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小说 >Ao AO3某不知名太太的同人文(侵删)
    [同人] Ao AO3某不知名太太的同人文(侵删) 回复
    来自版区: 小说 只看楼主
    明唐 Lv2 楼主 2020-4-5 16:53:45
                  试驾歼31



         江停觉得严峫今天有些反常,他们今天难得回家早并且没有什么事要做,但严峫一路安分,吃完饭消化一会儿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也没有拉着江停乱顶。
    狐疑地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严峫,江停拿着睡衣在浴室门口犹豫了片刻,决定什么也不问,经验告诉他,严峫这是要作妖了。

         果然,他擦着头发推开门,躺在床上的,是浑身赤裸大岔开腿,挺着性器对着他的严峫。江停一时难以接受这么富有冲击性的画面,耳根微红,他清了清嗓子假装擦头发把自己的脸用毛巾胡乱遮住。
         “严峫你是不是有毛病?暴露狂吗你是!”如果可以他想夺门而出,去客房安全度过今晚,但用脚趾想也知道逃不过。
         必须要爬上那张床,江停受不了了,一把将毛巾扔过去,精准地盖上了雄赳赳气昂昂的严小兄弟,搭了个帐篷在严峫腿间。江停嘴角微抽,心想切了吧,冒着生命危险,切得一干二净。
    严峫对着江停吹了声口哨,“哟,江队,歼31已经蓄势待发,就等着你试驾了。”说完又掀开了毛巾,翘着嘴角看江停。
         江停瞬间脸热,想起自己那天说的“回去再试你的歼31”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
    和严峫做爱并不是一件他会排斥的事,但,不会有人对明明知道会被折腾得要死要活的事情还抱有向往。
         好吧,没有向往,但和严峫做爱这件事本身江停没办法抗拒。
         他慢吞吞挪动腿,到床尾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他也上床去躺着?和严峫肩并肩?再手拉手?太傻了吧。
         正当他犹豫的时间,严峫已经看出江停的松动,他往自己大腿上拍了拍,示意江停坐上来,本来以为江停还要挣扎一下,毕竟警花脸皮薄。没想到江停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跪上了床岔开腿坐在他腿上往上挪动。
         严峫对着江停基本上没有什么自制力,江停就算穿着长袖长裤的灰色家居服在厨房做个饭他也能硬,于是本来半硬的东西这会儿彻底站了起来,帐篷顶地高高的。
         “这么听话的警花可不多见,来,屁股往上点让老公先顶顶!”他有些兴奋,微微曲起腿催促江停的动作。
         他们俩现在的姿势已经让江停脸热得要爆炸了,他半硬的性器跟严峫硬地烫人的玩意儿就隔了一层毛巾,挨得很近,这要是再往上一点...
    他得用屁股把严峫的性器夹在...
         江停猛地低下头用手捂着脸,太羞耻了,他觉得这一点点往上的距离是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完成的。他就这么坐着,双手捂脸的动作让他两肩微缩,整个人显得有些孩子气。严峫笑了笑,伸手握着江停的腰往上提了提,又把腿曲高了一点,然后往下一放...
         江停捂脸的手更紧了,但他也没出声也没挣扎,乖顺得严峫有些荡漾。
         不过分就不是严峫,两手抓着手感极佳的臀肉往两边分了分,同时往上一顶腰,湿润的顶端擦过同样湿润的穴口。
         江停没有忍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又轻又腻人。他终于放下了手,狠狠地瞪了严峫一眼,带水的眸子能有什么威慑效果,只有把严峫瞪得更硬的效果。
         “你要做就好好做,不然让我睡觉!”江停别过脸说道,他是想凶狠些的,奈何腰臀连接的地方被严峫摸得发痒。
         严峫闻言倒是停下了动作,双手收回交叉枕在脑后,“我不。”
         “你!”江停气急败坏地就要翻身下去,“随便你,我要睡了。”
         他刚要抬腿就被严峫往上挺腰一顶,身后敏感的地方又被狠狠一戳,顿时软了下来,江停咬着牙锤了严峫大腿一下,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江队,你自己说的要试驾,我等着你自己来呢!”严峫还是一副悠哉的样子,毛巾下面的性器都硬地发疼也阻止不了他调戏江停。
         这会儿江停也算是明白了他想干嘛了,“我不会。”江停这个人,很少有直接说自己不会的时候,很明显就是他不想。
         “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就不会,我都做过多少次了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严峫你在放什么屁呢!”江停被气到发笑,这到底是在骂他还是骂自己?
         “媳妇儿,你快点,你老公这会儿憋得都快要爆了!”抖了抖腰把盖着的毛巾给弄掉,胀地通红的性器笔挺地竖着,江停也是男人他知道这是憋厉害了。
         接过严峫递过来的润滑剂,江停面色微赧,“你怎么不直接爆掉得了!”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江停拧开瓶子倒了满手。
         他确实没做过这种事,每次严峫都没有给他动手的机会。这会儿他看着满手黏腻的润滑液有些发愣,江停抬头看了看严峫,好像很淡定的样子,额角的头发都已经湿了,江停忽然就觉得有些想笑。
         憋着笑但嘴角还是控制不住的上扬,江停抿着嘴,十分羞耻地把手往后伸。他的姿势摸不到后面,于是一手撑着严峫的腹部,感受到掌心的肌肉突然变硬,腹肌的形状清晰可见,好不容易忍住的江停又想笑了,“严峫,不就几块腹肌吗,有必要随时秀?”
         江停一边说着话,一边微微撅起臀,颀长的手指摸索着,触到穴口的时候整个人一颤,穴口顿时一缩,指尖被吮吸的感觉让江停头皮发麻。他停住不敢动了,小口又急促得呼吸着,他不想太狼狈,又看了一眼严峫,心想刚刚调笑他都没有还嘴怕是真的憋大发了。
         这么一直拖着两个人都难受,江停一狠心送了一根手指进去,他体温偏低,手指更是凉,一进去被湿热的肠肉包裹着,奇异的感觉令江停没忍住嘴里飘出一声呻吟,然后他立马咬着嘴唇不愿再发出声音。甚至有些懊恼,自己的手指把自己插得叫了出来这种事,江停有些难以接受。
         “你看看你的手指,再看看你老公这儿,媳妇儿,你这速度得到天亮,那我可真的要爆了。”严峫好半天没说话,盯着江停的动作,他本来想让江停转过去,好看看是怎么自己扩张的,但想来江停也不会愿意,他媳妇儿太容易害羞了,得慢慢来。
         江停听他这么说有些烦,抬手往那竖的笔直的地方拍了一下,严峫立刻“嘶”地叫了一声,“江队,警花,媳妇儿,性生活是夫妻关系和睦的重要因素,你下手前考虑考虑。”江停的手不光打得严峫棒疼,偏偏还被擦过了顶端小孔,又给爽了一波,严峫恨不得锤床。
         “我不试了。”江停深吸一口气抽出自己的手指,面无表情地说着,但他依然坐在严峫身上没有动。
         严峫见好就收,老婆脸皮薄,要慢慢来,这次已 经是很大的进展了。
         “行行行,你不试机机来试你,”一骨碌坐起来把江停一搂,万恶之手径直伸向他觊觎已久的绵软之地,“老公今晚就让歼31带你直上云霄!”

