌无床,像极了一片水池,水池中布满盛着红烛的莲花灯,而水池中间是层层粉红色纱幔。
      微风吹起,露出里面那人的身形。
      二人静默许久,终于那人说了话。
      “今天你来,所为何事?”
      女子声音温婉动人,那纱幔后的身体曼妙,烛光照耀下,人影浮动,说不出的性感撩人。
      原枫目光闪过迷离,转瞬即逝。
      “我有他的消息了。”原枫一开口,声音便有些喑哑,像是用嗓过度的后遗症。他似是掩饰般地轻咳一声,随后继续说到,“想见他么?”
      “不想。”
      原枫冷笑一声。
      “你怕什么?”原枫悠闲地把玩腰上的墨玉,讽刺般道,“怕他嫌你不干净么?”
      女子已经习惯他说话十句九句讽刺的习惯,故也不恼。
      “你不会让我见他的。”
      纱幔后传来倒水的声音,女子小抿一口,又道:“你何必找他。三年了,再有消息又如何,朝廷的围剿,江湖的通缉,他……如何能好。与其知道他身死或者不好,不如不知。”
      女子一派镇静,倒让原枫耐不住性子了,他吼道:“三年了,你又为何放不下他?他走了三年,我就陪了你三年……”原枫眼圈微红,他想不透,干脆吐出最傻的一句话,“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女子沉默许久,原枫随着四周的静寂,自己也逐渐冷静下来。
      “你不是他,便哪里都比不上他。”
      原枫不再那么激动,他微眯起眼睛。
      “那我就让你永远见不到他!”
      说罢,飞快离去。
      原枫冷着脸,如同泄愤般关上房门, 脑中全是那句“你不是他”。
      “咚咚咚”
      那人敲得缓慢,听这声,便已能想到其人的死板。
      “进来。”
      来人进屋便跪,声音平稳,他道:“主子,已查到鸳鸯扣的信息。”他头垂得极低,乌黑的发遮住了银色的面具,一身黑色劲装,无趣得紧。
      原枫听到这“鸳鸯扣”,不禁腰间一软。
      他稳了稳自己的心绪,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鸳鸯扣是一种催人发情的药物,第一次会在十五月圆发作,随后则是一周一次,发作时令人失智,欲火焚身,s……咳……私……”暮九停了稍许,面具后脸上浮上红晕,耳朵都染上红色,心下纠结,到底没说个完全,他声音越来越小,“会变得易情动……”
      “如何解?”
      “无可解,只能等药效渐失。”
      原枫听到那发作时的症状已经觉得头晕眼花,等到这无可解,更是想要晕过去。
      原枫无语半晌,看着暮九的面具,恨不得盯出个洞来。
      原枫走到暮九的面前,半跪着摘下暮九的面具,那张脸,并无一见倾心那种魔力,他皮肤偏白,眸色极亮,好看精致的右双眼皮上一点红痣,平添一股子书香气。
      都说杀过人的,尽管生性再温顺,总会在眉目间看见几分戾气,可他偏偏有着天生的柔和。
      原枫第一次认真地看暮九的脸,一看,更觉得他简直和那人像极了。
      他一时看得魔怔,没注意到暮九吞咽的动作。
      原枫站起身,说:“因为这张脸,我不杀你。去领罚吧。”
      “是。”
    2019-8-8 18:33:22 回复
    好看,期待更新
    2019-8-9 08:39:19 回复
    很棒~\(≧▽≦)/加油!!!
    链接失效可以到官方群找我要。小可爱们的评论每条我都有看的!谢谢大家支持!
    2019-8-9 08:49:25 回复
    真好看,期待更新。
    2019-8-9 08:55:51 回复
    第二张图好魔性
    2019-8-9 08:56:45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9#
      《君行令》
      第四章
      这房间阴暗冰冷,空气中弥散着雨后的湿气和牢里血水的咸腥恶臭味,黑洞洞的墙壁上挂着几盏烛灯,堪堪能把房间照亮。
      鞭子抽打在皮肤上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格外响亮,时不时还有受罚者隐忍的闷哼。
      鞭子声停止,暮九这才被解开绳索,他单手撑地,后背的伤口冒出血珠,额头上满是汗水。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避开伤口,依靠在绑人木桩子上,施罚者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出去了。另一个大汉小跑进来,坐在一旁,看了看暮九,奇怪地问:“哟,你这是怎么得罪原枫了?”
