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分区BBS
  • 热门
  • 大佬榜
  • 客户端
  • 首页 >offgun >offgun 《太好了,他很幸福》完 作者:几分熟 ...
    [搬运] offgun 《太好了,他很幸福》完 作者:几分熟 回复
    来自版区: offgun 只看楼主
    VV. Lv6 楼主 7 天前
    来源:Lofter        
    作者:几分熟
    已获得授权           
    链接:https://jifenshu111.lofter.com/post/3117477a_1c8b011bd

    【Offgun】太好了,他很幸福(上)
    我又来搞事情了,嘿嘿嘿
    此文be!!!!!!  慎入
    此文背景为民国时期,但是因为我对民国时期不是特别了解,查了点资料,但是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所以如果有了解的朋友发现文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在评论提出,非常感谢。
    Gun是个命苦的孩子,阿娘怀他8个多月的时候就因为挺着大肚子帮别人洗衣服赚钱贴补家用时,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动了胎气,导致早产,出生后又因为家境贫寒,总是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导致阿塔潘的体型总是比同龄孩子瘦小很多。
    长到7岁,阿爹又因为在运货途中遭遇土匪袭击不幸身亡。

    没了顶梁柱,家里的天就塌了,阿娘为了养活一家,没日没夜的干活,终是累趴下了,就这样一病不起,为了活下去和给阿娘治病,阿塔潘只能依靠上街乞讨和时不时偷点路人的银子勉强度日,也因此身上因偷钱被发现而被人棍棒相向、拳打脚踢出来的伤痕也越来越密集。

    还好,老天还是可怜他,在又一次带着满身泥泞满心欢喜的带着“战利品”回归时,他家那破烂不堪的家门前居然站了不少穿着干净整齐的人,其中一人身着富贵,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阿娘也拖着病秧秧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不停的笑着给对面的人磕头感谢。

    听说是阿爹以前的东家,土匪截货时阿爹本来是有机会逃的,但是因为这批货对东家尤为重要,东家是亲自行监坐守,阿爹就是为了保护东家丧命的,东家受了重伤,但因为阿爹好歹捡回一条命,将生意重回正轨后,想起了那个救了他一命的人,经过了解,才想着得帮一把以报救命之恩。

    东家姓关,是镇上有名的生意人,家大业大,可谓是家财万贯,将阿塔潘一家从黑暗的沼泽中拉出来只是一句话的事,请了镇上最好的医生,给阿娘熬了阿塔潘这辈子都买不起的药,还在关府收拾出了一间偏房给母子住,阿娘跟阿塔潘说,关家以后就是他们家最大的恩人,如果可以,阿塔潘一家将以命相守。

    果然,昂贵的药材就是效果好,阿娘的病虽然没有痊愈,但也能下地干活了,只是偶尔天凉时还会咳嗽个不停。

    生意人家从不养废人,所以阿娘身体一好转,就求着东家帮母子两安排点活。

    阿娘只会洗衣服,被安排进了关府的洗衣房,而小阿塔潘的年龄刚好和府里的少爷相仿,被选去当少爷的陪读。

    在见到关钟鹏以前,阿塔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孩子,在他生活的地方只有肮脏和污垢,那里的孩子脸上总是有被打架抓伤的伤口、脏兮兮的污垢还有冬天寒风吹裂布在脸上难看的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白白净净的,好像一尘不染的瓷器一样的孩子,阿塔潘一下就羞愧的埋下了头,抓着衣角不安的揉搓着手指,不想让自己浑身的粗衣破布污染了他的眼睛,特别是两个人面对面时云泥之别明显,更是让阿塔潘内心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他是天上下来的小神仙吧,阿塔潘想。

    关钟鹏被小孩的举动吸引了,上前掐了掐小孩的脸,“你就是我爹给我找的陪读吗?”

