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原创文学 >【原创完结】君行令(哭包忠犬强攻x直男霸道强受) ...
    【原创完结】君行令(哭包忠犬强攻x直男霸道强受) 回复
    来自版区: 原创文学 只看楼主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41#
      《君行令》第二十二章
      这江义然是三年前朝廷通缉的逃犯,据说是某个前朝丞相的义子,前朝崩溃覆灭,丞相殉国,临死前命令江义然携带着几个前朝忠臣的孩子出逃,不求报仇,惟愿他们余生安好。
      到底天不能所得,袁天星还是得到消息,立刻派人追杀。找了八年,终于还是在一个小村子里将人找到,一把火将其的隐藏地烧了,期间,无一人逃出。
      书雀和原枫谈了会,脸色又开始发白,原枫马上让他回去休息,书雀只好告辞。
      诗肆扶着书雀,刚进院内,就瞧见徘徊在门口的陈北歌,书雀脸一沉。
      陈北歌一回头就是书雀,忙乐呵呵地挤开诗肆,换自己来扶书雀,书雀手一挣,唤道:“诗肆,过来。”
      诗肆向陈北歌欠了个身,接过书雀的手,还礼貌地对堵在门口的冯北歌说道:“陈公子,还请您让一让,挡着门了。”
      陈北歌看了看书雀,又看了看诗肆,“哼”了声,让到一边。
      诗肆帮书雀将衣衫脱下,铺好了床,余光瞥到陈北歌在门口徘徊,轻笑了下,向书雀欠了个身,离去了。
      诗肆刚走,陈北歌就冲进来,还关上了门,书雀坐在红色木椅上,手中拿着书,闻声抬眼,陈北歌注意到他的目光,巴巴地凑过来,说道:“雀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书雀别过头,换了个位置继续看书。
      “雀儿,我真不知道你在,否则,否则我也不会那么做。”
      书雀抿紧了唇,将书排在了桌上,转身上床,背对着陈北歌。
      陈北歌“嘿”了一声,跟着过去了。他蹲在床边,又道:“雀儿,你也知道我脑袋里面记不住东西,这不昨个喝多了,才在你面前犯了个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什么青楼勾栏,我再也不去了!”
      书雀心里一揪,他知道的,陈北歌这个每次都是诚信悔过,死不悔改,说的一口漂亮话,给人被他爱着的错觉,偏偏他信,他太相信陈北歌了。
      良久,房里没有了声,书雀以为陈北歌走了,一转身,就与其对视了。
      他们两个都没在说话,书雀盯着他的眼,心里愁苦万分。陈北歌永远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服从内心的欲望,他喜欢就会去接近,会去讨好,讨厌的,就一定甩得远远的。
      如果他说“北歌,其实我喜欢你”,以冯北歌的性格,他会尬笑,会不知所措,然后第二天,彻底消失。
      “北歌,你可是喜欢温姑娘?”
      陈北歌挠了挠后脑勺,嚅嚅嗫嗫道:“我喜欢她干什么,长得一副女人样,骂人动手可真不含糊,谁稀罕!不解风情……”
      书雀叹了口气。
      “喜欢人家,就对人家好点,别拿你对待勾栏女子那套去对付人家。”
      陈北歌不说话了,哼哼两声。
      “北歌,明天我就启程去边疆了,可要同去?”
      “我就不去了,那块也没什么乐头。”
      书雀侧过身,用胳膊挡住了眼。
      “嗯,你走吧,我乏了……”
      “那你好好休息。”说罢,陈北歌熄了桌上的灯火,推门离去了。
      黑暗中,不知谁人在轻叹……
    2019-8-17 21:08:32 回复
    大大,不会要开虐了吧
    2019-8-19 08:40:08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43#
    不虐的(♡ര‿ര)
    2019-8-19 12:09:24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44#
      《君行令》第二十三章
      隔日清晨,阁内便吵乱起来,诗肆收拾好包袱,就看书雀还在发呆。
      “公子?”
      书雀回过神,微笑了下。
      “走吧。”
      原枫早已在门外侯着了,期间两人只做了点头示意,无一点交谈。
      诗肆将包袱放好,站在车前。
      两个人,相识无言。
      还是书雀看原枫表情太过严肃,笑着说了句:“我会早点回来的。”
      原枫点了点头,书雀这才上了车,离去了。
      车已经行了很远了,书雀撩开窗纱,愣愣地望着外面。
      他还是没有来。
      如此一去,书雀在边疆与司明的人相互串通,稀稀拉拉地打了三年。
      如今已是冬末,妍州春天来得早了些,远处已经能看到一片嫩绿了,皇帝的摘星楼已然建成,其势弘扩,瓦片皆是琉璃所成,阳光月辉照射下来,竟像是通了光般闪亮,说是摘星楼,便真得像能摘到星星般,建的那样高,楼阁四周的荷塘花朵早就谢了,只剩下荒突突的淤泥,乍看一股萧条之气,然而夜晚来临,通体闪烁的它,又将浮世腌臜掩盖,偏偏如此美景,却给人间招致了如此多的血泪。
      南方河水突然犯洪,库里因为建了摘星楼又没有足够的粮食白银,流民四散,民怨沸腾。
      皇帝的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朝堂已然被司明掌控。
      “司明,咳咳……朕为你修的摘星楼可还喜欢?”