      暮九转头看向他,眼睛里似有泪水,像是被纨绔玩弄感情,还给抛弃了一般。
      “哎哟哟,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我这都让他对你放水了!”那大汉浑身激起鸡皮疙瘩,搓搓胳膊,好像能掉一地小疙瘩,还作势往后躲了躲。
      “……”
      暮九听到他这话,真不知是大汉不知道那施罚人与他有仇,还是真的好心好意。他这一求情,只增无减。
      “李珂素来看我不顺……”
      大汉一愣,笑容僵在脸上,随后又笑了笑,说道:“是大哥欠妥了,大哥给你上药,然后咱去珠翠楼开开荤,我请客!”
      暮九穿上衣服,疼得他嘴唇发白,看了大汉一眼。
      “书雀哥回来了。”
      那大汉浑身一颤,更激动了,一拍大腿,直嚷嚷:“雀儿回巢了?那得好好庆祝庆祝!”
      “你和书雀哥去吧,我还要向主子请示。”
      大汉“啧”了一声,从地上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你天天主子这主子那的,你看看那原枫怎么对你的?你是他媳妇儿嘛你。”大汉说罢,还绕着暮九走了一圈,眼神愈加猥琐,边走边说,“不过,你要是女的,凭着这股忠情劲,大哥肯定第一个不放过啊!”
      暮九也没把他的胡话听进去,挺直了腰板,就从房间里出去了。
      回到房间,他又将伤口包扎好,用布擦干了身子,换上一件新衣服,甚至点了熏香,只为,不让原枫闻到身上的血腥味儿。
      他刚要从屋中出去,门已被推开。
      那是原枫。
      原枫上下扫了一眼暮九,随后,像是房主般坐在了小木凳上。
      暮九立刻跪下,攥紧衣角,没说话。
      房间静谧,时间仿若静止。
      “伤,如何?”
      暮九心中本是忐忑,原枫这一句话,仿佛一下子拉近了彼此距离,他心中一暖,眼眶竟有些止不住的冒出泪水。
      “无妨。”
      暮九的声音喑哑,还带着一些哭腔,直把原枫听得一愣。
      他有些尴尬,这次来,无非是离上次药效发作已有了四五天了,今天恐再次发作,如今这情形,直让他想逃。
      原枫清了清嗓子,“嗯”了一声便离去了。
      暮九站起身,心中刚为原枫的离去而难过,就看到了桌上写着金疮药的小瓶,眼眶上的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他拿起小瓶,捂在胸口上。
      暗想:真是放不下了。
    2019-8-9 16:44:07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0#
      《君行令》
      第五章
      那大汉在暮九走后,也利落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两条胳膊撑在脑后,迈着俩大“外八”就走了出去。
      这一出,正好看到了办事刚回来的书雀。
      书雀其人身段修长,一身蓝衫显得他几分宁静,他模样精致,不似暮九和原枫那般,而更有一种如玉的温润。
      书雀看向大汉,勾了勾唇,冲他点了头,大汉刚要招手,就见书雀又转过头与身边的人继续交谈。
      大汉“嘿呦”一声,对书雀冷淡的态度有些不爽。
      大汉又坐在了地上,翘着二郎腿,抖啊抖,目光凶狠地瞅着书雀身边的人。
      那人估摸着也是察觉到了,打了一个哆嗦,没敢回头瞅,匆匆告了别,离去了。
      书雀这才转过头,看着大汉的样子,心里一阵无奈,只笑道:“北歌。”
      陈北歌本着自个儿有“理”,不肯动弹一下,非得书雀宠着,哄着才起来,但又思量着书雀病弱的身子,终也是叹了一口气,巴巴地凑到书雀身旁。
      书雀见了他心里也是雀跃,但向来性子平淡,就是书黎偷着跑去和那些江湖人闯荡的时候,他也只是皱了皱眉,把气愤压在心里。
      陈北歌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两人寒暄几句,就把胳膊搭在书雀的肩膀上,直说要去珠翠楼喝几盅。
      “雀儿啊,我跟你说,你没在的这几个月,那珠翠阁里又进了一批姑娘,有个叫月儿红的,人美歌甜,小模样真是看见了,我就硬了。”陈北歌边说边搓手,一股子猥琐样。
      书雀听了,也没记着姑娘哪里漂不漂亮,光记住陈北歌那登徒子弟的嘴脸了。
      他手里一把骨扇,“啪”拍在陈北歌的手上,摇头道:“除了姑娘,你这脑子里还有什么。这么多人呢,也不嫌臊得慌。”
      陈北歌“嘿嘿”笑了两声,忙着讨好道:“我这脑子还有什么,你还不知道啊?”