    阿塔潘后退两步,和关钟鹏拉开了距离,“是的。”

    “你真的和我同龄吗?看着还没5岁呢。”还特地凑过去比了比身高。

    “我确实和少爷同龄。”阿塔潘依旧没有抬头,穷人家的孩子的敏感卑微此刻止不住的涌上阿塔潘的心头,他甚至不敢抬头和关钟鹏对视。

    “哦~”关钟鹏就这样应了一句,然后没了声音。

    阿塔潘小心翼翼的抬头时,关钟鹏已经消失在了自己面前,阿塔潘害怕极了,要是先生这时候过来,发现少爷不见了,自己肯定会挨罚。

    阿塔潘叫了几声少爷,然后周围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瞧见身影,不会是跑到外面去了吧,阿塔潘担心。

    往门口瞧去,就见着关钟鹏手上拿了个鸡腿朝自己跑过来,然后将鸡腿递给自己。

    “嘿嘿嘿,我刚从厨房偷过来的,给你吃。”

    鸡腿很香,但阿塔潘知道那不是自己能吃的东西,阿塔潘摆了摆手,“少爷,你快拿回去,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你肯定会受罚的,我也会受罚的。”

    “我爹才不会罚我,我也不会让我爹罚你的。你就放心吃吧,不吃可是长不高的。”关钟鹏笑的很好看,将鸡腿伸到阿塔潘眼前。

    “吃吧,吃吧,就说是我给你的,我看谁敢罚你。”

    阿塔潘还是犹豫不决,但耐不住关钟鹏的央求,最终两人以我一口,你一口的形式将鸡腿分食干净了。

    那是阿塔潘人生中第一次吃肉,沾了关钟鹏的光。


    阿塔潘是个命苦的孩子,但是他觉得他这辈子之所以过的苦是因为他把自己所有的好运都用来换了一场与关钟鹏的相识。

    阿塔潘做了一年关钟鹏的陪读,第二年关钟鹏去上了镇上的学堂,阿塔潘却没跟着去。

    原因是府上请的先生在离开前,跟关老爷谈了谈关钟鹏这一年的学习效果,其中先生就建议给关少爷换一个陪读或者不安排陪读。

    先生说,当初建议给关少爷请一个陪读是为了很方便照顾钟鹏少爷的生活起居,以及在学习过程中给予提点帮助,但阿塔潘明显不是个很好的人选,首先,他不是读书的料,不仅帮不了关钟鹏,还经常占用关钟鹏的学习时间,拖后腿。就算是照顾关钟鹏这一点,阿塔潘也是不及格的,与其说是照顾关钟鹏倒不如说关钟鹏在适应他更为贴切。况且,关钟鹏本身就头脑聪明,陪读对他来说有点多余。

    为了关钟鹏,关老爷当然是毫不犹豫的采纳的先生的建议。

    只是关老爷没想到他的宝贝儿子会那么宝贝一个陪读的书童,第一天上课就当着先生的面冲回了宅子,还敢跑到自己面前质问阿塔潘的去向。

    关老爷子没得法子,只好将先生的话如实说给关钟鹏听,让他理解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他好。

    但关钟鹏不领情,说什么也没用,就是要阿塔潘和他一起上学。

    关老爷子当然不能由着他的性子,严词拒绝,然后关钟鹏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晚饭也没吃,还扬言不让阿塔潘和他一起念书就要绝食自尽。

    两边僵持不下,就这样对抗到第二天,关老爷子以怕宝贝儿子饿坏为由要阿塔潘去送点吃的,实则是让阿塔潘自己出面打消关钟鹏的念头。

    “阿关,别闹性子了,该去上学了。”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阿塔潘总是这样叫关钟鹏,这是他们两个的独有的称呼。关钟鹏则跟着阿塔潘的阿娘称他为阿甘。

    “我不,他们不让你上学,我就一直不吃饭。”

    “阿关,我不读书了。”阿塔潘将盘子端到他面前淡淡的说,“先生说的没错,我不是读书的料。”