         他们做了很多次,早就熟悉到骨子里,江停攀着严峫的肩膀松了口气,配合地放松身体让严峫弄,后面很快软了,他知道严峫就是故意的,严峫今晚有毛病!
         “严、峫,你的歼31再这么烧下去不会废了吗!”江停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开口,反手向后,把严峫还在自己身体里作乱的手拿出来,眼角通红地瞪人。
         严峫霎时一愣,粗糙直白地描述就是被江停给蛊了。
         好男人就是要疼媳妇儿!
         “啊——”毫无预警地,严峫握着他的腰狠狠顶入,江停把脸埋进严峫颈窝,嘴里含糊不清地在骂人。
         狂风暴雨的抽插,江停的腰被捏得疼极了,他稳了稳自己,腾出一只手去拉严峫,试图解放自己的腰。
         他成功了,然后他后悔了。
         一只手也可以牢牢抓着江停细的可怜的腰,被拉开的另一只手摸到江停胸口,重重地拧着小小的突起,另一边也含进嘴里大力舔吮着,江停惊喘,全身上下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他有些慌乱,睁了睁满是水雾的眼睛,微微侧过脸张口把严峫的耳垂含进嘴里,他下意识地不敢用力,牙齿轻轻地咬着,想堵住自己控制不住的呻吟。
          严峫闷哼,心想江停进步不少都会调情了,顿时胯下二度膨胀,胀地江停难受,里面的软肉推挤着排斥着,这一顿乱夹爽得严峫缺氧,瞬间方寸大乱,翻身按着江停又猛又深地做着活塞运动。江停堵在喉咙的声音没了阻挡,但他依然本能地在压抑。严峫迷恋地看身下的人,瓷白的脸染上了水色,红润的双唇张开一点缝隙,低哑的呻吟从里面发出。
         邪门了,严峫心想,这么久了江停怎么还能有新的招数把自己给蛊到。
         严峫心跳如擂鼓,失控地顺着江停的嘴唇一路咬到胸口,所到之处留下深深浅浅一连串红印,还嫌不过瘾似的,直起身体跪在江停腿间,一刻不停地冲撞,抬起江停的腿往嘴里放,东一口西一口,膝盖上都有印子了才放下,又如法炮制地抬起另一只腿。
         江停眯着眼睛不甚清晰地看着严峫动作,应付身下丝毫不收敛力气的抽插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他这会儿很想一脚踹到严峫脸上,但真的能做出来的动作,甚至不能把脚从严峫手里拿出来,太可怜了。
         “严峫...你他妈...”忍不住骂了脏话,江停闭上眼睛决定不做无用功。
         然后他被翻了个身,严峫压了上来,严严实实把他罩住,身后使用过度的地方只空虚了大概两秒钟,或许不到,重新被填满的时候江停叫了一声。穴口被摩擦的有些肿了,严峫插得又急又狠,他疼得眼角渗泪,五指紧紧抓着枕头。
         后入的姿势进得实在深,江停被捞起来的腰酸软发颤,被迫跪立着的两条腿不停往下滑,一点点地就要完全趴在床上了。严峫施力扣着他腰往前顶弄,一直把人顶到了床头,然后江停被抱起来上半身靠着床头,双腿被往两边分得更开的时候,他突然挣扎起来,无法借力的姿势让他没有安全感,扭头叫着严峫的名字,他像一条离岸的鱼,弱小可怜又无助。
         但严峫今晚下定决心不做人了,他咬着江停的肩膀一寸一寸地把自己送进被操地湿滑的地方,嘴里前言不搭后语地胡乱哄人,江停还在急促得喘着,身体内部深到可怕的地方被强行破开,他觉得严峫的东西前所未有的长,堵得他呼吸都困难。
         “严...严峫...换个姿势好不好?”江停哆哆嗦嗦地侧过头亲着严峫的额角,试图求饶,显然他不会成功。
         蛰伏在体内可以称得上庞然大物的东西被江停带着一点鼻音的声音刺激,被掐着腰的瞬间可怕的操弄开始了,他瞬间仰着头,嘴巴张开,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津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江停哭了,泰国强烈的快感,可怕的深度,比以往更甚的痛苦,全部揉进江停的身体,他厌恶自己这样失态,但眼泪一旦流了出来,就没了闸门,他只好抖着手去捂脸。严峫的动作太大,他又没有可以挣扎的空间,酸麻的感觉顺着尾椎传至全身,江停什么都做不了。
         除了被严峫狠狠地操。

