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原创文学 >【原耽】侵犯(连载)
    【原耽】侵犯(连载) 回复
    来自版区: 原创文学 只看楼主
    清软 Lv3 楼主 2019-10-18 22:46:39
    ●单纯少年落入多人情网!

    ●身心不洁,慎入!

    ●部分内容含车,或轻或重,慎入!

    ●双性,慎入!

    ●后期可能进化为NP,慎入!

    ——————————

    貌美少年替父还债,却被狼群盯上,他有一个绝对不能说的秘密~

    挑剔傲娇/温柔腹黑/风流张扬

    谁,才是大灰狼?

    IMG_20191022_141439.jpg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 · |主题: 1, 订阅: 0
    清软 Lv3 楼主 沙发
    佛系更新,咕咕咕
    2019-10-18 22:51:50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板凳
    第一章  不速之客

    “咚咚咚!咚咚!”

    清早,疾风暴雨般的敲门声把沈翼硬生生吵醒,他睡眼朦胧地从狭窄的单人床上爬起来,伸手随意抓了抓乱蓬蓬的短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扭开门锁……

    “翼翼!”房门外,站着个年约四十多的中年男人,他身材消瘦眼袋浮肿,见沈翼开门后顿时一脸欢喜。

    看到这人来找自己,沈翼条件反射就想关门,不料对方眼疾手快,先用手按住房门不让他关上,两人暗中较劲僵持不下,中年男人到底是有点手劲儿,最后还是撑着门板强行闯入屋内。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沈翼站在门口瞪着对方,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不高兴。

    “啧,哪有这么跟爸爸说话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呐,父子血缘怎么能说断就断呢~”中年男人擦着额角的汗珠,笑眯眯回道。

    他是沈翼的父亲,沈鹤。

    听到对方套近乎的言辞,沈翼胃中一阵翻腾。这个嗜赌成性的男人,早年就开始变卖家产拿去当赌资,在母亲去世后依然死不悔改,整日流连于各个赌桌,他早已认清这个赌鬼的本性了,高中刚毕业,就索性勤学打工自己搬出来住,不知这个赌鬼从哪里打听到了租房住址,八成没有好事。

    兴许是沈翼的目光过于冷淡,沈鹤尴尬地咳嗦两声,继续带着笑意讲道:“翼翼啊……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妈妈的遗物,虽然我因为那个……手头紧,卖掉了一部分,但其他的都可以给你哦。”

    “当真?”母亲去世后的所有遗物都被赌鬼握在手里,他真的会把遗物给自己吗?

    “当然咯,里面有一些毕竟也是你妈留给你的,我怎么会私吞孩子的东西呢!”见儿子上钩,沈鹤笑得更加谄媚,“只是……爸爸最近遇到点大问题……”

    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沈翼忍住心中想凑人的怒火,忍了又忍,才压低声音问道:“说吧,到底有什么条件。”

    “爸爸欠墨家一大笔钱,实在拿不出资金还账,于是和墨家协商后折中签订了一份协议……”

    沈翼顿感不妙。

    “由你去墨家工作来偿还部分债务……”沈鹤说的时候盯着天花板,不敢看儿子的神情,“只是份工作而已!墨家那家大业大的,想应聘还进不去呢,也算不错的工作咳。”

    “……好。”沈翼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条件的话,母亲的遗物肯定拿不回来,“但我也有个条件。”

    娃娃脸的少年一脸倔强,目光冒火地瞪着赌鬼父亲,“这是,最!后!一!次!自此之后,我们这辈子都不要再见面。”

    沈鹤得偿所愿,心情松快不少,“当然咯,就按翼翼你说的来,今后我都不会来打扰你……哦对,你妈的遗物我正好带在身上。”说着在裤袋里翻找起来,“你也知道,她平日里不乱花钱,只留下一点衣物首饰,那几样最喜欢的物件我一直贴身带着。”

    手掌伸到沈翼面前,上面静静躺着一根银色项链和一枚戒指。

    大约是看东西太少了,沈鹤支支吾吾解释道:“呃……你妈这个人不爱打扮,呵呵,都在这里了。”

