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分区BBS
  • 热门
  • 大佬榜
  • 客户端
  • 首页 >信白 >信白 桃之夭夭 九月初九
    [搬运] 信白 桃之夭夭 九月初九 回复
    来自版区: 信白 只看楼主
    匹克陶 Lv3 楼主 2020-6-22 19:06:46
    源于LOFTER  作者:九月初九
    桃之夭夭(1)

         天界有一圣地,名为武陵,种满桃花树,方十里,也被人间成为十里桃林,在桃林最深处链接着凡间,由一棵桃树为界,这棵桃树与天地同寿,吸收天地灵气,化型成人,君帝赐名桃夭,封为武陵仙君,镇守武陵岛。 ——————————————一千年后
       “桃夭!你这里还有没有桃花酿”
      “白白,我这真没了,你让白龙给你酿不行吗?”
    桃夭从树上跳下来,揉揉眼睛,从树上取下自己的法器,坐在紫衣男生面前。
      “桃花茶还有,你喝吗?”桃夭扇着扇子问道,紫衣男生拿起酒葫芦灌了一口,回答道“谁像你,天天就是喝茶,适当喝点酒不好吗?”“人家都是借酒消愁,我又没有愁,喝什么?”桃夭拿扇子掩面笑起来,桃粉色的眼睛眯起来,往像桃花林深处。
    “怎么了?”
    “有人类进来了,还伴随很浓的血腥味。”
    “这是天界,人类怎么可能进来?”李白有点紧张,他去过凡间,那里是很可怕的地方,一群人追着他,想要他的皮毛。
    “你那是意外,谁让你化成狐狸去凡间的!”桃夭白了一眼李白,“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说完就飞去桃林深处。
    当飞到桃林边界时,血腥气越来越浓,桃夭撇撇嘴,因为自己本体下面躺着一个人,一个长得还蛮好看的男人,估摸着也才二十来岁。
    “诶,醒醒,死了吗?”桃夭蹲下身,探了下鼻息,还活着。“哎,烦死了,可别死在这儿,不过长得还蛮好看的嘛。” 桃夭扶起男人,先送回自己的小木屋,在转去青丘找李白。
    “白白,你帮我找白龙借一下蛟龙珠好不好。”
    “要那个做什么?你想变成龙吗?”李白好奇的问道,顺便揉揉桃夭的脑袋。
    “救人啦,你就帮我借一次好不好嘛。”桃夭趴在桌子上,嘟着嘴。“行行行,帮你借,别撒娇没人受得了。”要不是桃夭即使闪开,李白的爪子肯定已经在桃夭脸上捏两把了。
    “白龙!”李白朝狐狸洞里喊了一嗓子。
    “干嘛?狐狸是不是想我了?”韩信一把将李白抱到腿上,撸着毛茸茸的尾巴,李白一把拍掉韩信那万恶的爪子,顺便往他脸上呼了一爪。
    “狐狸,这是求人的态度吗?”韩信委屈道。
    “蛟龙珠,你给不给?”李白冷脸问道
    “亲一下就给你。”
    “那你还是滚吧!”说完,起身就要走,韩信赶紧拉住他。“给你行了吧。”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一口橙黄色的珠子,递给李白。
    “这还差不多,桃夭,拿着。”从韩信手里接过珠子,转手就扔给桃夭。
    “狐狸!别扔!轻拿轻放行不行!”韩信真的快哭了,本以为狐狸是想自己才来的,结果是为了小花妖救人才喊自己来,还被榨了颗蛟龙珠,这可是蛟龙一族的宝贝,就被狐狸这么扔来扔去,要是让族里的长老看见了,指不定怎么训人呢。


    匹克陶 Lv3 楼主 沙发
    桃之夭夭(2)

        当桃夭拿着蛟龙珠回到自己的小木屋里,迎面而来的是一杆银枪,直接抵在脖子上。
        “你是谁?这儿是哪?”一个男声问道。
    “伤还没好,就下来,别白费我的灵力救你。”桃夭推开颈上的银枪,转过身,看着持枪的男人。
    “为什么救我?”男人问。
    “看你长得好看。”桃夭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男人,的确长得蛮帅。桃夭唤出扇子,挑起男人下巴,仔细观察这人的脸。
    “离我远点。”男人一把推开桃夭。
    “长得这么帅,脾气是真的差。”桃夭白了一眼,从袖子里掏出几瓶药,放在桌子上。
    “记得换药,还有这个给你,放在床边有助于伤口愈合。这个房间就给你住了,在武陵岛没事别瞎走,要去哪跟我说。”桃夭整理整理衣服,准备离开。男人拉住他问道:
    “请问姑娘芳名。”
    “姑娘?你瞎吗?我堂堂武陵仙君,居然被当成姑娘!你要是瞎也不至于聋吧!”桃夭在内心不停的告诫自己:这人带伤,不能伤人,不能杀人。
    “呃……抱歉,您叫什么?”男人小心翼翼的问。
        “武陵仙君桃夭,你呢?”
    “赵云,字子龙。”
    “我以后叫你子龙,行吗?”桃夭问道
    “可以,刚才是我无理,冒犯了。”赵云接着问道“桃夭,你今年十几岁?”
    “十几岁?你认为我是人还是妖?”桃夭笑着问道
    “说你是人吧,人类哪里有长真没好看的,说你是妖吧,哪有你这么善良的妖?”赵云挠挠头。
    “我是妖噢。”桃夭笑着座在床榻上,摆弄着蛟龙珠,看着赵云,想看看他的反应。
    “你……你是妖?”赵云惊讶的问道。
    “对呀,不过别担心,我是花妖。”桃夭起身离开,走前还叮嘱道“别忘了换药,不然又是一堆麻烦事喔!”
    等桃夭走后,赵云坐下来,看着桌子上的药,在看看桃夭消失的地方,会想起他粉红色的桃花眼,总是感觉很熟悉,在往颈上一抹,原本挂在脖子上的坠子不见了,赵云猛的站起,寻遍房间也没有找到,披上外衣,整理一下外袍,拿上银枪,离开了木屋。
    ———————————————青丘
    “白白,给,最后一瓶桃花酿了。”桃夭满不情愿的把酒递给李白。
    “别不情愿啦,我都帮你借蛟龙珠了。”李白一把抢过酒,拔开塞子,一股浓郁的酒香从瓶子里飘出来。李白闻了闻,喝了一口,感叹道:
    “好酒!不愧是你桃夭酿的酒,好喝!”
    “哎,我去喊韩信。”
    李白半壶酒下肚,脸慢慢的红起来,问刚来的韩信。
    “白……白龙,你……你喜不喜欢我。”
    “桃夭,你这酒怎么越酿酒劲越大?”韩信有些不满桃夭的做法,他是蛮讨厌这只小花妖,长得好看,又不经逗,逗两句就急,急了就打人,可是自己还打不过,没事还把自己媳妇弄出去喝酒,每次都喝的找不着北。

    2020-6-22 19:07:17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板凳
    桃之夭夭(3)