      “微臣何德何能受如此大礼。”
      司明立在一侧,笑容温和,眼里风云翻滚,终是阖上眼了。“你受得……权当朕……还那承诺了。”
      司明没说话,他不知道何时与陛下有了承诺,只以为是病再次犯了,让这个人糊涂了,说不定又把他当成了谁。想到如此,司明心里颇不舒服。
      寒风又一阵吹来,皇帝拢了拢衣袍,又开始咳嗽起来。
      “陛下……回去吧,冬日再暖,也终是寒,今日就先回去吧。”
      皇帝望向司明的眼神略过一丝涣散,随后恢复清明,含糊的应了一声,随着司明走了。
      皇帝不知是什么原因,轻笑了出来。
      “陛下有什么开心事?”
      “朕想起了……华山……”
      “臣愚昧,不知……”
      司明还未说完,便听到皇帝嘟嘟囔囔地,还没有回答司明的意向,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道:“华山啊……”
      筹兄,往后可不可以一起同行?咳,我走的地方很多的,正好做个伴,你看看,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华山这么冷,不多穿点怎么行?哎!筹兄,我有没有说过,我……我……就是……还挺喜欢你的……
      耳边似乎还是那朗润的嗓音,在华山雪中絮絮叨叨的句句表白,眼前似乎依旧是那人的眉眼,少年绯红的耳根,灼热的吐息,氤润了整个雪山,让人,让人,见之忘俗。
      “司明……”
      “我在。”几乎是立刻,司明便出了口,却觉得不合乎礼仪,刚要改口,却见皇帝绽开了笑容。
      这笑容暖的像三月的阳,暖的人发颤,偏又不掺杂质,抚弄过谁的心房,犹如以往般,令那少年心动。
      你在,那一切都值得了。
    2019-8-19 12:11:01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45#
      《君行令》第二十四章
      邻近开春,阁里终于也忙碌了起来,四处晾晒着草药,出个门都是药草香,若是以往,暮九早就忙得焦头烂额了,不仅要护着原枫的安全,还要时不时地接待委托暗杀的客人。如今这些活都推给了原枫,一时间累的原枫有些暗恼要死要活找记忆的暮九。
      忙到一半,原枫也是累得火气极大,干脆撇下手中的活,又去了禁地。
      此次来,没有了往日那般紧张,却隐隐地有种偷了别人丈夫的羞耻感,原枫“啧”了一声,把那种念头甩掉。
      打开木门,“吱呀——”声引得那人向此处看来。
      “倒是好久未见了。”女子声音清越,无悲无喜,像是已经麻木了一般。
      原枫左右看了看,才觉得此处暗了些许,拿起火柴,将池子里近处的一盏花灯点亮。
      昏黄的光打在原枫的脸上,倒映出一片温情。“文瑶,暮……咳……江义然已经找到了。”
      景文瑶终于有了神情,她张口欲问,几次想要扯开纱幔,终归还是冷静下来,声音颤抖地问道:“他……他可还好?现在何处?”
      原枫听着,心下忽感到释怀,以前,要是听到她如此关心江义然,定是要心痛难忍,泛起暴戾之气的,如今,他竟也无所谓了。
      “好得很。”原枫说着,又点了另一朵花灯,复道:“只是那傻子……非要去找什么记忆,又跑了。”怎么不问问我呢?
      到底是女子心细,听他话中语气,还以为是两人和好了,加上知他无事,心中更觉轻松,不免打趣道:“关系好很多嘛。”
      原枫愣了愣,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
      “不日,我便放你离开了,只是……千万别去什么危险之地,你这身子,好不容易才调养过来。”
      景文瑶笑道:“我知道的。”
      原枫点点头,说了句“走了。”便转身离去。
      穿过竹林,回到房里,终于和景文瑶正常交谈,也是他感觉到轻松不少,刚要提笔,便有人匆忙来报。
      “主子,暮师兄回来了。”
      原枫拿笔的手一顿,墨汁落在洁白的纸上,逐渐晕开,心里“噗通噗通”乱跳,放下笔,正了正衣襟,脚下生风,便要出去。
      似乎又显得太过着急,干脆慢下脚步,嘟囔了一句“他还知道回来。”
      大门已开,那人还是那般挺立,手里牵着马绳,吊着高高的头发,眼角温和,唇红齿白,于春风之中,浅笑安然。
      他看到原枫,目光蓦地变得雪亮,冲过来,狠狠抱住了心中翻来覆去想念的人。
      “主子,我回来了。”
      四周的侍卫看到,小声地议论,原枫皱皱眉,轻咳一声,“回来就好。”
      暮九搂的更紧,像是要将人嵌入自己的身体,最终,他一声叹息。
      “这次,我不会离开你了。”
      原枫还未笑他肉麻,便感觉一阵眩晕,双腿发软,向暮九怀里倒去,随后,整个桀鹰阁上空,布满了黑衣杀手,迅速,将所有人包围。
      “你?”
      暮九低下头,落吻在原枫的唇角,轻道:“主子,阿枫,我好想你……”
    2019-8-19 12:11:18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46#
      《君行令》第二十五章
      暮九俯下身,将原枫抱紧怀里,一步一步地向门内走去,四周的黑衣人已将阁内众人围堵,暮九瞥了一眼,只是淡淡地说了句:“都关进地牢吧。”
      众人一一退下,刚才去通报的那人却突然在暮九身旁停下来,他被钳住了肩膀,但又倔强地抬头,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暮九,说道:“你可真是个白眼狼!”