    沈翼当然知道他是在放屁,母亲在世时梳妆台上摆着不少琳琅满目的首饰,后来都变成了他的赌资,这两样,可能是母亲留在世上最后的遗物了。

    “嗯,你走吧。”对于赌徒来说,再温暖的爱情亲情也抵不过一场赌局厮杀,沈翼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

    沈鹤倒也识趣,弯腰在茶几放下一张黑底烫金名片,交代好入职时间,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步履轻盈。

    低头望着手中的遗物,沈翼坐在沙发上怔愣,对银色项链没什么印象,但这枚戒指……母亲还在世时,从未摘下来过。

    戒指通体黝黑,形状有些抽象,似是一只猫头,沈翼打开银链从戒指孔洞中穿过去,戴到自己脖子上,戒指正好垂在心脏的高度。

    “妈妈,我们一起好好活下去。”
    2019-10-19 16:31:00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地板
    第二章  墨府

    收拾好行李,沈翼告别这间短暂居住过的住所,踏上并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的路途。

    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很容易便能寻到具体地点,是H市有名的富豪别墅区。

    衣着朴素的他没能顺利进入小区,围墙门口有一间粉刷得洁白干净的安保室,跑出来位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将他挡下。

    “你说去墨府?”保安上下打量这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少年,眼里夹杂着几分不屑,“我没接到过今天有访客的指示,你还是打电话确认一下吧。”

    那种若有似无地对待贫富差异的眼光,令沈翼浑身不舒服,他默默走到安保室侧面,捏着名片拨打起上面唯一的数字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你好,哪位?”

    听筒中传来低沉磁性的嗓音,礼貌而温柔。

    “你好,我是…来工作的沈翼。”

    对方不知何故沉默不语。

    “我父亲沈鹤……与墨家商订的。”拖欠赌资工作还债这种事,沈翼感觉实在难以直接了当的开口,太丢人。

    “哦呀,抱歉,方才一时没想起来。”幸好对方口气依然温和,沈翼将自己被拦住的事情简单说明,对方表示可以出来接他,才挂断电话。

    沈翼拖着行李箱离安保室更远些,将箱子放倒,一屁股坐下来,垮着脸低头玩起手机。

    有钱人真麻烦。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辆暗灰色的高档轿车缓缓停靠在旁边,沈翼正在专注地玩手游,没注意到身边多了个人。

    “你是沈翼?”

    冷不丁,电话中那个磁性的嗓音在头顶响起,把他吓得手一哆嗦,游戏里的小人死了。

    “嗯对。”对方离这么近都没察觉,是自己做得不妥,沈翼面露紧张慌忙站起来。

    来接人的男人好整以暇地斜靠着车门,看到这个瘦小少年手足无措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

    “不必紧张,我是叶庭,墨府的管家。”

    原来还有专门的管家……沈翼暗暗乍舌,提着行李箱老老实实放进轿车后备箱,听从叶庭的指示坐入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安静坐好,眼观鼻鼻观心。

    叶庭与保安交代清楚以后不再阻拦沈翼,便发动车子向墨府方向平稳开去。

    途中,手握方向盘看似在专心架势的墨府大管家,实则用眼角余光时不时地打量沈翼。

    当初沈鹤欠下协议的时候,可是很清楚少爷的性取向……却还是毫不犹豫的签字卖掉自己儿子。这些赌徒啊……叶庭心里轻轻叹气,对这个一脸单纯乖巧的少年泛起些许怜惜。

    那份还债协议,明面上是为墨府大少爷当生活仆从,但暗地里还有层更深含义,而这层含义,协议两方皆是心照不宣——充当少爷的暖床人。

    墨府大名鼎鼎的合法继承人,正室所出的大少爷,墨子渊。在外界一直是洁身自好的代表人物,从不风流滥情,对待名媛也是举止有度,绅士优雅,按理说如此行事的青年子弟身边不会缺少各类花样美女,墨子渊却偏偏年逾二十五依旧单身,未曾择偶,除了这点微不足道的瑕疵以外,各方面堪称上佳。