    “坠子,坠子,坠子去那儿了。”
    “你在找什么?”桃夭好奇的问道,他看赵云已经在那里找了半天了。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你救我回来时有没有看见我脖子上的坠子。”赵云抬起头,看着桃夭。
    “那条坠子,在你枕头下面,你那个坠子从哪来的?我蛮好奇的。”桃夭飞到树上,坐下,从桃花树顶拎下两壶酒,把其中一壶递给赵云。把拔开塞子,猛灌一口,被呛的咳嗽起来。
    “李白那家伙,又把酒给我换了,我都藏在这儿了还能找到。咳咳咳……”见桃夭咳的厉害,赵云只好费劲的爬上树,帮桃夭顺气,帮桃夭把眼角的泪水擦掉,顺便捏捏他的脸。
    “你干嘛!疼!咳咳……”好不容易才止咳,又因为赵云,喊了一句,又开始咳了。
    “你这咳嗽怎么止不住?”赵云帮桃夭顺着气,一边问道。“老毛病了,咳咳,一会就好了。”桃夭拍开赵云附在自己后背上的爪子,问道
    “你想不想回凡间?”
    “想回去。”
    “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送你回去。”桃夭低着头,晃晃壶里的酒,一口灌下去,“你的坠子是谁给你的?”对上那双粉红色桃花眼,赵云的心跳仿佛停了半秒,
    “听见我说的是什么了吗?”桃夭有点不高兴,对于不尊重人的神仙,桃夭从来都是一朵桃花,直接贬下天界,也不用跟君帝说,不过桃夭一般不乱用灵力,除非气急了。
    “别生气,这条坠子是我小时的一个朋友送的,他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了,可是……”赵云没有再说下去,鼻尖有点泛红。
    “怎么了?”桃夭看他有点不对劲,开口问道。
    “他不告而别了,只给我留下这个。”赵云看着那条坠子,反问桃夭:“你问这个干嘛?”
    “你知道你为什么能来武陵岛吗?”
    “为什么?”
    “你这条坠子上有我的桃花印,但我没见过你,所以我很好奇你这条坠子是从哪来的。”桃夭从赵云脖子上挑起坠子,仔细观察着。赵云从来没有离过桃夭这么近,感觉脸很热。
    “你和他长得还蛮像的,头发的颜色都是银白,眼睛也都是桃花眼,不过,他的眼睛是黑色的。”赵云揉揉自己的脸,想让自己赶紧降降温。
    “发烧了吗?脸这么红,我摸摸。”桃夭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赵云的大腿上,可赵云还在走神,突如其来的重量使赵云向后倒。
    “啊!”
    两个人直接从几米高的树上掉下来,赵云想都没想直接把桃夭往怀里一带,自己重重的摔在地上,桃夭一打滚赶紧从赵云身上起来,红着脸小声的问:“你……你没事吧。”
    连脸红的样子都很像,赵云想着。“诶!没摔傻吧?”说完还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事,你没摔着就好。”赵云笑起来,揉揉桃夭的脑袋,桃夭从地上拉起来。
    “你没事就好。”

    2020-6-22 19:08:03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地板
    桃之夭夭(4)

    “你真的就让他走了?”李白转着茶杯,看向树上的桃夭。“别问了行不行,我有点头疼。”桃夭闭着眼睛,躺在树上,操控着桃花瓣,为自己又续了一杯茶水。“哎,你说哪个妖仙像你一样,身子这么差,不是头疼就是胃疼。”李白飞身跃到树上,盘腿坐下,把桃夭拉起来,掐下一朵桃花,注入一点灵力,融入桃夭的身体。“好点没?”李白问道。
    “谢了,最近老是头疼,也不知怎么回事。”桃夭揉着眉心回答,接着问:“赵云是从哪走的?”
    “我之前探查的是从桃花林走的,不过他好像又变方向了。”
    “去哪了?”
    “好像是去青丘了。”李白摆弄着茶杯,问道:“你怎么这么关心他?”
    “感觉蛮熟悉了,好像在哪见过。算了,我去看看,最近边境有点乱,正好去管管。”桃夭跳下树,飞往桃花林的尽头。
    ——————————————桃花林边境
    “呼呼……这是什么东西。”赵云喘着粗气,半跪在地上,用手抹掉嘴角的血,握紧手中银枪,看着面前的水妖。水妖看着赵云嘲讽到:“人类就是弱,不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类还是少见,桃夭不在,正好拿来开荤,爷我已经三百多年没开荤了。”赵云撑着站起来,刚好没多久的伤又裂开了,血腥气刺激着水妖,使他更加兴奋,更想杀了赵云,然后吃掉。
    忽然传来的桃花香,使赵云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眼前一黑,向后倒去,但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被桃夭接住,轻轻扶到桃树下。安顿好赵云后,等桃夭在去寻水妖中时候,水妖已经不知去向了。桃夭眯着他那双桃花眼,用桃花扇掩着面说道:
    “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本仙君找你出来。”等了几分钟,见没人回答,桃夭轻笑,瞬间狂风大作,“再问一次,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本仙君找你出来。”桃夭睁开一直半闭的眼睛,走到赵云旁边施法作出一个结界,确保不会伤到他才起身,伸手将灵力凝成一个桃粉色的球体,甩向身后的池塘里,可是只炸出一片水花。“呵,还躲。”瞬间又凝出数十个球体,炸向四面八方。“嗷嗷嗷!”几声惨叫过后,桃夭笑着问道:“长记性没?”桃夭侧身一躲,一把冰剑擦着肩膀过去,划烂了袖子,但没伤着人。“哎呀,还是不长记性呀,我不就一百来年没管你,怎么,弑主啊?”桃夭翻身跳到树上,扯下两朵桃花,拆散成桃花瓣,注入灵力,直接拦下冰剑的攻击,将水妖钉在树上。
    “不就一百年而已,以为自己能耐了?居然敢动我的人,我这桃花瓣可是能腐蚀灵魂的,等死吧,这就算给你的一个‘奖励’吧。”桃夭把赵云架起来送回自己的木屋,转身出门的时候又开始剧烈咳嗽,硬生生咳出一口血,桃夭摸了把嘴,去了青丘。

    2020-6-22 19:08:51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5#
    桃之夭夭(5)

       “ 桃夭你这又开始咳嗽了,怎么回事。”李白从青丘带着药,直接狂奔过来,拽住桃夭想问个明白。
    “药给我,你先回青丘,我过两天去找你。”桃夭好不容易止住咳,拿过李白背过来的药,将人推出桃花林,然后封起结界,谁也进不来也出不去。做完这一切,桃夭回到木屋里,为赵云疗伤,把赵云的伤情稳定下来后,桃夭就直接坐在地上,脸色苍白,本身为救赵云已经费了不少灵力,现在还要为他治伤,灵力可以算得上是完全枯竭了,还要撑着武陵岛的结界,确保不会有厉害的妖闻到人类的气息,但看着在床榻上昏睡的赵云,自己有能力将他变成妖,永远呆在桃花林,但人类是不可能跟妖在一起的,桃夭费力的撑着床沿站起来,去了神君殿。
    ——————————————神君殿
    “桃夭?你怎么来了。”坐在主殿上的君帝差异,桃夭虽位列仙班,有封号,单从不理政,天天在武陵岛逍遥快活,一千年能来一回,那都是稀奇事。
    “有点事有求于君帝。”
    “为了那个人类?”
    “是的,求君帝赐颗还魂丹。”桃夭跪在大殿上,低着头,不敢看君帝。
    “胡闹!桃夭我是太惯着你还是怎么!还魂丹可以把人类变成妖,你想过会怎么样吗?”君帝吼道。“桃夭知道,我喜欢他,所有我想救他。”桃夭一字一顿的回答。“你确定?”“确定,我喜欢他。桃夭自愿从仙班除名。”“呵,那你就跪着吧,等我什么时候气消了,什么时候再说这件事。”,说完君帝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离开,回了后殿。
    “你何必跟个孩子至气?桃夭就一个孩子,你多大个人了。”刚回到后殿,君帝就被君后扇了一巴掌,“就你天天护着他,他还孩子?一个三千多岁的孩子?”君帝有点不服气,回嘴的话还没说完,君后又是一个巴掌扇在君帝头上。
    “你多少岁了?八千多万岁了吧?你还跟他计较,桃夭好不容易能对一个人上心,你就让他去折腾,或好或坏那都是他的事。你让他在那跪着,久了看咱俩谁先心疼,他不是咱们的孩子,但也是咱们看大的,不是吗?”“得得得,我给我给还不行吗?不过让他在跪一会。”君帝没办法,只好服软,毕竟是自己夫人,不管怎么也得宠着。
    在大殿跪着的桃夭就不好受了,大殿的石砖下铺的是寒冰,按照平常,桃夭还可以保证自己还能在跪会,可是现在灵力已经快没了,要维持自己的体温还要维持武陵岛的结界,根本就撑不住了,可要是现在走,赵云的命可能就没了。在撑一会,一会就好。
    “桃夭!”李白知道桃夭去了神君殿,带着韩信直接冲过去,正好看见桃夭倒在地上,脸色苍白,要不是韩信拽着李白让他先带桃夭回去,怕是已经杀去了后殿。