      暮九没有理睬,径直走了进去。
      终于,在拐角处,他停了下来,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长长地叹了口气。
      ……
      好似过了很久,原枫才醒过来,动了动手脚,感觉格外沉重,原枫起身,看到脚上的镣铐,皱了皱眉。
      原枫这才想起,阁里已经被暮九包围了。他一时想不明白暮九的意图,如果他想起了一切,也不该是这样的反应,以往,两人也只是点头之交罢了,除非——他走的这段时间遇见了什么变故。
      当年,据景文瑶说,应是村子里有人暗中通报,所以才使得前朝的孩子们被围剿,景文瑶为了保护孩子,才一把火烧了隐藏的竹屋,在混乱中,孩子们得以逃生,但在那场大火中,景文瑶身受重伤,因此一直在阁里古塔中养着,也就没法继续搜查。
      但在那之后,朝廷就撤销了通缉令,应该没有人再知道这件事情了才对。况且,除了这件事,应该也没有什么能动摇暮九,这样一来,就更想不通了。
      “阿枫。”
      暮九一身黑色劲装,隐在暗处,他微微抬起头,细碎的发遮挡住了眼中的奢望,他缓缓走进,站定在原枫的面前,复又开口道:“阿枫……”
      原枫露出个轻蔑地表情,淡淡地道:“叛徒。”
      暮九微笑的表情有一瞬间崩裂,转而,他便收敛的情绪,慢条斯理地将呱呱冒着热气的药壶里的药汁倒入碗中,药汁泛着苦参的涩味,水汽氤氲了空气,像是把两人的表情扭曲起来般。
      “你要干什么?”
      暮九一手拿着药,每一个脚步声沉重又如同恶灵的低吟,打乱了原枫的心跳声。
      直觉那不是什么好药,原枫不禁向后退了退,牵扯着锁链也哗啦啦地响动。
      暮九将药放在枕边,那修长的指尖点过铁索,徐徐而上,最后,触摸着脖颈上凸起的血管。
      “阿枫,喝药吧。”
      原枫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心情,只是光是看着暮九的那双眼,就充满了压迫感,那张曾经充满着温柔气息的脸庞,此刻却是压抑不住的戾气。他手碰过的地方,激起了浑身的战栗,他第一次觉得:暮九不该是这样。
      他本该,待在的身后的。
      暮九将碗端起来,目光里的乞求呼之欲出,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此时,上位者在乞求,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弃掉所有的尊严,求他的爱人。
      “啪——”
      暮九白皙的脸上印着掌印,嘴角挂着血丝,头偏到了一侧。
      “滚。”
      若是问这世间什么最令人绝望?
      “哈哈……”暮九眼睛血红,他站了起来,抓住原枫的头发按在枕头上,原枫吃痛,左手握拳便攻击而来。
      “啊……”
      暮九的手紧攥着来攻的拳头,在原枫诧异的目光下,捏住原枫的下巴,将滚烫的药汁灌了进去。
      原枫左右摇头,身体被死死压住,嘴合拢不上,药汁烫的嘴巴本能的将药汁咽了进去。
      药效很快来袭,他只感觉到四肢逐渐无力,大脑麻木,双眼逐渐涣散,隐隐约约中,暮九将他抱在怀里,嘴里说着什么,脸上不停被水打湿,原枫甚至没有力气去擦,只能任由它从脸上滚到了发间。
      暮九说:对不起,我舍不得,便只能这样“杀”掉你,阿枫,就听我这一次的,把药喝掉,我们重新……重新来过。
    2019-8-19 12:11:36 回复
    真的不算虐- ̗̀(๑ᵔ⌔ᵔ๑)
    2019-8-20 09:07:25 回复
    大大加油(ง •̀_•́)ง
    2019-8-20 09:08:08 回复
    大大加油呀!!!好看!!!
    2019-8-21 23:52:29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0#
      《君行令》
      第二十六章
      浑浑噩噩中带着情潮翻滚,仿若置身火海,一波波的快感冲击大脑,被压制的身体连基本的反抗都不能,红纱幔帐后,人影交叠,低沉沙哑地呜咽徐徐传来,上位者用他的凶器不住地捅干,嫩肉摩擦到糜红,他快速的抽出进入,啃噬着昏迷之人的嘴唇,却流出了眼泪。
      肉体的欢愉,并不能带来真正的满足。
      原枫悠悠转醒,眸光里却失去了原先的鲜活,他麻木地,用那双暗淡无光的眼,死死盯住那人。
      “……”
      暮九停下动作,颤抖着遮住了那双眼。
      “如果不是你该有多好……你为什么要……”暮九的嗓音还留有哭过的痕迹,听起来难过又委屈。
      “在说什么?”原枫将遮住他视线的手打开,瞥了暮九一眼,随后将头扭到另一侧。
      暮九闭上眼,俯下身把原枫拦腰抱起,药力使原枫绵软的靠在暮九的胸膛,暮九低头,在蜜色的脖颈处吸出一个个红色印记。
      “阿枫……我一切都知道了,我不怪你,但是我不能违背对养父的承诺,我得……替孩子们……”报仇。
      原枫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现在的他,连思考都做不到,药力正在缓慢地改变他的身体,他的意识不再明朗。
      暮九叹了口气,托住那结实的臀肉,狠狠地向自己的凶器按去。
      “啊——”
      许是因为无法思考,所以才那么毫无防备的淫叫。原枫收紧内里,层层肉粒包裹,炽热的,而又舒坦。
      暮九爽的眯起眼,他笑着将头埋在原枫的脖颈处,说道:“阿枫总是外表严厉冰冷,内里却那么柔软,”他故意的一顶,原枫立刻呜叫,“你分明喜欢的,夹得这么紧。”
      “滚。”
      “你想要的。”
      暮九一手按在两人融合之初,看着那洞冒着透明的黏液,褶皱被内里的粗大顶的完全消失。他把着原枫的腰上下抽送,看着原枫的脸泛着情热,暮九因为这个表情,竟产生了别样的快感。
      暮九抱紧原枫,在射入的前一秒,他道:“你爱我吗?”