    但也这是墨府严防死守之处,只因为墨大少爷,性别男,喜好男。

    在当今包容度极大的社会中,性取向不符合主流其实算不得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只可惜他生在墨府,沉淀百年的家族里依然剥离不掉些许顽固思想,此种有违人伦之事,是不会允许公开暴露给大众让他们在墨府脸上抹灰的,因而必须隐瞒好此事。

    沈鹤正巧就在这个档口撞上来,早在签订协议之前的草拟阶段,墨府便已查清他儿子的基本数据,当然,也包括他们全家,沈鹤原先只是个小本商人,在沾染毒瘾后就一蹶不振抛妻弃子,比较可疑的是他已经去世十来年的妻子,竟然查不到多少个人信息,但考虑到沈鹤仅是个普通赌鬼而已,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深奥背景。

    轿车车速渐慢,掉头驶进一座近五米宽的巨大院门,车辆进去后,院门自动缓缓闭合。

    此时映入沈翼眼帘的景色,是高档优美的欧式独栋别墅,以及上千平修剪整齐的私人园林绿化,仿佛置身于大型景观公园。

    “怎么,想住在车上?”沈翼正发呆着呢,叶庭熄火后见身旁的男孩半晌不动弹,忍不住逗弄他一下。

    “呃不不不。”丢人啊!不就是个大花园么,竟然能看楞了,沈翼脸蛋刷地涨红,扭过头去不想被对方看到自己的窘迫。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脸颊下方白净的脖颈其实也变得通红,叶庭倒是没遇到这么容易害羞的孩子,笑着摇摇头,指引他拿好行李入住别墅。

    沈翼的房间,安排在管家叶庭旁边,这样方便学习侍奉少爷。
    2019-10-19 19:44:19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5#
    第三章  好吃吗

    咔哒。

    叶庭领着沈翼打开房门进入屋内,这是间干净整洁的小房间,面积大小约十平,家具摆设也极为简约,房间里的空气冷冽微凉,看样子没有被人使用过。

    “你先暂时住在这里,待工作熟练后再搬去少爷旁边。”将钥匙交给沈翼,叶庭面色平静地交代道:“衣柜里有几套换洗的制服,上班期间内需要穿戴整齐,每周有一天的个人假期。”

    像是想到什么事情,叶庭欲言又止,继续讲道:“你可以……随意出府自由活动。每个月会发给你一部分低保金额,其余工资划拨抵账。”

    这么看来待遇还是可以的嘛,平日里节约点,等过几年还完债,说不定还能攒下积蓄。沈翼在一旁认真听着,心里的阴霾驱散掉不少。

    “大致需要注意的就是这些。”叶庭将待遇和注意事项细细交代完毕,抬眼看此时天色也不早了,其余时间给他留下整理行装,约定明早开始正式工作。

    “那个,吃饭是自己动手还是包吃?”今天赶着来应聘,一天滴米未进饥肠辘辘,别墅区方圆几公里内都没有饭馆商贩,沈翼只好硬着头皮问道。

    闻言叶庭恍然挑眉,“是我疏忽了,员工就餐的地方在负一层,你先随我过去吧。”

    二人走出房间,沈翼跟在后面边走边好奇地左右张望。

    “叶管家午安~”

    “叶管家又招新人啦?”

    “我新学做了法式糕点,叶管家有空来尝一尝吗?”

    路上,遇到几个正在走廊中打扫的女仆,她们面容姣好声音甜美,穿着统一的黑白色裙装,见到叶庭后眼神晶亮笑靥如花,纷纷过来打招呼攀谈。

    叶庭被围在当中与她们熟稔地调笑,“今晚有空一定来。”

    挥别热情的女仆们,叶庭抬手用食指勾住衣领稍稍拉扯几下,冲沈翼暧昧地挤了挤眼,“她们都是可爱的花朵呢。”

    沈翼面露尬色不敢看他,自己从未和女孩子亲密相处过,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这个外表正经的大管家,似乎私人作风有点问题呐……?