    2020-6-22 19:09:46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6#
    桃之夭夭(6)

    李白抱着已经昏过去的桃夭回了桃花林后,韩信独自一个人去往后殿。“拿去拿去,还魂丹,一瓶够了吧。”君帝捂着脸坐在桌案后面,“哎这俩家伙都不是省事人。”“桃夭喜欢那个人类?”“嗯,他亲口说的。”“哎,又有事了。”等韩信走后,君后笑着问君帝:“青龙和朱雀的联姻怎么办?”“朱雀族的守约的和青龙族的凯,这俩还挺配的,你就下旨赐婚就行了。”君帝揉着太阳穴,想着下次该怎么罚桃夭。
    ————————————————桃花林
    等桃夭醒时,已经是黄昏了,李白已经走了,装还魂丹的药瓶下面压着张纸条:自己注意灵力,没事别乱用,君帝给的还魂丹有十几颗,你自己也吃点,不用担心不够用,好好睡一觉,赵云的伤情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了,不用但心。桃夭看到这笑了,整个天界最在乎自己的也只有李白,从刚来天界开始就护着自己,从来不嫌自己是个麻烦。桃夭翻身下床,抓起架子上的外衣披在身上,拿起床头的药瓶,离开自己的卧房。
    为了减少灵力的使用,桃夭只在赵云的卧房里撑起一个小小的结界,和着自己的血,把还魂丹给赵云喂下,就爬在床沿上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赵云醒来看见桃夭爬在床边,下了一跳,刚想去把桃夭晃起来,可手上凝成一个光球,打到了对面的墙上,轰隆一声,一面墙直接碎掉,直接把桃夭吓醒,看看赵云在看看碎掉的墙,再看看赵云,木木的问:“你在干嘛?”“我……我也不知道。”赵云也呆了。“你在这呆着,我去找韩信他们,记好,你以后是妖。”说完就离开了。赵云一头雾水,嘴里念叨着“我以后是妖?我变成妖了?我怎么变成妖了?”
    ———————————————青丘
    “白白,帮我个忙行吗?”桃夭一路跑过来也没注意自己只披了一件外衣,就急匆匆赶到狐狸洞。“怎么穿这么少?”李白从洞里冒出头,看到桃夭只披了一件外衣,就有点不高兴。“赵云的灵力他现在还不会用,你让韩信去帮他一下行吗?”“就为这点事,你还自己跑一趟,走找白龙去。”
    “韩信你靠谱点,桃夭你确定让他去教赵云?”“嗯,韩信记得让赵云帮我把屋子修一下。”目送韩信离开狐狸洞,李白问道:“朱雀和青龙的联姻你知道是谁和谁吗?”桃夭愣住了“不知道。这不是君后下的旨意吗?”“是守约和凯。”李白笑起来,“我真不知道君后是怎么想的。”桃夭默默感慨,突然一只纯白羽毛,赤红色尾羽的鸟扑进李白怀里。“呜呜呜,李白哥哥我不想嫁。”“守约?你不是化型了吗?”李白把怀里的鸟放在地上,化成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我不想嫁,那个叫凯的我都没见过,为什么要我嫁。”守约嘟着嘴,坐在桃夭旁边。

    2020-6-22 19:10:15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7#
    桃之夭夭(7)

         “这是君后赐的婚,谁能怎么办?”桃夭揉揉守约的脑袋,安慰道“先别哭了,要不你去人间躲躲?”李白瞪了桃夭一眼,叫他别说话。“人间?可以试试,能躲多久躲多久。桃夭哥哥你可要帮我。”守约委屈巴巴的看着两人。
    “你先回去,看情况不行在走。”桃夭小声说,顺便瞟了一眼李白的脸色,然后揉揉守约的脑袋,送他离开狐狸洞,等桃夭回来时,李白直接一巴掌呼在桃夭脑袋上,生气的问他“没事出什么馊主意,让他去凡间,你确定君帝不会在让你在大殿里在跪几天?”桃夭撇撇嘴,嘟囔着:“跪就跪呗。”
    “你在说一次!行不行我揍你!”李白一拍桌子,站起来。这个反应可把桃夭吓了一跳,
      “我…你…桌子是无辜的。”咔啦一声,木制的桌子裂成两半,李白愣了愣,看着裂成两半的桌子,把想要揍人的怒火压下去,问桃夭:
    “呃……咱们回去吧,你确定赵云不会拆了你的桃花林?”
    “有韩信在,应该拆不了。”桃夭想了想,接着说“算了,回去吧,屋子应该修好了。”
    可另桃夭万万没想到的是,武陵岛满处是桃花瓣,桃花树也倒了好几颗,原来的屋子已经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堆零七八碎的木板,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自己千辛万苦建起来的房子全被毁了。桃夭被气的直发抖,李白在旁边默默的里桃夭远了一点,轻生劝导:
      “桃……桃夭,咱们别……别生气,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亏我还信他们不会毁了我的林子!”桃夭唤来桃花扇,将地上的桃花瓣凝聚起来,分成两股力量,去找韩信和赵云。
    韩信和赵云还不知道危险快要降临了,两个人还在边境比武,对于突如其来的桃花两人一点准备都没有,直接被撞在大树上,桃花瓣又锋利又硬,硬生生把两个人钉在树上,脚下还悬空,根本使不上力。
    “完了,咱俩惹大事了。”韩信最先反应过来,尝试活动被钉住的胳膊,可除了划出了几道血口子,根本没有什么用。
    “谁弄的?”赵云有点生气。
    “赶紧闭嘴吧。”韩信小声提醒到。
    “打的还挺开心的是吧。”桃夭飞到两人面前,冷笑道,李白拽着桃夭,以防桃夭直接要了这两只妖的命。“白白,韩信你带走。”桃夭撇了一眼韩信,挥手把韩信从树上放下拉,让李白带走。
    等李白走后,桃夭也转身离开,飞上桃花林最大的一棵树上,只留赵云一个人在那里。
    ————————半夜
    赵云被吊在树上昏昏欲睡,只感觉一空从树上掉下来。“啊!”“别叫。”桃夭操控桃花在下面接住赵云,把他轻轻放在地上。
    “桃夭,对不起,今天拆了你的林子。”
    “拆就拆了。划伤了没?”桃夭检查一下赵云身上的伤,还好只有手上有两条血口而已。

    2020-6-22 19:11:08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8#
    桃之夭夭(8)