    “你不读书你以后干什么?去卖力气做脏活累活吗?”关钟鹏很生气,质问道。

    “少爷,那本来就是我们做下人的命。”阿塔潘特地换的称呼,提醒着关钟鹏两个人之间地位的差距。

    “胡说,你才不是下人,你是我的阿甘,什么命不命的,我不信,我就要你读书。”

    “唉,为了我饿坏了身子就不值得了,吃点东西吧。”知道劝说不了,只能退一步,起码让关钟鹏把饭菜吃进去,也算是达到一点目的。

    “谁说不值,我这不仅仅是为你争取上学的机会,更是为你争取未来的机会,这帐我算的明白。非常值!阿甘,你放心吧,我爹心里有数,他不会让我饿出病来的,他那点心思也就能诓诓你们小孩子。”关钟鹏将饭菜推到一旁,势要跟关老爷子抗争到底。

    这场“战役”终究还是关钟鹏赢了,他太聪明了,把每个人的心思都摸的透透的,没人奈何的了他。

    VV. Lv6 楼主 沙发
    来源:Lofter        
    作者:几分熟
    已获得授权           
    链接:https://jifenshu111.lofter.com/post/3117477a_1c8b3c89c
    【Offgun】太好了,他很幸福(中上)
    虽然阿塔潘能继续上学了,但学堂里,阿塔潘的位置也是尴尬的,几乎只有他一个下等人出身还学习差的一塌糊涂的,被先生安排在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时不时还要被一些小少爷们偷偷的整蛊。

    关钟鹏坐在最前面,他看不到那群小少爷顽劣的手段,阿塔潘也从没和关钟鹏说过,阿娘说的对,自己能上学已经是关钟鹏对他们阿塔潘家很大的恩情了,人要懂得知足,不能再随便给关少爷添麻烦。

    但他忘了,关钟鹏是个多聪明的人,在几次听见阿塔潘发出的明显具有控制但仍然声音不小惊吓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富家小少爷们的笑声,他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的阿甘被人欺负了,但是阿甘不和他说,就代表他不想让自己被牵扯进去,于是他只好偷偷的跟先生商量能不能把阿塔潘的位置换到自己旁边。

    但是先生说,坐在前面的都是富家少爷,如果将阿塔潘的位置提到前面,那就意味着要将一个小少爷位置往后提,让陪读坐在少爷们前面这是不符合规矩的。

    然后,关钟鹏就不顾先生的劝阻气呼呼的将自己的座位搬到了阿塔潘的旁边,去你妈的规矩,看我时时刻刻守着,谁还敢欺负他。

    但那群小兔崽子比关钟鹏想象的更嚣张,虽然当着他的面不敢动手,但只要他一离开两步,他们就无法无天了,终于,阿塔潘在又一次被欺负时,被关钟鹏碰个正着,然后,顿时怒发冲冠的把对方摁在地上,揍到哭爹喊娘,先生来了都拉不住,好不容易被阿塔潘喊停下来,还嚣张的爬上课桌,冲着那群臭小子威胁道:“给我记住!阿塔潘是我的人!要是谁再敢欺负阿塔潘,我关钟鹏不会放过他的!”

    替阿塔潘出了气的后果就是,晚上回家被他爹收拾了一顿,然后晚饭都不让吃关进房间里抄书反省,好在对方家长忌惮关家的身份,也没有追究关钟鹏的责任。

    打架让关钟鹏在学堂里立了威,自然也没人敢再欺负他的“小跟班”,没有混小子们的泛糖扰,阿塔潘上课也开始认真起来了,在加上有关大少爷在旁边贴身辅导,阿塔潘就算学渣体质也学到了不少知识,算数也越来越熟练了。

    小学毕业以后,阿塔潘留在了关府学习管理生意,关钟鹏得到更远的地方去上学了,不能天天回家了,但是只要一有时间,他就风雨无阻的从学校赶回来见阿塔潘,在外面发现了什么好看的小玩意也是第一时间拿给阿塔潘看。