      原枫心里冷笑,他承认他的确爱上了暮九,但是,这种情况下说我爱你,简直耻辱。
      “呵……我以为你翅膀硬了,智商也该增长,原来还是那样啊。爱你?你配么?”
      暮九一愣,抚摸着原枫的后背,笑了一声。随后,将原枫狠狠地压在床上。
      “没关系 那我就关到你爱我为止!”
    2019-8-22 12:35:04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1#
      《君行令》第二十七章
      几日的翻云覆雨已将原枫的身体透支的厉害,他动了动腿,股后的撕裂处一阵阵范疼, 铁链束缚着四肢,使他连动弹都感觉到疲惫。
      药效似乎已经过了,他终于恢复了思考的意识,叹了口气,依靠在墙上。
      他分明感觉到他开始一天比一天嗜睡,这不是个好状况,也怕是那药的缘故。原枫看向窗外,太阳已经落了,血红的晚霞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销毁。
      忽然,窗前闪过一个人影。
      ……
      暮九从原枫处离开后,就回到了往时两人一起处理事物的书房,拿着原枫的笔,坐在他的椅子上,他却始终没有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来了人,那老者跪在下方,说是请求动用阁里的人,他默许了。
      他离开原枫时,本想着只要找到当初的老者,问了事实,很快,就可以回到主子身边了,此后,他再也不会离开原枫,在他的坐下,当一个一心只为主子的影卫。
      他怀着无线的憧憬,一路辗转,终于找到了老者所在的地方,老者见了他,好像也没有很多意外,只是用着最平淡的话语,揭露了一个最残酷的真相。
      他说他是前朝丞相的义子,领命保护一些孩子,本来一切顺利,但是某一天,有人通报朝廷,那些保护人的战士,就那么的杀掉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
      而通报的人,正是——原枫。
      他不信的,主子不会这么做,但是,老者最后亮出了两件让他崩溃的东西。
      一个是丞相的信,一个则是枚玉牌。
      玉牌真是好材质啊,翠绿的,在灯火之下泛着冷光,雕刻的字苍劲,也戳破了他所有的梦。
      “为什么?”
      “他与朝廷的丞相司明几次相见,你不是都是知道的吗?”
      他知道,每一次他与司明见面,都会避讳旁人,连访问他,都要在夜里才可,当初,他只以为两人有着什么合作关系。怀疑一但生发,所有的东西都成为他的细节。
      所以,他默认了。
      他去了西域,求了味药,他希望,原枫的忘记,他们就可以,重新开始。
      但是强制出来的爱,到底得不到满足。
    2019-8-22 12:35:22 回复
    好喜欢这种设定,作者加油!
    2019-8-22 13:05:54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3#
      《君行令》第二十八章
      暮九处理完了事,心里念着原枫,却又不敢去。
      他怕极了,原枫那孤高又轻蔑的眼神。
      暮九叹了口气,在阁里四处闲逛,却被一处吸引着,停了脚步。
      那是一座高塔,那是禁地。
      从他来到阁里的时候,便有诸多人告诉他,这里不能去,甚至,原枫都亲自警告过他。他从前觉得,自己只是想守着主人而已,然而现在……他想知道原枫的一切。
      暮九进了塔,一手捏了火哨子,便探了进去。
      脚步声在空阔的塔里显得格外清晰,暮九抿着唇,四处照了照,发现这里干净得很,显然是每天都有人在打扫。
      终于到了塔尖,此处仅有一个木门,暮九却停下了。
      里头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到来,说道:“阿枫?怎么不进来。”
      极度的占有欲呼啸而至,几乎要将他撕裂,吞噬了,甚至,心脏痛得让他后退了一步。
      暮九黑着脸,打开门,入目的便是那清丽曼妙的女子。
      女子见是他也很惊讶。
      “江……江公子?”
      “……”
      景文瑶有些无措的整理了一下头发,红着脸,笑道:“我以为那场大火之后,我就见不到你了,现在看到你活着……真好。”
      暮九眯着眼,现在的情况反倒让他有些不明白了。
      景文瑶还在殷切的问着问题,暮九倒有些不耐烦了,吐出了一句:“原枫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景文瑶的话戛然而止,双眼瞪大,嘴巴长成一个鸡蛋形状。
      “哎?”