    “你不生气了?”“拆了就拆了,我明天自己修。” 桃夭用灵力将赵云手上的伤口愈合。
         “会使用灵力了吗?”桃夭操控着桃花铺出一条路。赵云有些不解“你这是干嘛?”
    “带你去个地方,我教你怎么用灵力。”桃夭拉着赵云走上桃花铺成的路,在路的尽头是只用桃花做成的小舟。“上来。”桃夭跳上船,转头看着赵云,等赵云上来后,撑着小舟驶离武陵岛赵云看着四周,一片云海,根本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过来。”听见桃夭的声音,赵云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走到船外,桃夭一把抓住赵云的后衣领,微笑着,直接把他从船上扔下去,随即也从船上跳下去。
    “啊!桃夭!你干什么!”
        “别叫,吵死了。下面是镜湖,死不了。”桃夭一脸嫌弃,“你要不想受伤,就用你自己的灵力保护自己。”桃夭唤来桃花,围绕在自己身边,已经快到镜湖了,可赵云还是没有用灵力的准备,可能是早上的话说的有点重,桃夭心想,索性挥散桃花瓣,和赵云一起落入镜湖里。
    可桃夭忘了,自己是只花妖,是不能呆在水里的,刚入水还好,可是越往下越难受,再想唤出桃花带两人上去已经是不可能了,桃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相比桃夭,赵云这边还好,虽然有些难受,但还是可以接受的,等下降的速度慢下来后,赵云环顾四周没看见桃夭,心里不免有点着急,早知道就不骗桃夭说自己不会用灵力,搞的现在人都找不到了,赵云又下潜了一段距离,看见桃夭还在往下坠,赶紧用灵识传给桃夭,让他别在往下潜了,可半天根本没有回音,赵云有点慌了,化成龙型,把桃夭卷起来,冲回镜湖湖面。
    “桃夭,桃夭。”赵云把人带回湖面,喊了半天也不见桃夭醒,这次是真的慌了。赵云把人抱起来,直接奔回武陵岛。等消息传到青丘的时候,李白才刚处理完族里的事情,正打算回去睡觉,就听手下的小狐狸说,武陵仙君晕过去了,让族长赶紧去武陵岛。李白一边套衣服一边骂到:“这一天天的,不给我整点事就不行,没事就带桃夭出去瞎折腾,真不知道桃夭留他干嘛。”这也不打扰他给韩信传音。等他到武陵岛的时候,韩信也睡眼朦胧的赶到。见到赵云,李白气的直接给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骂到;“你俩能不能消停点,桃夭身子本身就不好,你还带他瞎折腾。”“知道了,下次我不会带他出去玩了。”赵云有点委屈,这明明是桃夭干的为什么账要算在我头上。李白用灵力探测一下桃夭的情况,并没什么事,自己小的时候也跟桃夭下过镜湖,从镜湖去人间玩,并没有什么问题,可这次……还没等李白想清楚,就听青丘的长老传音——朱雀族的五公子守约偷跑去了凡间。

    2020-6-22 19:11:38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9#
    桃之夭夭(9)

    “守约去了人间!”李白大惊,“怎么回事?”韩信问道,把李白抱到桌上,“守约跑去人间了,都是桃夭,提哪一嘴干嘛。”李白抱着胳膊,叹着气。“准备去人间吧,白龙回去收拾一下东西。”韩信又撸了两把李白毛绒绒的尾巴,就回去收拾。“喂,你叫什么?”李白看着赵云,
    “赵云,字子龙。” “去收拾东西吧,桃夭是不可能让你一只妖呆在武陵岛的,去人间帮我照顾好桃夭,他除了化型是在人间,然后就没去过了,别带他在人间瞎折腾。我会让他在人间听你的,还有,你尽管带他去玩,找人这事你们就别担心了。”李白打理一下自己被韩信撸的乱糟糟的尾巴,就回去安排族里的事情,对于去凡间把桃夭让这个人照顾,李白是有点不放心,他怕赵云管不住桃夭,还无底线的纵容,在凡间肯定要惹祸,但赵云以前是凡人,但对于凡间的事情还是比较熟悉的,只希望他能别把桃夭弄丢了就行。
      赵云刚回到武陵岛就看见桃夭坐在最大的一棵桃花树上,无聊的数着树上的桃花,撇间赵云回来了,兴冲冲的从树上跳下来。“你去哪了?”桃夭跑到赵云面前,“怎么了?”赵云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桃夭,眼里流露出一丝温柔,“我醒了以后没看见你,还以为你走了。”桃夭嘟着嘴,拉这赵云往回走。“舍不得我?”“也不是,人和妖不能呆在一起,因为时间久了,人也会变成妖。对了,你去干嘛了,领子上的狐狸毛是怎么回事?”桃夭从赵云衣领上扶下一缕狐狸毛,“刚才李白跟我说朱雀族的人跑去了凡间,他们要去找人。”“哎,应该是不用去了,青龙族的人估计能把凡间翻个遍,你想不想去凡间玩?”桃夭问道,“李白说让我带你去凡间转转玩,我还想问你要不要去。”“去,怎么不去,我除了化型的时候在凡间呆过一段时间,我就没有再去过了。”桃夭高兴的跳起来,“你想去哪?我陪你去看。”“江南,听说那里很漂亮。去那行不行。”“江南吗?”“我化型就在那里,还有我记得你家也是在江南吧。”赵云一愣,随后问道“你化型在江南?”“是啊。”“是不是一座种满桃树的山,山里还有一座破旧的寺院?”赵云抓住桃夭,把他摁在一棵桃树上,“你……你怎么知道,能不能先放开我,疼……”赵云听见桃夭问你怎么知道,心中大喜,一把抱住桃夭,并没有听见桃夭喊疼,让他松手,“阿亮,我终于找到你了,回来好不好。”桃夭在赵云怀里奋力挣扎,“你……你先放开我,我是桃夭,赶紧松开。”桃夭换出桃花扇,直接敲晕赵云,这才从赵云怀里脱出身,“阿亮?这个称呼倒是熟悉。”桃夭瘫坐在地上,只感觉有些头疼,撑着桃花树站起来。

    2020-6-22 19:12:09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0#
    桃之夭夭(10)

    “桃……桃夭?”赵云醒来时发现桃夭枕着自己的胳膊睡着了,跟儿时记忆中阿亮的影子重合,赵云更加确定桃夭就是阿亮,可能只是忘了曾经和自己的记忆。没事的,忘掉的记忆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赵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让自己相信阿亮会回来的。赵云从衣服里拿出那条坠子,制止住将要留下的眼泪,他还记得阿亮走的时候对他的承诺,所有的条件都完成了,就只差兑现了。赵云把桃夭抱起来,甩甩枕麻的胳膊,“别……动。”桃夭迷迷糊糊的钻进赵云怀里。
    “桃……桃夭,你……”赵云的大脑轰的一声,脸渐渐红起来,“先别睡了,赶紧起来。”赵云晃晃怀里的桃夭,“干……干嘛?困死了。”桃夭撑着赵云的大腿坐起来,揉揉眼睛,打个哈欠。“你脸怎么这么红?”“你……你先从我身上下去。”“我们什么时候走?”桃夭从赵云身上起来,翻身坐在旁边。“怎么了?”“没……没事,就是有点热。”赵云尴尬的笑了笑。
    “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桃夭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桃花瓣。“呃,桃夭你……能不能变成女子。”桃夭愣住了,结结巴巴的问
    “为……为什么?”
        “ 两个男人并肩走在街上,你不觉得奇怪吗?”赵云解释道。
    “还好啊,在凡间会看起来很奇怪吗?”桃夭撇撇嘴,接着道“算了,你说怎样就怎样吧,这事不准说出去。”桃夭把银白色的头发散下来,用桃花幻化成一套桃粉色的裙子,赵云看呆了,心说你不化型成女子的真是太可惜了。
    “我可不会盘头发,诶,被走神。”桃夭叫道。
    “啊?”赵云回过神,愣愣的看着桃夭,“你会盘头发吗?”“会啊,坐下,我帮你。”
    桃夭乖乖坐下,让赵云帮他盘一个漂亮的发髻,“可惜没一些好看的首饰……”“有啊,桃夭扯下一支桃花递给赵云。接过桃花,赵云用灵力把那支桃花变成一支雕着桃花的簪子,轻轻插在桃夭头上。
    “到了凡间,你就装成我夫人,我不在也没人敢欺负你。”
    “为什么?”
    “我爹是朝廷正六品的官,原来是想搬去皇城,可我娘不想去,所以就没有搬,到了凡间我就叫你暮桃,这名字还行吧。”
    “还行,真没想道,令尊是朝廷官员,你还是个少爷?”桃夭站起来,收拾点东西,带着赵云来到桃林结界。
    “等一下。”赵云叫住桃夭,给他带上面纱。
    “带着个干嘛。”桃夭有点不高兴。“遮着点,我可不希望我“夫人”被别的男人看见。”赵云故意加重夫人这两个字,桃夭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闭……闭嘴”
    “仙君也会脸红呀。”赵云看着桃夭脸红模样,还想在逗他两句,不过估计再逗就要生气了,赵云乖乖的闭了嘴,帮桃夭把面纱带上,随后离开穿过桃林结界,进入凡间。