      书雀身体有一丝停顿,眼神飘忽,袖下的手微微颤抖,攒成了一个拳头,抿了抿唇,喉咙似乎都有些紧张地发紧。
      “……还有什么?”
      “还有娇娘子。”
      陈北歌语气轻佻,话语的尾音似乎都要随着向天上翘去了,他独自走上前,颇有一种随时逃离书雀追杀的架势。
      书雀手不再用力,像突然失去力气一样,缓缓松开了,他停在原地,看着前面的陈北歌,再次握紧拳头。
      “不知害臊。哪个姑娘跟了你,怕是要遭罪了。这明天一个宝儿,后天一个贝儿,今儿一个月儿红的,怕是要不得好了。”
      陈北歌回头,看两人离得也已经有些距离了,又跑着折返跑回书雀的身边。
      “那不可能,有了媳妇,肯定可着媳妇疼,别的姑娘脱光了,都不瞅一眼。”
      书雀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今日回来,本着事情有些眉目了,要与原枫商议,今天一看,怕也是去不上了。
      “原枫可还好?”
      “好着呢,就是那臭脾气没改过,今天还赏了小九几鞭子呢,”说到一半,原枫凑到书雀耳边小声又说道,“他跟我说的时候,那脸色黑的,我还以为小九把他那些姑娘给上了呢。”说完,陈北歌还低低地笑了几声。
      书雀笑得没他那么夸张,只是微微上扬嘴角。
      “我看你是在原枫家住得舒坦了,还敢说他坏话了。”
      “又听不见,快走快走。”
      两人便在嬉笑中走远了。
      殊不知屋内因怕药性发作,而在屋中准备把自己拍晕的某人,突然打了两个喷嚏。
    2019-8-9 16:44:33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1#
      《君行令》
      第六章
      珠翠阁是个在江南小有名气的青楼,姑娘娇美,声乐动听,就连厨子都个个是美人。
      陈北歌无事就爱泡在其中,消遣度日。
      老鸨见到陈北歌忙凑上来,笑得褶子都要飞起来了。“大爷您来了,我这刚才还想着您呢。”
      陈北歌一挑眉,拍掉老鸨搂着他胳膊的手,慢吞吞地说道:“我瞧着你这是想着我的银子吧,别说废话,我今天带着我好兄弟来的,快把月儿红叫下来。”
      老鸨也不在意陈北歌的无理,揉了揉被拍疼的手,继续说道:“爷这话说的就伤人了。月儿红今个她没空!”
      这话一出,旁一起来的兄弟立马开始起哄,说得陈北歌直脸红。
      “哟,谁啊?手挺快!我倒要瞧瞧。”
      陈北歌也是有可以闹的资本,老鸨看着他这要冲上楼,把那人打一顿的架势,忙拦住,小声哀求:“爷就饶了我吧!你当今天来得是什么人物,是……”说完,竖起手指,指了指上空。
      陈北歌抬头,皱眉。
      “房……房梁?”