      “不论他做过什么,我们都会重新来过,而你,是他的帮凶吗?”
      景文瑶收敛了表情,认真打量着暮九。
      “你是不是误会些什么了?”
      “什么?”
      景文瑶看着暮九的警惕的眼神,止住了想要告诉他的欲望。现在她所说的话,暮九完全听不进去,没准还会让误会越来越深。
      “如果,你有天怀疑了你所认知的,关于那场大火也好,关于你的一切,你都可以来问我。”
      暮九表情深沉,便拂袖而去了。
      景文瑶看着那再次关闭的房门,心里头怪怪的。
      怎么她身边的男人搞到一起去了???
    2019-8-26 12:40:10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4#
      《君行令》
      第二十九章
      暮九出了塔门,思来想去之下还是回到了原枫的卧室。
      暮九推开门,原枫便看过来,那异于常人的瞳孔这次不再是淡漠的疏离, 两人相望,默契地不再说一句话。
      暮九余光瞥到了桌子上泛着热气的药碗,定定神,走到原枫身边。
      “你准备把阁里的人怎么样?”原枫靠在墙上,里衣松垮垮地敞开,露出痕迹斑斑的蜜色皮肉。.
      “我不会伤害他们。你知道的……”暮九小心地看了看原枫的表情,语气委屈。
      “那就好。”原枫将衣衫拉紧,似是很疲惫地叹了口气,随后,他环住了暮九的腰,下巴抵在暮九的脖颈处,暮九身体僵住不敢动,耳根已经慢慢爬上了艳红。
      “那我呢?”
      “什么……什么?”
      “我说,你想把我怎么样呢?”
      原枫嗓音低哑,慢条斯理地解开暮九的腰带,将手伸进他的里衣,摩挲着暮九精装的腹部,手指所到之处,竟像是燃了火般难耐。
      暮九咬住嘴唇,眼角诱红。
      原枫笑了笑,直探下处,极富技巧的挑逗揉捏,快意直充脑部,暮九软了身子,落在原枫的怀里。
      “别……唔……”
      原枫吻住那唇,细致地啃咬舔嗤,水声啧啧,暮九抬起头迎合,唇舌柔韧,极带有侵占欲,原枫竟也温柔地配合他的攻掠,暮九翻身将原枫压倒,喘着粗气,红透了脸。
      原枫伸手想捧着暮九的脸,但却被铁链牵制住。
      “拆掉吧。”
      暮九摇了摇头。
      “难道我非要这个东西才能在你身边?”原枫笑笑,说道,“我爱你,还不够?”
      暮九脑中顿时空白,眼中泪水汹涌,趴在原枫身上。
      原枫亲了亲暮九的发,无奈的说道:“太爱哭了。你三岁?”
      “没有……”暮九声音哽咽,一手不知从哪处拿出了钥匙,咔哒一声,解了锁。
      原枫揉了揉手臂,随后脱着暮九的衣物。
      “下次,别再锁了,这东西太累人。”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暮九起身,将剩余的衣服都脱下,原枫一手扩张着后处,神色痛苦,暮九抬起原枫的腿,缠着原枫的手,一起入了洞。
      “嗯……唔……”
      前些日的过度开发,以至于现在它还是柔软的,暮九缓缓而入,原枫微微抬腰,抱住暮九的脖子。
      暮九抽出,又进入,原枫微喘,抱着原枫的手臂也变得绵软无力起来,眼角甚至被逼出了些许泪水。
      芙蓉帐暖,红浪翻滚,男人的喘息不住从屋中传出。
      暮九和原枫相扣十指,这时,他才感觉到了那种,极致的愉悦。
      “暮九……我爱你…… ”
      暮九狠狠挺进,解放在深处。
      “我爱你,很爱……”
      ……
      暮九将被子掖好,穿上了衣服,看着原枫的睡脸,纯情地在原枫的脸上留下了一吻,随后,小心的将门关上。
      房间再次陷入了黑暗。
      黑暗之中,那人睁开了眼,长久的,仿若定格般,看着房门。
    2019-8-26 12:40:38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5#
      《君行令》第三十章
      暮九关好房门,提灯回到那座塔中。
      景文瑶正百无聊赖地翻着书,看到暮九,想起他白日说的话,尴尬地低下了头。
      “不问问我为什么来吗?”
      景文瑶抬眼看了看他,见他满面春风,眼睛里完全是压抑不住地喜悦,好像就等着景文瑶问一般,闪闪发光。
      “不感兴趣。”
      暮九顿时蹙眉。“你!”暮九哼哼两声,好似不在炫耀地说道:“我和阿枫,在一起了。”
      语气轻飘飘的,语调末尾轻轻上挑,景文瑶终于在那张脸上,看到了她从未看见的明朗。他还是少年模样,只是眼睛里的,全是对他人的爱意。
      起初她还因为三个人的事情感到不快,可是看他这样,倒也觉得,她这无足轻重的,她从不渴望的爱情,也无所谓了。
      “快滚。”景文瑶将纱幔降下,掀起的风吹灭了几盏花灯。
      “本来就是来告知你这件事的,说完了,自然要走。”
      说罢,暮九连蹦带跳地回到了房间,路上,他还想着:天未亮,还可以和阿枫睡一会。
      他放轻手脚,缓慢地推开门,心里怦怦跳,手心都湿了。
      然而,下一秒,却让他所有的幸福都褪去了。
      木窗大敞,冰冷的月光将室内的一切照亮,以前,他很爱借着月光,看着原枫沉睡,长而翘的睫毛打在那张俊秀的脸上。
      窗前的昙花,不知何时开的花,而现在,又迅速的凋谢了。
      一切好像都如常,只是,本该沉睡的人,现在消失了。
      “不是说……”
      爱我吗?