    2020-6-22 19:12:41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1#
    桃之夭夭(11)

    ————————————凡间
    “别瞎跑,这儿人多。”赵云拽着桃夭走在江南的市集上,赵云倒是不担心桃夭会跑丢,但是桃夭的容貌太漂亮,面纱也遮不住,倒是有点后悔为什么没给他带斗笠,“那是什么?看起来应该很好吃。”桃夭指着糖葫芦问赵云,“糖葫芦,给你买一串尝尝。老板,来一串。”赵云挑出一串最大的递给桃夭,从身上摸出钱袋,
    “你……你是,赵公子?”买糖葫芦的老板,拉住赵云,惊讶的问道。
    “呃,您认得我?”赵云有点蒙,这买糖葫芦的老板自己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认得自己。直见老板向后面的一个男孩子喊道
    “喜儿,你家大少爷回来了!”被叫喜儿的男孩子抬起头,正好对上赵云差异的眼神。“少爷!”喜儿一下子扑到赵云身上,“喜儿?你怎么在这儿。” “少爷,你这一走就是六年,老爷和夫人一直在找你。”喜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赵云安慰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爹娘呢?”喜儿擦干眼泪,赶忙回答“老爷去京城出题监考,夫人也随着一起去了。” “知道了,现在家里谁管账?”桃夭咬着糖葫芦,听着主仆两人的对话,看着四周的人。“还是崔管家,少爷,这位姑娘是……”喜儿终于注意到赵云身边的桃夭,“这是我夫人,暮桃。”赵云把桃夭拉到身边。“少夫人。”桃夭瞪了赵云一眼,还是行礼表示接受,“让崔管家给我支出点银两,暮桃也没几件好看的首饰。”“明白明白,走吧回家。”
    赵府的下人知道自家少爷回来还带了个少夫人,全府上下都在忙乎,有的忙着给远在京城的老爷夫人写信,有的做饭烧水,有的去账房调银子给少夫人置办首饰、裙子,有的去打扫赵云原来住的房间,只有赵云和桃夭最轻松,坐在前院喝茶。
    “你们凡间都是这样的吗?”桃夭看着赵府下人的打扫速度有的惊讶,“今晚你睡哪?”赵云帮桃夭摘掉面纱,把人抱到自己腿上“你……你干嘛!”“别叫,你现在可是我夫人,这很正常。”桃夭只感觉非常尴尬,浑身僵硬,自己好再也是天界的妖仙居然被一只小妖抱在怀里,丢脸太丢脸了。赵云看着脸红的桃夭,倒是跟阿亮脸红时一样。
    等下人打扫完,差不多已经天黑了,吃完饭在泡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桃夭已经昏昏欲睡,闭着眼睛,歪在床边,等赵云洗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赵云把人抱到床上,被子给桃夭盖好,自己抱着一床被子去床榻下面打地铺。
    因为打地铺的原因,赵云早上起的也早,闲着没事就跑去账房“崔管家!”
    “少爷,您起的还蛮早。”
    “我记得咱们这儿应该还有一条船吧?”
    “少爷想带少夫人去荷花湖玩?”
    “嗯,现在桃花山的桃花差不多该开了。”

    2020-6-22 19:13:06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2#
    桃之夭夭(12)

    赵云仓库里找到船,从府后的河道放下,估摸着桃夭也快醒了,赵大少爷自己摸去厨房,避开府上的仆人,自己下厨做早饭。赵云知道桃夭懒,所以早上的白粥做成了菜粥,又托喜儿去糕点铺子买了点桃花糕,自己端着早饭回来自己屋里。
    “起来吃饭了,别睡了。”赵云把迷迷糊糊的桃夭弄坐起来,把架子上的衣服取下来,给桃夭套上。 “今天带你去荷花湖玩,多穿点,晚上才回来。”好不容易等桃夭完全清醒过来,把菜粥端到面前。“从荷花湖走,可以到桃花山,桃花应该已经开了,那里晚上还有萤火虫。”一听见萤火虫三个字,桃夭瞬间就清醒了
    “萤火虫?那种会亮光的小虫子?”
    “嗯,到了晚上很漂亮的。”听到着,桃夭直接从蹦下床,差点把粥碗给碰到地上,还好赵云手快,才没让粥泼到桃夭腿上,自己手上倒是被泼了小半碗,被泼的地方瞬间红了起来,赵云把碗放下,去屋后冲了半天凉水,“抱……抱谦啊,手拿来。”桃夭拉过赵云的手,用灵力帮赵云之痛。
    “你没事就好,别费灵力了,一会就好了。”
    “下次泼在我身上也没事,我可以自愈的。”
    桃夭收回灵力,将披散着的头发用一根丝绳绑起来,套上外袍。
    “走啊,不是说带我去桃花山的吗?”
         “还要等喜儿把吃的买好,不然你饿着玩一天吗?”赵云拉着桃夭绕到府邸的后门,找到自家的船,就只剩喜儿送来吃食。“少爷!东西买来了!” 喜儿气喘吁吁的拎着好几袋吃食跑来,“喜儿你这是把整个糕点铺的点心都买了一遍吗?”赵云从喜儿手里接过糕点,送进船仓。“少爷,我怕少夫人不喜欢吃桃花糕,又不知道少夫人喜欢什么,就每样都买了一点。”喜儿挠挠头帮赵云打扫一下船仓,就从后门回了府里。
    “娘子,我扶你上船。”赵云笑着站在船头,向桃夭伸出手,“谁是你娘子,你在怎么叫试试!”桃夭红着脸,把手递给赵云,跳到船上。
    “去船仓里坐着,我去后面撑船。”把桃夭扶进船仓,赵云弯腰走到船尾,撑着船,离开府后的河道。
    “这里为什么光秃秃的,这里不是叫荷花湖吗?” 走到湖中心的时候,桃夭忍不住转头问在船尾乘船的赵云。“现在还不是荷花开花的时间,到了七月左右才开。”不一会湖面开始刮风,赵云也放下手中的舵,坐进船仓,从几十个食袋中找到桃花糕,捻起一块,喂进桃夭嘴里。
    “好好吃,这是什么?”
    “桃花糕。”
    “你们凡人还真是神奇,什么东西都能做到那么好吃。”
    “以后在天界我给你做。”赵云又喂给桃夭一块。忽然听见远处有人喊自己。“赵公子!”桃夭循声而望,对面驶来一只小舟,上面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向赵云打招呼。

    2020-6-22 19:13:35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3#
    桃之夭夭(13)