      “哎呀,是朝廷的人物啊!”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书雀目光突然凝重,他对这些朝廷官员的事儿向来不在意,那些官儿来这消费,也不是非要隐瞒的事,偏偏这次……
      书雀上前一步悄悄推给老鸨一个金元宝,那老鸨笑得直眯眯眼,小声道:“哎,也不慢您说,这客人,正是冯擎,冯大人。”
      这冯擎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人物,其人风流成性,前年,才因为强抢民女,被告了御状,皇帝念他是开国功臣,不忍罚他,只让他禁闭几月,让冯擎自行处理。
      这才刚放出来,就跑到江南来撒种了。
      老鸨似是不想多谈,让姑娘们好生伺候,就慢悠悠地接待其他客人去了。
      陈北歌一边一个姑娘,瘫坐在软垫上。一会儿摸摸姑娘的手,一会儿让姑娘喂个葡萄,好不逍遥自在。
      陈北歌模样有着男人独特的阳刚之气,身材魁梧,花钱又大方,是珠翠阁里姑娘最喜欢的客人。
      这伺候的姑娘里有个刚来的小丫头,他们几个兄弟,时不时开个小黄腔,就把那小姑娘羞得面红耳赤,倒也别有一番风趣。
      书雀看着他们,插不上嘴,就在一旁静静地喝酒,嘴上是温和的笑容,眼底却是冷若冰霜。
      在一旁倒酒的姑娘也不聒噪,一个喝,一个就倒,显得格格不入。
      “公子可是陈公子的朋友?”
      “……嗯。”
      “公子怎么不和他们交谈?甚至独自喝闷酒?”
      书雀喝酒的手一顿,杯中的酒洒出些许,染湿了衣襟,姑娘拿出手帕,刚要为他擦净,书雀摇了摇头,只道:“不必。”
      姑娘笑了,继续为他擦拭。
      “公子可曾向他表示心意?”
      “未曾。”
      “公子不妨试一试,来个‘酒后吐真言’,若无结果,就都赖酒的错,该做朋友,还做朋友……”
      书雀被她说得蠢蠢欲动,看想了姑娘的眼睛。
      他心里一动,这姑娘眉目皆是哀伤,丝毫看不出言语间的那种欢快。姑娘见他愣住,眼中充满了笑意,可那张脸还是一副愁苦。
      “你……”
      “因为我也求不得。”姑娘喃喃道。
      书雀忽生一股同命相连,转过头,眼神就又定在那人的身上,再也挪不开了。
      “我替你赎身。”
      姑娘身形一顿,拿着酒壶的手不住颤抖,书雀见她没有回答,想看她如何,姑娘却拦住了他。
      “别看。”姑娘声音哽咽,像是在压抑着哭声,肩膀轻微地抖动。
      姑娘心里直道:太晚了,来的太晚了。她一颗心都输走了,才等到属于她的救赎。
      “多谢公子。”
      此后,诗肆,愿为公子效命。
    2019-8-9 16:44:49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2#
      《君行令》
      第七章
      书雀为诗肆赎身回来,陈北歌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怀里的姑娘也大胆的扯开衣衫,露出圆白的玉峰,两人不时低头交谈,姑娘就会恼羞地捶打陈北歌的胸膛。
      书雀眯着眼,扫过两人,陈北歌刚巧也投过来视线,见他面色不善,顿生冷汗。
      他忙推开怀里的姑娘,问道:“雀儿这是怎么了?”
      书雀冷漠地盯着他看,忽然笑了。
      “刚宴席上,碰到了一个佳人,心里喜欢得紧,这便要带回去了,向北歌道个别。”
      话音刚落,诗肆极其配合得依偎在书雀怀里,故作羞涩,声音软糯道:“公子羞死人了。”
      陈北歌木讷地看了看书雀,又看了看诗肆。
      他完全搞不明白这向来清心寡欲的兄弟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而那姑娘,在这楼里虽然没什么名气,但肯定不是什么黄花闺女。
      但看书雀认真地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陈北歌决定还是不要当这个恶人,便回答说:“这有什么和我道别的,哎,那姑娘可要照顾好我们雀儿!他身子骨弱着呢,可别折腾坏咯!”