      ……
      皇宫之中,皇帝批阅好今日的奏折,终是乏了,按揉着眉间,那张苍白的脸,已经近乎惨白了。
      “常德……”
      在旁侯着的公公立刻上前,熟练地揉捏皇帝的肩膀,皇帝轻轻闭上眼,又叹了口气。
      “陛下,这是怎么了?”
      皇帝摇摇头,说道:“日子快到了,自然就这样了,算算,也没几天了吧?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他们都露出自己的尾巴。”
      “陛下……你何苦……”
      皇帝拍拍公公的手,公公立刻将温好的酒乘上。
      “常德,你跟朕最久,是看着朕长大的,你该知道的,你一切都知道。”
      公公隐隐地擦擦泪水,似是定下心,将纱帽脱下,颤颤巍巍地跪在皇帝的脚下,他现在已经人老珠黄,浑浊的眼睛冒着泪水,藏在纱帽下的头发,已经花白。
      “都是老奴的错……陛下……”
      皇帝想起身扶他,却重新跌回了椅子上。
      “咳咳……咳咳……常德,起来……”皇帝掏出丝帕,一口血吐了出来。公公吓得白了脸,忙起来。
      “陛下陛下……”
      “不怪你……是我,太不相信他了。”
      皇帝的手无力垂下,看着这偌大的宫殿,终是闭了眼。
    2019-8-26 12:40:56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6#
      《君行令》第三十一章
      灵乾七年,天下大乱,丞相司明大开城门,一举入侵,直逼皇宫。
      皇宫内,皇帝坐在寝宫中央,看着随着士卒而来的司明,不慌不忙地斟了杯酒,做了个“请”的手势。
      司明刚要去,却被管家拦了下来,司明摇摇头,示意他安心。
      他还是那抹无情无感的微笑,今日的司明,一身蓝色长衫,退却了那身官服,他好似还是那个少年,淡色双眸,一步一步,走得从容,却打乱了坐者的心绪。
      原筹鼻子有些酸,轻轻眨了眨眼睛。
      司明坐下,接过他的酒,慢条斯理地说道:“陛下,臣赢了。”
      “让他们退下去吧。”
      “陛下已经是强弩之末,何必,在挣扎。”
      原筹看着他的眼睛,果然满是戒备,原筹疲惫地叹了口气。“爱卿怕什么呢?朕还能对你怎样吗?”
      司明看他苍白的脸色,抬了抬手,示意所有人的下去。
      管家向他们二人看了看,浑浊的眼,俱是担心。他知道他无法改变小少爷的决定,只得退下。
      宫殿里又只剩下两人,只有烛火燃烧,火苗不时跳动,昏黄的光,将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陛下,不意外?”
      原筹喝掉杯中的酒,“哐嘡”一声,酒杯从手中滑落,酒水溅在桌上,一滴一滴地又沾湿了谁的衣裳。原筹脱力般用胳膊支撑住身体,颤巍巍地用另一只手拿出丝帕,捂住嘴,剧烈的咳嗽。
      司明渐渐蹙起了眉,还是尽了人臣的义务,移到原筹身旁,轻轻拍着原筹的后背,为他顺气。
      原筹顺势,靠在司明的怀里。
      司明身体僵了僵,想推开他,但是,不知道什么驱使着他,不想将他推开。
      “阿明,朕不傻,你的一切,朕都知道。”
      因为剧烈的咳嗽,导致他说话都泛着一种苍老的感觉,司明听了他的话,立刻把住原筹的肩膀,欲将他推开,却被另一双冰冷的手抓住。
      “阿明,你听朕说。”原筹动了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栽在司令怀里,说道,“你有什么心思,朕都知道,朕只是想看看,不爱朕的你,到底能心狠到什么地步。擎将军的事,朕只要拦着那女人上京的路,私下合着先皇的势力威慑他,你便再无办法,剔除他,兵权自然也不会那么自然的落在你的人的手里。朕说给你修摘星楼,不管财力够不够都要给你修,是真的,那是朕对你的承诺,还有,月儿红,那是朕的人,熏香是朕给的,药……也是朕给的,朕赌你,不会给朕下药……可是……”
      原筹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他小声地哽咽。
      “……朕错了。”
      “朕除了心里这几两肉,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朕……朕以为,只要多对你好一些,你就可以,重新爱上朕……但是……但是……朕又错了。”
      司明听着他的话,眼睛竟也忍不住流出泪水,胃里翻滚着疼。
      “陛下……”
      原筹抬起眸,他缓慢地动着身体,起身,搂住司明的脖子,虔诚地落下一吻,随后  全身开始发抖,他皱紧了眉,血从齿缝间溢出,痛苦地搂紧司明。
      “陛下!”司明莫名的发了慌,抱着他的手抖得不成样子。
      “阿明,别忘了我……别忘了我……求你……只有,这个要求一定要答应我……”
      他说完,像是蔫了的藤蔓,渐渐凋零。
      司明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他用那淡蓝的衣袖,擦着原筹嘴角不停吐出的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明……我好疼啊……”
      原筹看着司明哭泣的脸,淡淡笑了,垂下了手臂,彻底从这时间之中飘去。
      “陛下……陛下……”
      司明终于意识到,他做了一件多么蠢得事情。所谓的江山,真得,有眼前的人重要吗?