    “赵兄,船里这位姑娘是……”来人一眼就瞧见船内坐着的桃夭,开口向赵云询问到。“这是我夫人暮桃,你就别想了。”赵云把桃夭扶出船仓,和自己一起站在船尾,“不敢不敢,嫂夫人小弟怎么敢想,赵兄是带嫂夫人去玩的吧?”对面船上的人微微欠身,想在多看两眼,赵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起风了,回去坐着。”“怎么哪都能碰见你认识的人?”桃夭有点不高兴,嘟着嘴坐回船仓,
    “仙君大人吃醋了?”赵云跟着桃夭进了船仓,等桃夭坐下后,赵云突然凑在耳边,来了这么一句,桃夭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你……你!”桃夭一巴掌呼在赵云脸上,“嗷!疼!”听见赵云的惨叫,桃夭才心满意足的捻起糕点,塞进嘴里。
    等到桃花山已经是下午了,山脚下的桃花开了一片,“好看吧,上面是一大片桃林,我带你上去?”赵云拉着桃夭往山上走,边走边说着小时候的事“我和阿亮就是在这认识的,小时候我喜欢瞎跑,每次都是阿亮来找我。”桃夭听着赵云的故事,总是感觉很熟悉,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好像是很重要的人。“怎么了?”赵云回头看桃夭,看他盯着一棵桃花树,怎么也拽不走,
    “我……我好像忘了一个人。”桃夭走到桃树边,轻轻抚过桃树的纹路,赵云看桃夭这样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那个答案,儿时玩伴的身影与桃夭重合,
    “忘了就忘了,在重新相处就好。”赵云拉着桃夭,轻声安慰“上山顶吧,今晚就在这住。”等上了山顶赵云懵了,山顶上的桃花一朵都没开,全都是光秃秃的树枝,“桃……桃夭,这怎么办。”赵云欲哭无泪啊,好不容易带桃夭出来玩,结果……
    “没事,让它提前开就行。”赵云一听这话刚想制止,可桃夭已经让这个林子开满桃花,
    “别担心,怎么说我本体都是桃花树,让它们提前开个花,也没什么事。”“下次别这样了,走前面有个山崖,去那了。”
    到山崖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山崖上的那棵桃花树是全山最大的一棵,那里萤火虫也是最多的,        
    “这是最大的一棵桃花树 ,你上的去吗?”
    “肯定啦,我怎么肯能上不去。”桃夭飞身跃起,跳到树顶,冲下面的赵云喊道:“赶紧上来!”等赵云爬上树的时候,萤火虫全都出来了,闪着荧光,
    “好漂亮。”
    “桃夭,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哪种喜欢?”桃夭看着赵云,不清楚赵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就……就是……”
    “子龙有喜欢的人?那个小仙娥这么幸运,用不用我给你牵根红线?”
    “红线?可以!”桃夭唤出一根红线,将一头系在赵云手上,“另一头系谁?”赵云把红线从桃夭抽过来,用灵力系在桃夭说上。
    “你……你这是干嘛!我……”

    2020-6-22 19:13:59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4#
    桃之夭夭(14)

    “可我是男的。”“我知道你是男的,可我就是喜欢你,你忘记的人是我,忘掉的记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这条坠子是你下凡化型的时候给我的,桃花印是你亲手附在上面的!”赵云抓住想要翻身下树的桃夭,逼他听完自己的话。
    “我真的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了,白白说忘了的记忆只可能是坏的,君帝不可能害我的!”桃夭抱着头,缩成一团,他是真的记不清了,自从来了天界真正对他好的也只有李白和君帝,自己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们说的。
    “不记得就不记得,重新开始也不晚。”赵云让桃夭靠在自己身上,在耳边安慰道。“桃夭,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想保护好你,你记不起来的我帮你记着,你不想面对事情的我陪你面对,如果有人敢伤你,我一定要了那个人的命。”
    “要是他跑了呢?”桃夭抬起头,问道。
    “呃……不可能!”赵云环住桃夭,把人抱到腿上,“为什么呢?”桃夭眯起那双桃粉色的眼睛,打了个哈欠。
    “你眼睛怎么变回桃粉色了?”赵云扳住桃夭的脸,盯着他那双桃花眼,“疼,松开,我眼睛一直都是桃粉色的,从上山开始就是!”桃夭想挣脱赵云的钳制,可是直接被摁在树干上,
    “你……你干嘛!别!唔”还没等桃夭叫完,直接就被堵住了嘴,见挣扎无果,桃夭狠狠的在赵云嘴上咬了一口,直接出血,铁锈味在桃夭嘴里散开。
    “下嘴还真狠啊。”赵云抿了一下伤口,
    “谁……谁叫你不提前说一声的!”桃夭红着脸,把赵云从身上推开,嘴上还留着赵云的血迹,“下次别乱用灵力了,不知道还要在人间呆多久。”赵云伸手把桃夭嘴上的血擦掉,在怀里人的侧颈轻轻咬了一口,咬完了,抱着人跳下桃花树,往回走。
    “你……”
    “回去了,古寺后面有一眼温泉,那种事回府里再说。”
    ————————————另一边
    守约来人间已经快半个月了,玩的倒是蛮开心,除了要避开自己本族的人还有讨厌的青龙族,一个在天上找一个在水里找,除了这个有点烦以外,朋友和零嘴倒是不少。下凡第三天守约就惹祸了,因为住客栈的钱被掌柜的说给少了,非要守约补齐,因为气不过把人打了,准备自己一个人去北境,结果半路就被官府的人给找到了,亏了一个叫凯因的人,要不然真的要去吃一段时间的牢饭了。
    “你为什要去北境?”
    “那里有雪,我还没见过雪呢。”守约叼着糖葫芦,回答凯因的问题。
    “不介意带我一个吧?”凯因揉揉守约的脑袋,给他递上一带糕点,
    “龙须酥!你在哪买的。”守约把糖葫芦放在一边,去鼓捣龙须酥,
    “城北买到。我租了辆马车,我带你去北境。”
    “城北?你跨了一整座城买的?”
    “嗯。”


    2020-6-22 19:14:52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5#
    桃之夭夭(15)

    等桃夭醒的时候,已经回到赵云的房间里,身上的红印还没消,浑身上下酸痛无力,大腿内侧青了一片,一翻身就疼,最后也放弃了翻身的想法。但想想昨天在古寺里的事,桃夭把脑袋捂在被子里,只感觉脸滚烫滚烫的,怎么跟李白解释,他要是知道了,自己和赵云就完了。
    “桃夭?”赵云一进来就看见桃夭把脑袋缩进被子里,心想昨天可能玩的太过火了,害羞了。“桃夭,我昨天……”
    “停,别说了。”桃夭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了,眼泪汪汪的看着赵云,
    “昨天我……我没忍住,弄疼你了。”赵云坐在床边把桃夭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给他喂点桃花茶,“李白传音说守约和凯准备去北境。”
    “凯?青龙族长子?他怎么和守约在一起?”桃夭在赵云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窝着。赵云帮他把碎发别在耳后,
    “说了也好玩,那只小朱雀惹了祸,被凯给救了,俩人就准备一起去北境。”
    “哎,这家伙原来是直接被骗了,也好,让他们在一起呆一段时间,感情也就差不多出来了。”桃夭叹了口气,接着问道:“咱们俩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赵云给桃夭披了件外衣,给他递上一袋零食,“怎么跟白白和君帝他们解释?”桃夭委屈巴巴的问。“实话实说吧,只能这样。”揉揉桃夭的脑袋,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赵云皱眉,“我出去看看,你在床上呆着。” 赵云刚踏出房门就见喜儿跑过来,
    “少……少爷,老爷……老爷回来了。”喜儿气喘吁吁的说。
    “云儿。”
    赵云扭头,一位妇人被下人们扶着,颤颤巍巍走到赵云面前,“娘。”
    “你小子这几年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你娘多担心你!”“爹,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还给您二老带了个儿媳妇回来。”
    屋里的桃夭听外面下人说的,大体也猜出来了,这家主人回来了。桃夭撑着从床上下来,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赵云和那位妇人。最先注意到桃夭的还是赵老爷,看见自己儿子房间里又个姑娘,又想起儿子说带了个儿媳妇回来,赶紧给自己着傻儿子一巴掌
    “人家姑娘在那儿看你半天了,赶紧带出来给我们瞧瞧。”屋里的桃夭听到这话噗嗤笑出声来,赵夫人才注意到窗边的桃夭。赵云尴尬的笑了笑,进了屋。
    “怎么自己下来了。”赵云将桃夭打横抱到梳妆台前,帮他把头发盘好,然后从柜子里拉出一屉子的首饰,挑出几支桃花簪子问桃夭
    “喜欢哪个?”
    “弄简单不好吗?”桃夭撇了一眼那几支簪子。
    “看你,你喜欢怎么弄就怎么弄。”赵云在桃夭脸上啄了一下,这一幕正好让屋外的夫妻俩看见了,赵老爷对自己儿子非常满意,伸手把赵夫人拢到怀里,
    “夫人,咱们儿子终于拱别人家的白菜,可喜可贺呀。”
    “可不是,这姑娘咱们儿子娶定了。”