      诗肆为这陈北歌说的话捏了把汗。
      自己心上人说出这种话,怎么都会难受一下,何况,公子看起来就是个面儿小的,指不定怎么生气呢。
      她想抬头看看书雀的表情,却发现他面上一片平静,甚至还冷静地和陈北歌笑了笑。
      他们二人转身离去,刚出珠翠阁,书雀就再也忍不住那股气,全都化作了一张惨白的脸。
      “到了地方,我会让丫鬟给你找住处,你就先住下吧。”
      诗肆眸中含水,刚要下跪,却已经被制止。
      “不必。”
      说完,加快步伐回到了阁中。
      书雀并没有就寝,而是直接去了原枫的房间。
      原枫此刻正为药的事发愁,见到书雀,就更加糟心了。
      “回来了。”
      “我有事要说。”
      原枫完全一副“有屁快放”的姿态,书雀乐了。
      “也不请我喝杯茶。”书雀语气佯装悲伤,手里却把玩着茶盖。
      “司明准备谋反,接下来,我们就得给他准备准备了。”
      原枫挑挑眉,显然对这个消息并不吃惊,他只是觉得又有麻烦事了。
      “帮助小白脸我是有条件的。”
      书雀不意外,原枫不会平白无故地给予别人帮助。
      “事成以后,让我搜遍皇宫。”
      书雀惊地茶杯险些没有拿住。
      搜皇宫?这跟搜黄花大姑娘的闺房有什么区别?
      那不是既触碰隐私,又拂了人家面子?
      何况那可是皇帝的住所,传出去,这百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新上任的皇帝是个草包呢。
      司明那人可是表面文雅谦逊,暗里恨不得把所有人都阴一把才痛快,这么丢脸面的事,即使他口上答应,指不定背后做些小动作坑得原枫更加打脸。
      书雀呵呵干笑两声。
      “行,我去说。”书雀其人虽然一股子软弱书生的样子,但是人可是实打实的皇子,对比如今的袁国,车兰国更加的昌盛繁华,那才是真正的古国。
      书雀和原枫交好,司明当然不敢多做举措。
      原枫本对其他人的好奇心缺缺,但他实在想不通书雀帮助司明理由。
      原枫刚要问,忽觉身下异样,一阵阵情欲的热浪呼啸而至,他抓紧桌子的边缘,急匆匆丢下一句“我还有事,不送”就立刻跑了出去。
      书雀心道:都一把年纪了,做事还这么风风火火?真是越长越回去了。
    2019-8-9 16:45:10 回复
    爱你,大大,刚上来就更新了
    2019-8-9 18:25:03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4#
    提线木偶 发表于 2019-08-09 18:25
    爱你,大大,刚上来就更新了

    ⁽(◍˃̵͈̑ᴗ˂̵͈̑)⁽嘿嘿嘿嘿嘿
    2019-8-9 20:23:12 回复
    楼主加油,好看
    2019-8-9 21:31:16 回复
    写得好棒!这个设定太带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9-8-10 09:19:58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7#

    图二是受的人设参考图
    2019-8-10 11:45:22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8#
    《君行令》
    第八章
           暮九夜间本无特别的活动,便早早睡下。
           正值盛夏,妍州这样的地方,更显燥热难耐。
            暮九睡得很不踏实,他天生体寒,妍州的温度对他来说,反而是最舒适的。然而, 不知是因为后背伤口的缘故还是什么,总是无法安睡。
           实在睡不得,索性起身,窗外的月光射进屋中,撒下一片柔和。月光的清辉打在药瓶上,散发着幽幽的光,暮九想到那药的主人,不禁嘴角上扬。
           自己的命是他救的,自己的武功是他教的,连自己身上的药都是他给的,忽觉安心,竟生出些困意。
           暮九直挺挺躺回床上,闭上了眼。
           出人意料的,他做了梦。
           暮九去了一个从来没去的地方,似乎是一座书院。
           书院雅致,无艳丽的花瓶装点,只在木窗边放了几颗君子兰,院子里栽了颗桃树。
           书院传来朗朗读书声,他分明毫无动作,身体却已经在窗外向屋中的孩子们看。
           “哎!义然哥哥回来了!”