    “你也可以叫我叶管家。”走在前面的叶庭突然冒出这句话。

    后面的沈翼听得有点愣神,不叫叶管家的话,还能叫什么?

    二人安静地乘坐电梯抵达负一层,员工餐厅。因为没到吃饭时间,所以整层空间非常静谧,一个人影都没有。

    “坐下吧,我去后厨看看。”

    沈翼乖巧地应声而坐,只瞪着圆溜的眼睛左顾右盼。

    “真好看啊……”他不禁喃喃自语,来到墨府后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各种艺术与金钱的魅力,从上到下,无一不是名家打造而出,就连员工餐厅里的普通餐桌,竟也精雕细刻虫鸟花兽,整体布局散发着不一般的品味。

    叶管家去哪里了呢?孤零零坐在餐厅中的少年面露不安,努力回想先前应该没有得罪过对方,不至于被遗弃在这里罚坐。

    但客观明白是一回事,内心无所适从是另一回事,直到空气中出现阵阵香气钻入他的口鼻。

    “咕噜…噜……”安静的餐厅里响起腹部饥饿的咆哮,声音刺耳。沈翼紧抿着薄唇,目光则难以离开叶庭的左手。

    上面端着一盘金灿灿的蛋炒饭。

    饭粒饱满圆润,能看出来每一颗都均匀受油,散发着润亮的色泽,鸡蛋火候适中,柔软黄嫩,与米饭颗粒分明地混合在一起,四四方方的胡萝卜丁给它们更添食欲,仿佛下一秒就会化为喉中美味。

    “厨师们外出采购去了,你吃点这个垫垫。”说着将蛋炒饭放到两眼发绿的沈翼面前,并递上勺匙和清水。

    热气腾腾的炒饭与叶庭手中的油渍暗示着这盘炒饭究竟出自谁手,沈翼小声说了句谢谢,便接过勺匙埋头大吃起来。

    干瘪的胃袋很快被温暖填满,沈翼风卷残云般消灭掉所有食物,满足地长舒口气,端起水杯想润润喉,抬头正和一双带笑的目光相撞。

    “呃,你不忙吗?”刚才光顾着低头吃东西,他以为身为墨府管家的叶庭会很忙碌,能特意给他做份加餐已经是额外照顾了。

    “今天不忙。”双方面面相觑,忽然,叶庭朝他面门伸出手,沈翼条件反射地闭眼低头,然后感觉到有只温热的手指在自己脸侧轻轻划过,被碰过的皮肤,有点热。

    “睁开眼吧,嘴边粘上饭粒了。”叶庭收回手,指尖果然黏着一粒白米。

    自己瞎紧张什么呢!沈翼感到十分羞赧,血液涌上脸颊微微变红,“谢、谢谢。”

    “呵,小事而已,不必多礼。”这个男孩如此容易害羞,该如何能服侍好少爷呢?

    叶大管家有点惆怅。
    2019-10-20 15:32:15 回复
    _(:з」∠)_光看排雷部分就觉得非常黄
    一个没有雷点的奇妙生物,没了噫唔。
    2019-10-23 00:34:48 回复
    加油(๑•͈ᴗ•͈)❀送花给你
    2019-10-23 01:43:42 回复
    谢谢楼主分享
    2019-10-23 13:15:45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9#
    第四章  门扉的背后

    夜色渐浓,沈翼躺进香喷喷的被褥却久久无法入眠,他莹亮的大眼睛像猫科动物似的,在黑暗中折射着细碎微光。

    明天就要正式开始动工了!墨府,是他从未踏足过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令人畏惧而又陌生。

    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紧张良久,沈翼才失去意识,勉强昏睡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咚咚敲门声将他叫醒,费好大劲儿掀开沉甸甸地眼帘,他感觉自己才刚沾到枕头没两小时,竟然已是第二天了。