      突然,胃中绞痛,司明偏过头,不住的干呕,终于,一条青色的虫子混着血,吐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华山,白雪,情窦,快意,缠绵,以及,死在怀里的爱人。
      “啊——”
    2019-8-26 12:41:15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7#
      《君行令》第三十二章
      公公从帘后走进来,看到已经死去的皇帝,重重的叹气,继而又对司明行了礼。
      司明抱紧原筹,戒备地看着那人。
      “这是……陛下让老奴交给……丞相你的。”
      那是个金属质地的物什,雕刻着虎头,一声令下,万千禁卫随之听令。
      “你的敌人,从来都不是陛下,而是郑王殿下。”公公笑笑,想去触摸原筹,却被司明躲闪开。“陛下黄泉之下怕是要人照顾,老奴 这便去了,陛下,该着急了。”说罢,还未等司明拦住,他已拔刀自刎而亡。
      宫殿里,又重新陷入了空寂,司明抱起原筹,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
      他亲昵地用脸颊蹭蹭原筹的头发,说道:“陛下啊,那公公人老了,说什么黄泉呢,你只是睡着了对吧,等你醒了,我们还要去华山还愿呢,那老头子也不知道怎样了,肯定又要追在我后面打我了,陛下可要护住我啊……”
      他语气平静,眼中却止不住的淌着泪水,出了殿门,管家看着他们,别过头,擦擦泪水。
      管家刚要问,四周就被人围困住了,为首那人,长着和原筹极相似的脸,此人正是郑王。他看着死去的原筹,施施然地说道:“来人,抓住这乱臣贼子!”
      司明抬起头,死死盯着郑王,那眼神像是利箭般,将人立刻处决。
      司明丢出虎符,房檐上的人,随即而动,局势反转。
      ……
      这一切之前,暮九桀鹰阁的人,前去支援,本是郑王的人的他,将郑王的残余军队全部围剿,一个能去报信的人都没留下。
      书雀已从边疆回来,帅领着他的军队,在城外驻扎许久,时机一到,想要将城门攻开,到了门口,却已经被人打开。
      是暮九。
      书雀冷了脸,从马上冲下来,想给这白眼狼一巴掌,被人制止住了。
      “公子,公子你就让他去吧,到底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书雀轻咳一声,让了步。
      暮九向诗肆点点头,进了营帐。
      营帐之内,那人还在小憩,似是察觉到有人靠近,缓缓睁开眼睛。
      “主子……”
      暮九跪在地上,乞求地看着原枫。
      说实话,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原枫,从景文瑶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后,所谓的记忆也终于恢复。
      他想了很多,再次见到原枫,他肯定会生气,甚至想要杀死他,但是他觉得无所谓,只要能原谅他就好。
      原枫站起来,睥睨着他,扬起手掌,暮九等待着巴掌的来临,然而,原枫只是揉按着暮九的头,蹲下来身。
      “我说过吧,我爱你啊……”原枫轻触暮九的嘴唇,搂住浑身颤抖的暮九。暮九抬起头,亲昵回应,眼睛不禁又酸了。
      原枫将他眼角的泪水舔去,辗转在他的眉毛,额头,鼻梁,脸颊。
      “你快把我迷死了,对自己自信一点如何?”
      “主子……”
      原枫将头埋在暮九的脖颈处,吸shun啃咬,声音被情意染的低哑,他轻轻笑了。
      “叫我阿枫啊。”
      暮九听到这个称呼,立刻想起他的混蛋事,痛苦地闭上眼睛,呜咽地道:“对不起……对不起……”
      “无所谓……我不怪你。”原枫停下动作,捧起暮九的脸,坚定地看着他的眼,说道,“这次,只因为你爱我这一个原因,把我锁住,锁牢了,一辈子都跑不了,怎么样?”
      暮九紧紧抱住原枫,嘟嘟囔囔地,说:“嗯嗯,锁牢了。”
    2019-9-4 23:49:43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58#
      《君行令》
      第三十三章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郑王以杀害帝王的罪名被捕,即日行刑。
      司明当了皇帝,国号阳,年号明崇。
      登基那日,歌谣千里,臣子称服的声音犹在耳边,百姓乐歌,天下贤士称赞不绝,那人却像失了灵魂般,一步,一步,座上那束缚了他这一生情爱的龙椅。
      往后的岁月,他按照承诺,帮着书雀夺回了自己的国家,两国开放交好,人民和乐。
      书雀临走那天,一身红色劲装,许是因为沉积在心里的事终于完成,他的笑容也真实了许多。诗肆将包袱打好,一转身,就看见在远处陈北歌和书雀的身影。
      “北歌,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中原了,这一次,可要和我走?”