    阿塔潘捧着新奇的小玩意,笑得很灿烂,眼里充满羡慕。

    关钟鹏知道,阿塔潘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但是他有太多的羁绊不允许他的向往。

    “阿甘,等你娘身体好点,我让我爹给你放假,我带你去省城玩,好不好。”

    “阿关,你别开我玩笑了,省城哪里是我这样的人去的地方。”阿塔潘将小玩意收在干净的手帕里才往身上的口袋里藏,生怕脏了这么宝贝的玩物。

    关钟鹏掐了掐阿塔潘的小脸,“胡说什么,等我毕业了,我就接上你和你娘一起去省城,我爹生意那么大,就让他在那边开个铺子给你经营……”关钟鹏滔滔不绝的幻想着未来,让阿塔潘也止不住的露出酒窝。

    “对嘛,要多笑才行,酒窝那么好看。”关钟鹏满意的评价着。

    “阿关,你要在省城上学,还得好多年呢。”阿塔潘用好看的笑容提醒着关钟鹏,然后开着玩笑“那我岂不是还得等很多年?”

    关钟鹏摇摇头,“不啊,那是接你们去省城和我一起生活,而去省城玩我打算今年夏天就带你去的。”

    “好啊,我等着你。”阿塔潘相信关钟鹏说的每一句话,他从来就没骗过他。
    省城还是没有去成,阿塔潘本来已经穿上了关钟鹏特地给他买的新衣服,还精心的打扮了一下,正满心欢喜的在门口等着关钟鹏来接他去车站。

    但是阿娘突然就倒下了,这几年阿娘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但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就那么直直的栽倒在阿塔潘面前。但好在,送医及时,不一会就醒了,还是老毛病作祟,没什么大碍,只是将阿娘安顿好了,去省城的车也开走了。

    关钟鹏抹了把阿塔潘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安慰着:“你阿娘不是没出什么事吗,别哭了,再哭,她老人家又该说你了。”

    “我今天真的很害怕。”阿塔潘扑在他的怀里,眼泪就止不住的掉,“我不想哭的,但是我真的很害怕。”

    关钟鹏轻拍着怀里人的后背,给予安慰。

    “阿关,我不去省城玩了,我阿娘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我实在放心不下。”阿塔潘哽咽着。

    “那咱们就不去了,我陪你守着你阿娘,等我以后接你们一起去省城。”关钟鹏是真的心疼这个小家伙,他小小的身子总是承担了太多他不该承担的重压,他从来不说,像今天这样歇斯底里的在自己怀里掉眼泪实属头一回,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吧。

    “嗯嗯。”阿塔潘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他想守护他,真的。关钟鹏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了,但这次这个想法格外强烈。

    7 天前 回复
    VV. Lv6 楼主 板凳
    来源:Lofter        
    作者:几分熟
    已获得授权           
    链接:https://jifenshu111.lofter.com/post/3117477a_1c8b72595


    【Offgun】太好了,他很幸福(中下)
    关钟鹏很争气,考上了城里很好的高中,开学的前一天晚上,他和阿塔潘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很平常,但是关钟鹏一想到自己去了学校就得很久见不到阿塔潘,就开始舍不得,天黑了还偷偷摸摸的摸索到了阿塔潘房门前,还没敲门,就听见阿塔潘尖叫一声,然后火急火燎的冲出房门和关钟鹏撞了个正着。

    看着阿塔潘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关钟鹏就知道,肯定是小壁虎又来关顾阿塔潘了,关钟鹏笑着,只有这种时候阿塔潘才像个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有的模样。