    “等一下啊……哈~呜~”哈欠一个接着一个,沈翼半睁着眼迷迷糊糊打开衣柜,从里面取下一套新制服麻利穿好,边走边用手指随意拢了几下蓬松短发,不敢让门外的人等太久。

    “早安。”站在门口的叶庭依旧是那副西装革履的模样,衣领紧扣,黑色长发整齐地底扎在脑后,面带微笑。

    不等沈翼有所回应,他便神色自若地走进房间,顺手合上门。

    “叶管家……早。”这是闹得哪一出?沈翼疑惑不解,侧身挪步让对方进来。

    屋里还没来得及好好整理,行李箱歪斜地躺在窗台下面,一堆洗漱用品堆在桌面上,乱糟糟的,床铺更没法看,刚起床还没动手收拾……沈翼一巴掌捂到自己脸上,完了,第一天的形象全毁了。

    叶庭随意扫视了几眼堪比狗窝的房间,未多言语,而是站定在沈翼面前。

    个头矮小的少年头顶高度将将至他下巴,均码制服挂在瘦弱的身体上显得极为不合身,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脸神色苍白,眼神迷离似是没睡醒,一头亚麻色卷毛能看出来梳理过,但依旧有些凌乱。

    这种完全没有防备的姿态,令人忍不住想做些什么……

    “对于工作内容,你心里有数么?”

    有数?有什么数?当仆人无非就是伺候主子吃喝拉撒吧……大概。沈翼不确定地想,难道之前想岔了?

    少年努力睁大双眼显得自己能更精神些,但掩盖不住眸子里的困惑。

    叶庭暗地叹了口气,抬手为他调整衬衣衣领,将几缕卷曲的碎发轻柔挂到耳后,一只手越过肩膀撑在沈翼背后的墙面上,低垂下头,唇角靠近他莹白圆润的耳垂,“除了衣食住行,还有,更亲近的事情……”

    鼻翼涌动的呼吸,混合着男人身上的清淡香水味,冷不丁闯入沈翼周围,陌生的气息令他脸颊逐渐爬上红晕。

    “比如这样……”叶庭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嘴边小巧的耳垂,满意地看到它开始泛红,并伸出另一只长臂环住对方纤细的腰肢,稍微用力带入怀里。尽管隔着衣物,胸膛的炙热温度依然能够感觉到。

    叶庭收回撑墙的手掌,改为捏住对方下颚,强行抬起那张羞红小脸,口中热气萦绕在彼此之间,“还有这样……”说着温柔含住少年柔软的唇瓣,轻轻吸吮。

    毫无心理准备的沈翼恍如木偶,像被定格般在原地僵住。见状,叶庭臂弯增添几分力道,让他重心不稳只能靠在自己身上。

    沈翼扭动胳膊想要挣扎,但薄唇已被紧紧封住,嘴中氧气稀薄,他张开一点唇缝希望得到喘息的机会,却不曾想这也正送给了对方机会,叶庭灵活的长舌顺势撬开齿缝,在窄小的口腔中肆虐,勾起他的软舌纠缠共舞。

    此时两人像一对恋人似的相拥而立,叶庭高大紧实的身材将怀里的少年衬托得愈发娇小,他从心底有些同情这个被迫为父偿债的孩子,与其懵懵懂懂地踏入黑暗,不如由自己亲身例行,作为引导者——熄灭年幼的纯洁吧。
    2019-10-23 15:48:47 回复
    过渡阶段  既然反抗不了那就放松去享受(๑•̌㉨•̑๑)੭ु⁾⁾ ༘ؓ ँั๊ྃ 帅得不用穿衣服好么!
    2019-10-23 18:15:34 回复
    哇哇哇⊙ω⊙期待(๑˙ー˙๑)
    2019-10-24 07:40:52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12#
    第五章  新生活

    #侵犯#  #耽美#

    不知过了多久,沈翼才被缓缓松开,他的唇瓣像樱桃般红肿着,喉间起伏喘息恍如溺水之人。

    “现在你明白,需要做什么了吧?”