      陈北歌抓抓头,搂住书雀,说道:“你这会可是要当皇帝的人,我是个糙人,受不的什么锦衣玉食,我就……我就不去了吧。”
      书雀偏过头,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陈北歌讪讪地收回搂着书雀的胳膊,正了神色。
      “我知道。”
      书雀咬住嘴唇,边点头边道:“那就好,就好……”书雀拍拍陈北歌的肩膀,只留下一句“保重。”就离去了。
      陈北歌眼圈也有些泛红,也许是风大迷了眼,也许是此情此景,太过酸涩。
      “喂!”
      陈北歌回头,那倾城的女子身着水粉色的袖衫,在风中微微飘扬,像是盛开的莲花,鬓角的有缕头发没有梳上,正随着风飘动,灵动的眼写满了担忧,那正是温乐璇。
      “咳”
      温乐璇被他看红了脸,将发捋到耳后,温和了声音。
      “咱们也该走了。”
      陈北歌笑了起来,跑过去,搂住了温乐璇。
      “走吧走吧,唤人也这么暴躁,也就我能受得了你这颗小辣椒!”
      “就你嘴贫,找打!”说罢,轻轻打在陈北歌的胸口。陈北歌嘿嘿笑着,两人和书雀反方向离去了。
      微风中,细腻的女人转过头,担忧地看着消失成一个点的书雀,又抬起头,看了看絮絮叨叨说着事情的陈北歌,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
      三年后,春。
      正是好时节,原枫被阳光刺得睁开了眼,却被另一只手遮住了阳光。
      暮九低下头,轻轻吻在原枫的额头上,声音带着醒时的沙哑。“醒了啊。”
      “嗯。”
      “可要再睡会?”
      原枫翻身将暮九压在身下,一手探入暮九的亵裤,轻轻揉捏,暮九羞地将眼睛遮住。
      “你还给睡吗?”
      “今日,今日……不行……”原枫露出湿漉漉的眼睛,委屈地说道。
      “那就起呗。”
      原枫从暮九身上下去,穿上挂在床头的衣裳,他撩起头发,露出了充满着粉红印记的脖颈,余光瞥到暮九痴迷的目光,邪笑一声。
      “小畜生,白给你干的你不干,偏得晚上折腾我?”
      暮九眼睛微眯,感觉到一阵燥热,喉结滚动。
      “说好了,今日一起去采草药的。”暮九起身,从背后搂住原枫的腰,坏心眼地揉了下昨日过度疲惫地臀肉,说道,“早上再来,怕你又要睡一天了。”
      “那你试试啊,看谁先受不了。”
      暮九笑了笑,欺身而上,堵住了那张不消停的嘴。
      “遵命,我的主子。”
      君行令,吾行君令。
      END
    2019-9-4 23:50:02 回复
    您的图太泛糖了,爱辽爱辽
    2019-9-14 00:53:53 回复
    棋渊丫丫 Lv3 楼主 60#
      《君行令》
      番外1:山河永寂
      已是元宵佳节了,你还未归来。
      昨日是私下邀了原枫他们聚一聚的,本也是不熟的人,却只有他们能让我们感觉到一些真实了。这偌大的朝堂,将我捆得想发狂。
      本以为这不过是一次相聚罢了,却无意中发现了先皇的遗体,其中还有另一个男人,容我擅自做主,将两具尸体,下了皇陵了。
      也许同样是苦情的人吧。
      先不说这个了。
      我已好些日子没睡过安稳觉了,朝廷上的那帮人,争着抢着要我纳妃,真想像你一样,发个脾气,都拖下去斩了啊。嗯,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真的想你了。那天之后,我就将一切都想起来了。我还记得,我本是为了逃离入仕才去的华山的,却在那里见到了你。
      我还记得误入你房门时,你眼中的错愕,大骂着我放肆,模样凶得要死,我却再也忘不掉了。
      死缠烂打对付这种心软的人最是有效,你答应我的那一天,我本也以为,这是我此生幸福的开始了。没想到,是一切的祸端。
      我是看到了你把信纸藏起来了,你表情很凝重,我只道你是家中有事,默默收拾好了行礼,准备着,一起回去。
      也许那时候,我真应该问问你,发生了什么,你家中到底是做些什么的,或许,你就不会因为想给我自由,让我忘记了一切。也让我们的感情走向了悲剧吧。
      冬天真的很冷,我去了你的陵墓,想着去泛糖扰泛糖扰你,你便能入了我的梦了,只是,你好似生气了,不愿入我梦,与我相聚。
      我们到底错在哪里了呢?
      是对彼此的爱,杀了幸福,还是说,是一些年少轻狂呢。
      我已入中年了,身体也越来越差,今日,刘公公给我绾发的时候,也说着是看到了白发的,宫人们都很惊慌,而我却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得快乐。
      我知是你要带我走了。
      此去经年,竟也是麻木,元宵佳节,没有了你,怎算是团圆。
      我讨厌下雨啊,有时候想你想的极了,连雨声都感觉是在哭泣。我觉得这种忘不掉的感觉很好,但是,我真害怕有一天我就忘了,连带着我们的幸福,我们仇恨,都随着时间,渐渐淡去,化为了泡影。
      说的话啊,零零碎碎的,也是实在念你极了,你偏也不来看看我……
      外面张灯结彩,家家都在为这元宵庆祝,而我的心里,却格外的孤独。
      我的山河啊,早在你离去的那一天,就陷入苦寂了。
    2019-9-16 23:52:31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棋渊丫丫

    棋渊丫丫 Lv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