            这一声落下,孩子们顿时沸腾起来,他似乎笑了,随后,从窗子翻了进去,孩子们立刻围了上来。
           他刚要说些什么,教书先生开口道:“义然,你来。”说完,转身,出了屋子。
           暮九不明所以,只好跟着去了。
          “义然,今天皇军已经搜查了附近的几个村子,只怕我们又得搬迁了。”
          “嗯,我已经找到适合的地方,今晚我们就走。”听了这话,那先生的脸才稍微有了些血色,刚要走,暮九却将他拉住。
           他心生出一股期待,却又不好表达,只得盯着先生不放松。
           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叹着气,说:“我确实是打听不到那位公子,你去问景姑娘,她不是和他是熟识嘛!”
           “不敢不敢,上次得罪了景姑娘,她这气还没消呢,我这时去,纯粹找死。”
           “你……”
            先生的声音突然模糊,只见先生嘴一张一合,暮九再想听清,已是不可得。
           醒来,心情还未平复,就被身上的人又吓了一跳。
          原枫依旧是冷着脸,眼神里却是万般火热,他跨坐在暮九身上,用屁股无意识地蹭动那处,嘴里发出轻声的呢喃。
          原枫来时,本着心里羞赧,在门外徘徊许久,最终,下定决心进去,暮九睡得正香。
          药性此时已经发挥到顶峰,再忍不住,索性脱了衣衫,自己蹭起来。
          原枫见暮九醒了,冷哼一声,咬住下唇,扶起暮九的东西,抬起臀,竟是要这样坐下去。
          暮九心里一惊,害怕原枫伤着他自己,翻身将原枫压在身下。
          原枫眼角含着水汽,胸膛上下起伏,长发飘散,目光里是求而不得的饥渴,还有些恼怒。
         “你干什么?”
           暮九没说话,看着原枫,虽然没想清状况,本能的不想伤害他。
           暮九向下伸,在那洞口搓揉,伸进一指抽插,未曾想那里竟是松软。
           原枫不耐烦地朝暮九的膝盖踹了一脚。
          “你到底进不进来?”
           暮九傻愣愣地点头,将柱身抵在洞口边,缓缓而入。原枫“啧”了一声,两腿环上暮九的腰,向前一带,暮九重心不稳,整个身体向前倾,顺带着肉刃也入了洞穴。
           瞬间肉壁被摩擦的快感遍布全身,原枫被刺激地流出眼泪,却咬住未脱下的白色内衬,不肯发出声音。
          “主子……”
           原枫看他担忧的样子,不禁心中生火,嗤笑一声。“不过如此。”
           暮九本想着还要不要继续,听他的话,也不再顾虑,将肉刃抽出,狠狠地向洞里干。
           “啊——”
            原枫脑子一片空白,这才发现,暮九刚才进去的只是一半而已,现下全部接受,肚子顿时涨得鼓了起来。
           小腹绷紧,那羞耻的穴口满足的发出水声,裹紧了进犯的肉刃,麦色的长腿无力地垂在暮九的腰间,声音不再抑制。
         “嗯……快……啊哈……”
           原枫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激昂,但
    他声线本就低哑,这样一叫,媚到了骨子里。
    这个精壮的男人从未想过能有一天被干的如此舒爽,他完全放下了廉耻,配合着猛烈的撞击扭动自己的腰身,一只手抓紧了床单,另一只手狂乱的套弄着自己的柱身。
           暮九对这种事仿佛无师自通,找到了那凸起的小点,便更加卖力的操弄,暮九抓住原枫的腰身,微微向上抬起,肉柱便进入了未曾抵达的深度。
           一阵阵快感的激流向脑中侵占,原枫发出一阵爽死般的高亢尖叫,小穴抽搐缩紧,于空中抛出一道白色的浊液。
            暮九再也忍不住,又一深入,精关一松,将自己的体液灌入肉穴深处。
           一次的释放,原枫并不觉得满足,缠着暮九疯了一个晚上,末了,还是原枫撑不住,昏睡了去,暮九就着插入的姿势,为彼此盖好了被子,沉沉睡去。

          
          