    叶庭看着他踉跄靠在门角,脸上红晕如霞,神情却紧张无措,像只受惊的兔子,黑瞳闪动随时想要逃走。

    但这样是不行的。

    “别忘了你的合约……就算离开这里,也有方法让你回来。”此时叶庭的提醒宛若魔鬼,居高临下的望着少年,声音轻柔温暖,言语却字字诛心。

    “所以我没有其他选择了,是么?”沈翼脸色逐渐发白,苦笑道。他预想过各种各样未来的可能性,却唯独没料到这种情形。

    这种全然陌生,又令人难堪的情形。

    “当然。”

    一声否定砸碎他最后的希冀。

    “不过,倘若你能适应的话,这份工作也有不少其他优待。”大手抚上乱蓬蓬的卷发,像摸小狗似的来回揉弄几下,叶庭再次捧起他苍白的小脸,“比如,墨家的庇护,你可知你父亲欠了不少债务?”

    沈翼挪动小脸在叶庭手掌之间点点头。

    “不止是墨家,在其他几大家赌场中,断断续续已欠下数千万……呵,就算把他拆骨卖了 ,也难以还上。”闻言沈翼面色更白。

    “所以就有了父债子偿这回事,虽然不人道,但也是无奈之举,他在墨家签下合同后,但凡墨家能触及到的赌博场所,都不会再让他进入。

    叶庭松开手,继续讲道:“只要你身在墨家一天,就一天不会被他的债务波及,如此这般,不好么?”

    由家世底蕴深厚的墨家照拂,在如今环境下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沈翼深切体会到“人如浮萍”这句话的含义,身不由己,无根漂泊。

    他还想再问些什么,但嘴唇抖动几下,却只汇成一句呢喃:“好 。”

    “乖孩子……”叶庭满意地又摸了摸他的头顶,这才转身扭开门锁,“从八点开始,茉莉会来教你。”随着锁齿缓缓闭合,最后的叮咛飘入门缝,“认真学。”

    直到脚步声在走廊中逐渐远去,沈翼才脱力般跌坐在床侧,地面铺着厚厚的毛毯,不会多疼,他的心里却感到针扎似的疼痛,他不知道该埋怨赌鬼父亲,还是该痛恨自己无能,为什么要遭遇这些,如果母亲还活着的话,她一定不会让自己……

    瘦弱的肩脊微微弓起,沈翼双臂环膝坐在地毯上,将头埋在膝间一动不动。

    恍惚之中,门扉传来的敲打声把他从思绪里拉回现实,敲门声两长一短很有规律,像交响乐的鼓点,清脆利落。

    打开门来不及细看,悦耳甜美的声音便已响起,“你好,我是今后负责指导工作的茉莉。”一位身着制服的女仆俏生生地站在门口,顺滑长发在脑后绑成马尾,装饰着蕾丝蝴蝶结,黑亮蓬松的裙摆在阳光下映射出柔亮光泽。

    “你好。”沈翼抬起手想打个招呼,谁知这个只比他稍矮些的小女仆没有客套寒暄就哧溜钻进屋里。

    “啊呀呀~这可真是个猪窝一样的房间呢!”茉莉进来后上下左右里里外外检查个遍,摇着头啧啧叹气:“怪不得叶管家要指派最能干的我来教你,原来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新人。”

    说着贴近沈翼面前,拉住他臂弯,俏脸凑过来神秘问道:“从来没见叶管家对谁这么优待过,其实你是他的亲戚,对吧?”

    “不,不是,我……”没等他想好怎么回答,茉莉又直起身板,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我懂我懂~这层关系要保密住不能宣扬~”

    沈翼想一头撞死在壁橱上。

    不过被这样误会也好,那层难以启齿的真实原因就不会被别人注意,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中,他只是个普通男仆,仅此而已。

    单人房间里,茉莉不厌其烦地教着他打理房间,物品的摆放规律,衣物类整理的小窍门,以及如何保养各类家具,用餐时间领着他去餐厅与其他同事们打招呼,到傍晚时分,几乎整个墨府的仆人都多少知道今天来了新人,是个瘦弱白净的男孩子。

    黑夜将至,与热情的茉莉在花园道别,沈翼神情疲惫地往回走,大脑因为强行记住一堆完全不了解的知识而感到阵阵眩晕,他尽力打起精神,与路过的同事们微笑问好,茉莉说过,这是身为墨府仆人的基本礼仪。

    叶庭的房间就在隔壁,沈翼偷瞄几眼紧闭的门缝,没有透出丝毫灯光,大约是还没结束工作吧,他心想。

    一阵头痛冷不丁袭来,像被鼓槌一下下砸着,他不禁将额头用力顶在门上,双眼紧闭,以缓解疼痛。

    “忘带钥匙了吗?”