         被射进去的时候江停发出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哼叫,严峫把自己拔出来,没了身后的支撑江停一秒也没顿地瘫倒在床上,他浑身都在轻颤,身体前后上下都被咬地不能看,严峫终于心疼了。
    “我抱你去洗澡。”没有得到回应,不过他抱人的时候也没有被拒绝。严峫知道江停在跟自己生气。
         一切收拾完毕抱着人躺进被窝的时候,严峫终于意识到江停这是气大发了。
    “不是,江队,做人要讲信用,你自己说了要试驾的,可不能赖我。”他把睡得离他远远的江停一把薅进怀里,严严实实地用被子裹住不让动,“都坐上驾驶座了你跟我说不试了,那我不得主动载着你起飞啊!”
         说完扯着人黏黏糊糊地亲了一会儿,把江停嘴唇咬地红红的,严峫爱极了他这副样子,忍不住又想亲,江停却别过脸不让了,“我听你胡说八道!”他虽然不怎么叫,但嗓子一直压着声音还哭了一通,这会儿也哑得厉害,听在严峫耳朵里立马就开始心猿意马,手也不老实开始顺着腰往下滑。
         刚滑到那饱满可口的翘臀上,就被江停两根手指掐住皮肉,疼得他龇牙咧嘴,“严峫,家里房间多,你没必要跟我挤一间睡。”
         “怎么说话呢江队,我抱着我媳妇儿睡觉天经地义,谁也别想拦着!”说完把江停脑袋往自己胸口上一压,抬手啪的一声就关了灯。
         江停也是真的累了,撑不住再跟严峫逼逼些有的没的,什么事都等睡醒了再说。





    严峫果然说到做到
    2020-8-28 01:43:06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明唐

    明唐 Lv 2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