    一如既往的一边嘲笑着阿塔潘胆小,一边帮他将壁虎弄出房间。

    但是这次却不要脸的以防止壁虎再爬回来没人帮他解决的理由爬上了阿塔潘的床,要和他一起过夜。

    两个人不是没一起睡过,小时候关钟鹏总是缠着阿塔潘一起睡,也是因为如此,关老爷子也才给阿塔潘单独收拾出来一个房间,离府里其他人睡觉的地方比较远,防止两个孩子吵闹的声音影响其他人。

    但,长大以后,两个人就没在一起睡过了,如今,两个人躺在一张小小的床上,阿塔潘一个翻身不小心的触碰都能让关钟鹏直接僵硬成一块木板,连呼吸都停了,阿塔潘偷笑一声,“关少爷现在回去睡还来得及哦,再磨蹭下去,我怕你天亮了都睡不了。”

    关钟鹏僵硬的平躺着,倔强极了,“不要,我今晚就在这睡。”

    “你明天还得去学校呢。别闹了。”阿塔潘想起了这一茬,语气严肃起来,如果今天晚上睡不好,明天他坐车去学校肯定会难受的。

    “就是明天要去学校了,所以今天晚上就要在这里睡。”关钟鹏也翻了个身,背对着阿塔潘,有点不好意思,“去学校了,就好久都不能见面了。”

    “搞了半天是舍不得我啊。”阿塔潘笑道,“舍不得我的话,就去学校好好学习,放假了就快点回来,不要让我等太久。”

    钟鹏半晌没出声,然后突然转过身来,小小的床挤着两个人四目相对,距离近的几乎只要关钟鹏稍微一凑近就能亲到对方,他转过来之后就紧紧的盯着阿塔潘的双眸,“阿甘,我们在一起吧。”语气平淡的就像在问阿塔潘明天早餐吃什么一样。

    “好啊。”阿塔潘一点也不意外,他们之间似乎早已心照不宣了。

    “那说好了,你是我的了,我去学校了以后,要是我爹你娘他们要给你说亲事,你可千万不能同意。”

    “你就放心好了,我条件又不好,我娘身体也不行,家里还穷的叮当响,哪家姑娘能看上我,倒是你,去了学校,可不能被里面的姑娘勾走了魂啊。”阿塔潘回击。

    “不可能的咯,我的魂已经被你勾走了,哪还有魂让别人勾。”关钟鹏笑出两排牙齿,掩饰自己的害羞,说情话还真有点不习惯。

    阿塔潘也是第一次听关钟鹏跟自己说情话,害羞的缩进被子里。

    之后心里放下了大石头的关钟鹏也神奇的一改僵硬的睡姿,居然抱着怀里的人安稳的睡着了。


    和关钟鹏在一起的几年是阿塔潘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阿娘的病一直比较稳定,一到假期,关钟鹏就回来帮着阿塔潘完成工作,然后空出来的时间就一起在镇上玩,因为从小关系比较好的原因,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两个人的恋情还是被发现了——一次关钟鹏在镇上学堂后面的小树林和阿塔潘偷偷接吻的场面被捉迷藏的小屁孩们瞧见了,孩子们回家之后又把这件事当做有趣的事情和娘亲说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更何况这地方本就没多大,不到一天的时间,小镇上就传的沸沸扬扬,风言风语,不堪入耳。

    关钟鹏被关老爷子关进房间里不许他再和阿塔潘见面,阿塔潘的母亲也不好意思在关府待下去,拉着阿塔潘回到曾经的破房子里,边掉眼泪边用棍子抽打着阿塔潘强迫他跪在他爹的灵位前忏悔。

    “都是我没教好你,我已经没多少日子了,但是我现在实在没脸去底下见你爹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教好你。”阿娘在灵位面前对着阿塔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阿娘,我们只是和你们的喜欢有点不一样,我们错了吗?”