    2020-6-23 19:47:30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6#
    桃之夭夭(16)

    等赵云把桃夭扶出来时,赵夫人看着桃夭,惊呆了,这可是一等一的美人,真不知道自己儿子居然有这样的福气。
    “暮桃见过赵夫人。”桃夭被赵云扶着向赵夫人行礼,“娘,这是暮桃。”赵夫人瞪了赵云一眼,牵起桃夭的手,打量着他头上的桃花簪子。
    “这簪子是云儿送你的?”
    “嗯。”
    “就这么一支?”
    “是的。”
    一听这话,赵夫人脸都黑了,扭头冲赵云骂到
    “送人家姑娘簪子就送一支?当咱们赵家没钱是吧,好再暮桃也是你夫人,要送也最少是一套吧,就一支,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还有这衣服,料子这么薄,谁穿?颜色还这么淡,你见哪家少夫人穿成这样,认识的知道咱们赵府的少夫人,不认识的还以为这是哪个大户人家府上的婢子,还有那胭脂水粉,最起码也的是水脂轩的吧,还有这首饰,你说你,跟你爹年轻时候一个样,啥都不知道!”赵云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训斥,委屈的辩解道
    “娘,首饰送了一屉子还不够吗?”
    “一屉子?喜儿!”赵夫人撇了一眼喜儿从屋里端出来的首饰,“真是跟你爹一样,没一件是能瞧上眼的。”赵夫人白了一眼自己这个傻儿子,转身拉着桃夭去了自己的卧房,叫自己的婢子拉出三箱子首饰。
    “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喜欢哪件拿哪件,好多都是新的,根本没带过,娘所以的首饰都在这,随便挑。衣服什么的,库房有料子,都是皇上赏下来的,都是宫里头的东西,尽管拿去挑。”赵云跟在桃夭后面,有点心疼,也怨自己没买些好看的首饰,害桃夭忍着疼跟自己母亲逛了大半个府。
    “娘,咱们下次在逛吧,暮桃身子不好,我带他回去。”赵云看见桃夭冷汗都疼出来了,及时制止了赵夫人带桃夭逛库房的打算。“好好照顾着,娘倒时直接把衣服给你送过去,这谁敢欺负你跟爹娘说。”“嗯,阿云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桃夭扯出一抹微笑,倚着赵云回到院子里。
    “我抱你回去。”赵云弯腰把人抱起来,桃夭窝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你……你下次……别折腾我了。”赵云没有回话,等到卧房的时候,桃夭已经睡了,也不知道是困了还是疼晕了。
    等桃夭在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忍着疼翻个身,惊醒了趴在床边赵云,“醒了?”赵云把人扶起来,“赖我怀里就睡了,放床上还抓着我的领子不放。”赵云拿来赵夫人送来的外衣,给桃夭披上。 “你要抱我的,昨天睡的又晚,还不让我睡。”桃夭有点委屈,嘟着嘴钻进赵云怀里。“我饿了,有吃的没?”赵云有点无奈,但还是从柜子和床边的缝隙里拎出一袋桃花糕,“娘把屋里所以的点心都收走了,先吃吧,不够我去厨房给你做。”

    2020-6-23 19:49:31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7#
    桃之夭夭(17)

    比起桃夭,守约算是到了大霉了,刚到北境行踪就被发现了,两个族群全部聚集在北境搜捕,自己那四个哥哥还带了一队天兵下来找人,跟自己一道来的凯因知道自己是妖仙却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好像本来就知道自己是朱雀,“想什么呢?”凯因付完帐,拉着守约出了店铺。“没什么。”守约皱起眉头,这都到北境了,这些天兵怎么还能追回来,“先走,我仇家追来了。”守约拽着凯躲进一条小巷里,“是雪狐。”凯低声道,守约一把推开凯,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
    “你也是天界的妖仙吧。”守约质问凯,“青龙族大公子凯。”听到这儿,凯笑了“嗯,偷跑去凡间就因为联姻的事,你至于吗?”凯突然伸手,夺走匕首将守约摁在墙上,“放开!我才不要联姻!”“小声点,被雪狐听见就完了。我可舍不得让你受罚,就算桃夭护着你,但他这次也免不了被罚。”凯低声在守约耳边提醒,“什么意思,桃夭怎么了?”
    “他身边的赵云,你应该知道吧。”凯松开守约,带着他绕到小巷后面,“桃夭对他动了心,这事君帝已经知道了。他们现在在江南,估计过两天就到北境,如果你被抓到了,你俩都得去跪大殿。大殿的地面是万年寒冰做的,跪久了凤凰都不一定能受的了。你觉得你受的了?”守约不说话,跟着凯绕过弯弯曲曲的小道,从城南上山。“这是去哪?” “找李白。从桃夭的桃林回去。”
    原本一个时辰走完的山路,硬生生让凯赶成半个时辰,“呼……呼还没到啊?”守约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不管凯说什么都不走了,凯看了看山下估计雪狐不会注意到山上,才同意守约休息一会儿。“休息一下,一会继续走。”凯把人藏着树后,盯着山下雪狐的动向,忽然远处的草动了一下,凯赶紧把守约护在身后。
    从草里跳出一只白狐,甩甩头上的草叶,看着凯的表情,“别用那种表情看我,我是李白。”李白化回人型,摘掉头上的草,“吓死我了。”凯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是雪狐从后山包抄回来了。桃夭的事你知道了吧。”“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行了,先走。”
    ————————————江南
    桃夭看着面前一箱子首饰有点无奈,“咱们该去北境了。”赵云提醒,“咱们走的了吗?我倒是想走。”桃夭赖在赵云怀里不想动弹,“回去保不齐又要被罚。”“要想走,今晚就行。”赵云把人拉起来,头发盘好。“回去了就不一定能见着你了。北境是雪狐在管,希望守约没被抓住。”桃夭把头埋在赵云颈间蹭了蹭,“别把头发弄乱了,刚盘好的。”赵云从一堆首饰中挑了几件好看的给桃夭带上,
    “你回去怎么跟李白他们解释。”
    “实话实说呗,早就跟他们受过了。”

    2020-6-23 19:50:01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8#
    桃之夭夭(18)

    赵云很诧异,问道“你什么时候说的。”“你变妖的时候,如果可以今晚就走。”桃夭站起来,打理打理畏皱的裙子,“走这么急干嘛。”赵云蹲下身,帮桃夭理顺裙摆。“北境的守卫是雪狐,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就从哪冒出来了,早点去也好。”桃夭皱起眉头,“去端盆水。”见赵云出去后,桃夭瞥向屋子的角落。
    “十秒内给我滚出来,滚不出去就别怪我了。”桃夭做回床边,把玩着桃粉色的灵力球,屋子的角落穿出一声叹气声,随后一只银白色的狐狸从角落里钻出来。“哟,雪狐的首领能来找我,真是荣幸。” 桃夭眯起桃花眼,转着灵力球。“仙君大人,妖仙动情可是禁忌。”雪狐化成人形,面无表情的对桃夭作辑。
    听到这,桃夭乌黑色的桃花眼瞬间变回桃粉色,木质地板瞬间被藤蔓覆盖,攀上雪狐首领的身体,直接向下一拽,直接跪在桃夭面前。桃夭冷哼一声,转动灵力球,藤蔓长出倒刺,深深扎进雪狐首领的身体。“桃夭,你不怕君帝杀了你吗?”雪狐倒吸一口冷气,问道。“威胁我,就你?”桃夭接着道“你觉得君帝会杀我?撑死在大殿多跪两天。一只六百来年的小妖,还敢直呼本仙君的名字,你是活腻了吗?活腻了也不用来我这儿找死吧。”桃夭轻笑,让藤蔓缠绕的更紧了些。
    “仙……仙君大人。”雪狐首领的身体已经是血肉模糊了,滴在藤蔓上的血全被吸收了,“几千年不杀妖,你真当我不敢吗?本仙君动了情又怎么样,那也轮不到你来说。”藤蔓将雪狐首领拎到桃夭面前,“你不怕那个人类看见你杀人吗?”雪狐首领被撤去的藤蔓摔在地上,“又来了,我当然不怕,我本来就是妖,还有,他可不是人类。赶紧滚,回了北境可别动青丘之主和朱雀,不然有你好看。”桃夭收回灵力球,清理干净地上的血迹,等赵云回来。
    刚才桃夭和雪狐的一切赵云已经看见了,他只是有点震惊,在他的印象里桃夭一直是温柔,懒洋洋的样子,这么凶的桃夭还是第一次见,自己还想保护他好想是多余的吧。“都看见了?”桃夭爬在窗户边看着赵云。
    “嗯。”
    “不怕吗?”
    “不怕。”
    “为什么?”桃夭从窗户翻出来,接过赵云端着的水盆。
    “因为你就算做的是错的,在我这里也是对的。” 赵云推开房门,让桃夭现进去。等桃夭放下水盆,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干嘛干嘛,现在是白天。”桃夭红着脸,小声的说“要闹晚上行不行。”“这几天不闹你,乖,收拾收拾东西,晚上走。”赵云抱着桃夭,看他操纵水盆里的水,联通北境的李白。
    “终于想起我了?”李白怒气冲冲的问桃夭。
    “白白,我没忘你,你那边现在怎么样。”桃夭担心的问。“我们这边还好,你们赶紧来北境,守约我哄不了了,死都不回去。”李白的耳朵抖了一下,“死白龙!别撸我的尾巴!”