    2019-8-10 11:47:25 回复
    棋渊丫丫 Lv2 楼主 19#
      《君行令》
      第九章
      原枫醒来时,暮九已经不在身边了,他睡得位置尚有余温,想来离开的不久。
      原枫起身靠在床的木栏上,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遮挡住了暗红的双眼。仿若没有睡醒般,再次轻闭上眼。
      昨夜的一幕幕涌入脑中,想起昨夜自己的放荡,原枫不禁黑了脸。
      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又被腿间的狼狈所吸引。
      麦色的长腿没有一丝赘肉,其上青紫星星点点,腿间的嫩肉被摩擦至红,似乎还有着暮九因为突如而来的占有欲而留下的一圈已经浅淡的牙印,柱体因为晨起而微微抬头,柱头上不知粘着的是谁的体液,向上看去,胸口处的两颗柔夷被蹂|躏的挺立,原枫不禁想起了昨夜暮九趴在自己身上,舔舐那两粒小东西的样子,左胸口上甚至已经破了皮。
      忽然气血上涌,原枫感觉到了一阵熟悉的情热,他微眯起双眼,看着那朝气蓬勃的东西,心里生出一个自|渎的念头。
      他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好笑,从他初经人事开始,他就知道自己xing欲极强,所以从来不抑制自己,何时轮到在别人的屋子里自|渎的地步?
      原枫刚要下床,房门就被“吱呀”的打开了。
      暮九手里拿着饭盒,好像没有料到原枫会起的这么早一般,所以没有转头去看原枫,反而将盒饭中的饭食摆在桌子上,他动作谨慎,从原枫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他红透的耳尖。
      原枫从床头的摆放整齐的衣服中抽出裤子穿上,布料摩擦的声音传来,暮九身体一顿,本能的冲着原枫的方向跪下。
      原枫懒洋洋地点点头,示意他起身。他站起身,全身只穿着那条白色的裤子,赤着脚坐到小圆凳上。
      这饭菜极其清淡,原枫撇了撇嘴,将筷子狠狠按在桌子上,冷声道::“怎么?阁里没钱了么?”
      暮九立刻拱手,他头埋得很低,说道:“昨夜……我看是有些发肿了,想来也不能吃辛辣油腻的东西,便自作主张请庖丁做了些清粥小菜,请主子责罚。”
      原枫口中刚要吐出口的“混账东西”被他一个解释咽在喉咙间吐不出,赌气的只喝了一口粥后,又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暮九无奈地将碗筷放回饭盒了。
      “主子去沐浴吧,热水已经备好了。”
      原枫早就想沐浴,听他一说,走到屏风后便将那已经被股间溢出的浊液污染的裤子脱了下来,热水的温度刚刚好,全身的疲倦似乎都被融化在水中。
      原枫探向后处,只是轻轻一碰,那处就传来阵阵痛感,原枫闷哼一声,皱着眉,狠狠心将手指伸进去,两根手指向两边分开,缓缓将内里的液体疏导出来。
      原枫疼的吸吸鼻子,从桶里出来,双腿都软得直要下跪。
      偏不想让暮九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直着身子走出屏风,环视一周,暮九已经不在了。
      这才扶着墙壁回到了卧室里。
      衣服已经换了一套新的,是一套玄色衣裳,原枫这才想起,每每暮九为自己准备衣裳时,都会是这玄色。
      原枫一声嗤笑,动作极慢的穿上了。
      【我怎么还没有走剧情,我天。】
    2019-8-10 11:47:53 回复
    啊啊啊啊,大大(๑°3°๑)
    2019-8-10 20:12:28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棋渊丫丫

    棋渊丫丫 Lv 2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