    突然,叶庭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2019-10-25 07:56:51 回复
    好看看,加油更新
    2019-10-25 23:18:12 回复
    我蹲!太太加油!
    2019-10-26 04:19:35 回复
    清软 Lv3 楼主 15#
    第六章 适应

    沈翼急忙站直,手伸进口袋掏了掏,竟真的没带……他手足无措的囧样惹得叶庭眉眼含笑,“我这里有备用的,过来取吧。”说着打开自己房门,示意对方进去。

    原以为,打扮刻板整洁的人,房间应当也是端端正正老气横秋,映入沈翼眼帘的摆设,却是时尚大方与简约优雅的混合,整体以暖色调为主,沙发座椅外层由厚实的水纺布艺包裹,单单看上去,就觉得手感一定不错。

    在左边不起眼的角度,还有扇纯白色房门,沈翼猜测是叶庭的卧室。屋里飘散着若有似无地熏香气味,清香淡爽并不刺鼻,令人闻着心情愈发平静。

    “请坐。”等回过神来,沈翼已经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中,靠背略高,向后倚靠时会有种整个人都陷进去的感觉。

    面前茶几摆着一杯泡好的咖啡,白烟徐徐萦绕,对面是叶庭的背影,他已换了身衣服,正在橱柜中翻找着什么。

    房间里静谧无声,沈翼倍感紧张,他踌躇了一会儿,不禁开口:“我出去找找,可能掉在路上了。”

    叶庭停下翻找动作,微笑道:“不必。”从某个抽屉里取出一把银色小钥匙,走到沈翼身旁将钥匙交给他。

    此时沈翼才看清叶庭的穿着,米黄色的长款居家服,一根带子松松垮垮系在腰间,衣襟也随意地敞开着,露出结实紧绷的胸口,黑色长发有些凌乱地披在肩侧,与白天所见的严谨形象截然不同。

    他张了张口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木讷地低头道谢。

    “喜欢喝咖啡么?”叶庭坐到他身旁,饶有兴趣问道。

    “……不太经常喝。”没有说喜欢还是不喜欢,既然能用咖啡待客想必是喜爱的吧,沈翼选择避重就轻,隐瞒自己其实并不喜欢。

    叶庭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如此拙劣的文字游戏自然瞒不过他。

    留在墨府需要做的事情,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少年小小的喜好已经不重要了。

    不如就从,接受喝咖啡开始吧。

    叶庭端起温热的咖啡,浅尝一口,转过身逼近沈翼的脸庞,没等他反应过来,大手一伸捏住他的下颚,将热唇紧紧覆上去,苦涩的液体顺着双唇相接处流入沈翼的口腔,他眉头紧皱想推开罪魁祸首,双腕却被对方提前握住,只得被迫咽下这口咖啡。

    看到他眉头都拧在一起了,叶庭松手倍感好笑,“你要学会适应咖啡,懂吗?”