    2020-6-23 19:50:28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19#
    桃之夭夭(19)

    ————————入夜
    “你确定咱们要骑马过去?”桃夭嫌弃的看着赵云拉着的两匹马。“不然呢?”赵云拍拍其中一匹白马,“过来,我抱你上去。”桃夭撇撇嘴,“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是只妖,你不会飞吗?”桃夭甩开赵云的爪子,走到赵府的池塘边,用灵力凝成结界,形成一个黑乎乎的水洞,赵云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躲什么,过来。”桃夭撇了一眼后面的赵云, “你先还是我先?”赵云蹭到池塘边,看了一眼水洞,刚想给自己的心理做个准备,没成想桃夭才不给他那个时间,拎着赵云的衣领,直接扔下去。 “磨磨唧唧的。”
    “桃夭!下次能不能别这样了。”赵云坐着河边擦了把脸,看着倚在树上的桃夭,“磨磨唧唧,赶紧的。”桃夭忽然不说话了,静静听着四周悉悉嗦嗦的动静,“怎么……”
    “又来了,在这别动眼睛闭上,别睁眼。”桃夭在赵云四周开启结界,“千万别睁眼,不然你会后悔的。”桃夭说完站起身,唤出藤蔓。结界里的赵云听不见外界一点声音,也不敢睁看眼睛看,过了很久,赵云才听见结界解开的声音,睁开眼看见的并不是桃夭而是韩信。
    “桃夭呢?”赵云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个山洞,“他被雪狐抓伤了,小白还在给他包扎。”韩信伸手把赵云从地上拽起来,带着他进入山洞深处。山洞深处是一面屏障,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对面的桃花树, “这里联通武陵岛,可以自己回去。”桃夭靠着洞壁,闭着眼睛休息,“朱雀!”李白赶忙站起身,奔向洞口,洞外是一大群雪狐,为首的一只把守约摁在岩壁上,凯的身边散落着一堆果子。
    “你们赶紧放开。”李白叫道“要回去我们自己回。”还没等李白喊完,一颗灵力球就在雪狐群前炸开,“当着我的面抓人,是不是有点过了。”桃夭从山洞里出来,乘着灵力球爆炸,守约瞬间甩开摁着自己的雪狐,跑去桃夭身后躲着,“没事,你一只朱雀还怕雪狐?你不怕你哥哥们笑话你?”桃夭看着躲着自己身后的守约,叹了口气道“咱俩回去就直接去大殿吧,给你一个建议,你就跑下来,至于嘛。”守约委屈巴巴的解释“至于,我又不喜欢他,我为什么要嫁,为什么是我而不是我哥哥他们。”守约的看着桃夭,低头摸了把眼睛。
    “你不想嫁我也不强求,回去我就和君后说退婚,别哭了。”凯叹口气,接着道“回去我自己去跟族长说,你只能先去青丘住几天,等老族长气消了再回去。”赵云看了眼洞外的雪狐,尴尬的差了一句嘴“呃……这外面的一堆狐狸该怎么处理。” “子龙,狐狸还分好几种,外面的是雪狐。”桃夭解释道,“的确的想过办法解决。”李白想了想,又看看外面的雪狐,“直接处理了。”凯阴着脸,抽出自己的刀。

    2020-6-23 19:50:55 回复
    匹克陶 Lv3 楼主 20#
    桃之夭夭(20)

    “算了算了,不就让我们回去嘛。”桃夭让守约拉住凯,面对外面密密麻麻的雪狐,桃夭还是选择退让一步,拽着赵云进入山洞结界回到武陵岛。“桃夭!咱们又不是打不过,受那个气干嘛。”一路上李白都在问这个问题,表示很不服气。“你确定?你马上要渡劫,这时候还有打架?”桃夭白了一眼李白,转身跟韩信强调“最近几天别让他出狐狸洞,出了事别找我。”送走李白韩信,也让凯回去处理族里的事务,处理完一切后,带着守约去大殿请罪。
    君帝早就大殿里等着了,看见桃夭带着守约过来,默默捂脸叹了口气“你俩能不能别惹事了?桃夭你安安心心呆在武陵岛不行吗?赵云我让他留着桃林行不?朱雀你也是,不嫁就不嫁,你能不能说你直接溜去凡间,还行,你在凡间没惹事。”君帝摇摇头让他俩离开。“今天怎么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罚?”守约拽拽桃夭的衣服让他少说两句。 “看在李白马上渡劫的份上这次就不罚你俩了,下次再这样自己去寒炎洞跪三天。”君帝摆摆手让两人下去。
    等桃夭和守约离开,君后从大殿屏风绕出来, “昨天还气的不得了,让他们去寒炎洞跪个几天,怎么一见到人就变了?”君帝尴尬的笑了笑,“要是罚了他俩,我怕整个天庭都不会消停了。”
    ———————武陵岛
    赵云千辛万苦终于把曾经拆掉的房子修好,摸摸头上的汗又开始担心桃夭会不会受罚,在桃林里等了好久都不见桃夭回来,有点担心,在这里也呆了一段时间了,出去的路多多少少都摸清楚了,便随着记忆晃荡到桃林与天宫的边界,等桃夭回来。
    “你......你在等谁?”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小仙娥,红着脸小声问赵云,“等桃夭。”赵云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仙娥便没再看她,“能这样叫仙君大人的除了君帝也只有你了吧。”仙娥低着头,大着胆子问“你和仙君大人是什么关系。”“子龙!你怎么在这儿?”桃夭扑在赵云身上,在他脖子上蹭来蹭。 “桃夭,这还有人。”赵云拍拍桃夭,让他下来。要不是赵云提醒桃夭还真没看见旁边的小仙娥,“貂婵?你不是君后的婢女嘛,怎么在我桃林?”桃夭皱起眉头,看着面前瑟瑟发抖的貂婵。
    “对人家姑娘客气的。”赵云把人捞进怀里,检查一下身上是否有伤。“行行行,赶紧走以后别来我桃林瞎转。”打发走貂婵,桃夭一把拽住赵云衣领,“以后离她远点,再让我看见一次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我的桃林。”说完松开衣领,转身离开。赵云赶紧追上去,解释道“是她先来找我的,仙君大人吃醋啦?”听到这儿,桃夭气呼呼的瞪了赵云一眼,桃林干脆也不回了,直接跑去青丘,只留下赵云一个人在原地。

    2020-6-23 19:51:21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匹克陶

    匹克陶 Lv 3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