    沈翼被苦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眼里写着大大的不满。

    “不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但有些东西,即使不喜欢,也要去适应。”话里似乎暗藏玄机,叶庭说着又含了一口咖啡,捏住他的嘴角渡过去,这次沈翼没有再挣扎,尽管有几滴从嘴角漏出来,他还是尽力吞咽下喉中苦涩的液体。

    叶庭很满意他乖巧的举动,倘若能一直如此,也可安身立命。

    明亮的灯光下,少年小脸涨红,紧紧咬着嘴唇,几道咖啡顺着下巴尖儿流进衣领,晕染成浅褐色。叶庭心里一软,再次靠近他面前,“今天你做的很好,很努力,所以要有奖励。”说着用舌尖轻轻舔舐掉他唇角的咖啡,却没有接吻。

    舔一舔的奖励吗?沈翼胡乱猜着,竟然有丝期待落空的感觉,他顿时紧绷起来,暗暗告诫自己不能再乱想了。

    咖啡的痕迹不止唇角,叶庭渐渐向下,沿着痕迹舔上白净的脖颈,两人温热的脸颊来回厮磨,柔软,又欲罢不能,染脏的衣领不知何时被悄悄解开,火热唇舌在锁骨之间慢慢吸啃,留下点点痕迹。

    安静的房间中,逐渐响起起伏不均的喘息声,沈翼紧紧咬着下唇,这种从未体验的过的感觉,他想拒绝,却忍不住想继续。

    叶庭抬起头看到他纠结的神情不禁呵笑,“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低沉悦耳的嗓音染上几分沙哑,像有魔力般蛊惑人心。

    “嗯……”应和声混合着喘息,更加勾人,叶庭含住他自虐的唇,顺手解开他胸前遮挡的衣物,探入其中,少年紧致的皮肤细腻而滑润,粗糙手指抚过之处,会有微微刺痒的感觉,从锁骨到肩头,没动几下,沈翼的上衣便被顺势褪下,他有些心慌,但来不及多想,口中小舌就被对方缠住吸吮,双方的津液在唇舌交缠中无法自控地从嘴角流出。

    两颗殷红小巧的泛糖尖暴露在空气中,叶庭用指腹轻轻揉捏,身下的少年就嘤咛一声弓起身子,他松开几乎窒息的唇瓣,转而舔上那两颗敏感的殷红,每下用力的舔弄,都引得瘦弱身躯微微颤抖。

    沈翼紧闭双眼不敢直视,胸前湿滑的触感像一道道电流,汇聚而下,他伸手抱住叶庭的头,身体颤抖间却向前挺腰,似乎想要更多,叶庭会意,双手发力,不顾惊呼声将他抱起来跨坐到自己身上。

    现在两人紧密无间地相贴在一起,沈翼的后臀正被某个硬物紧紧顶着,他试图半路离开,磕磕绊绊打岔道:“不,不早了…你是不是该休,休息了……”叶庭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眼中倒映出一只煮熟的虾子,连肩头都在泛红。

    “吻我。”慵懒的管家命令道。

    沈翼犹豫了几秒,才慢吞吞低下头,像蜻蜓点水似的沾了一下。

    这么敷衍了事当然无法糊弄,既然不想接吻,那还有其他的乐趣。叶庭环住他纤细的腰部,伸出长舌顺着小腹向上轻舔,吸吮起已经红肿发硬的双泛糖,一只手沿着腰线滑入下裤之内,用力揉捏那对弹性十足的臀瓣,怀里的少年果不其然软软靠过来。

    紧绷,电流,快感,沈翼此时脑子已经有点混沌了,点燃浴火的爱抚令他无意识地贴近对方,热流不断向小腹汇聚,随时会燃烧殆尽,叶庭欣赏着他布满情欲的小脸,温柔地握住他下身小巧的挺立,抚摸揉捏,变得更为坚硬,待继续向下抚摸时,竟没有本该饱满柔软之物,而是一处泥泞湿滑的花穴。

    “原来你……”叶庭顿时心惊,动作停了下来,沈翼这时也猛然回神,糟了!

    “抱,抱歉!”慌乱之中,沈翼抓起一旁的衣物头也不回地跑回房间。
    2019-10-26 09:04:05 回复
    2019-10-27 02:24:49 回复
    更文不易,楼主加油
    2019-10-27 09:38:03 回复
    太好看了啊,楼楼加油呀!
    2019-10-27 10:14:27 回复
    求更啊啊啊啊啊 大大 ,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
    2019-10-27 20:59:15 回复
    2019-10-28 00:28:16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清软

    清软 Lv 3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