    “你喜欢的是个男人!”阿娘更生气了,又拿起了脚边的棍子,举了好一会,终究没有舍得落下,“阿甘,不是阿娘思想落后,你看看这镇上,有谁能接受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

    “结不结果的,我不在乎。”平时阿塔潘很听话,事事都顺着阿娘,唯独这件事他不想让步,他心里早已认定关钟鹏就是他的未来。

    “你不在乎,镇上的其他人在乎,你没听见外头的人怎么说你们吗?说说你们伤风败俗!说你们恶心!”阿娘开始咳嗽,她不是气阿塔潘不走正道,她是心疼自己的宝贝被人这样说。

    阿塔潘沉默着,脸上表情却很倔强。

    阿娘搂住阿塔潘小小的身子,摸着他的额头,乞求着。“算阿娘求你了,你就算不为阿娘想想,你也为关少爷想想,他们家一向在镇上有名望,受不住大家的白眼和背后的坏话,你也不忍心看着关少爷被大家指指点点是不是。关家对我们有恩,我们不能恩将仇报。我死了,下去怎么也得给你爹一个交代啊。”

    阿塔潘紧了紧拳头,不想再继续谈论。“阿娘,别胡说了,你身体还好着呢,别再说什么死不死的了。”

    好不容易安抚阿娘睡下,阿塔潘就溜出来去关府找关钟鹏,不管怎么说,他只想听听关钟鹏怎么说。

    如果他说在一起,那他就陪他一起面对逆流,如果他要分手,那他就安静的放手。

    只是关老爷没有给他们见面的机会,关钟鹏在自己跪在阿爹灵位前的时候就被捆送回城里了。

    7 天前 回复
    VV. Lv6 楼主 地板
    来源:Lofter        
    作者:几分熟
    已获得授权           
    链接:https://jifenshu111.lofter.com/post/3117477a_1c8badc0e
    【offgun】太好了,他很幸福(下)
    从关府回来,阿娘就在门口等着,见着他就只沉默着回了屋。

    然后,猝不及防的又倒下了。

    最糟糕的是,请了很多的大夫,阿娘的情况却一天不如一天,阿塔潘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再想他和关钟鹏之间的事了,天天守在阿娘床前伺候。

    “阿甘,我怕是不行了,我求你,不要再和关少爷纠缠了,行不行?”在忙前忙后了几天之后,阿娘终于主动开口跟阿塔潘说话。

    “阿娘,你别瞎说,你会没事的。”阿塔潘无助了抓住阿娘伸出来的手,眼泪止不住的掉,恐惧感从未像此刻那么侵蚀入骨。他身边已经没有能支持他坚强的那个人了。

    “阿甘,你答应我,不然我这眼睛都合不安稳。”阿娘的话断断续续,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消失了。

    “阿娘,你别说了……别说了,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你不要离开阿甘好不好,我……只有你了。”阿塔潘泣不成声,恨不得躺在那里的人是自己。

    “阿甘……是……乖孩子,阿娘……才舍不得走呢。”

    阿娘还是走了,没死在阿塔潘泣不成声的抽泣中,倒是挺了一段时间后是在睡梦中一声不响的走的,没有受太多的苦。

    阿娘走后,关府也派了管家来给予哀悼,同时请阿塔潘回去继续工作。

    关老爷没有因为自己和关钟鹏的事情给自己摆脸色,反而将关府更多的生意交由阿塔潘管理。

    但身边没有了阿娘和关钟鹏的阿塔潘却成了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就连面对自己曾经最害怕的壁虎时他的情绪也犹如一滩死水,掀不起一丝涟漪。

    阿塔潘的生活自此成为一成不变的机器,日复一日的工作,镇上的风言风语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消失。


    阿塔潘以为依关老爷子的个性,大概永远不会再让他们两个人见面了,但是仅仅过了一年多,关钟鹏就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身边还带着一个妆容精致的姑娘。

    这大概就是关老爷准许关钟鹏回小镇的原因吧。

    阿塔潘面目表情,跟着关家一大群下人一同在门口迎接,说了欢迎词之后就回去继续自己的工作。

    关钟鹏现在是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了。从他答应阿娘的那一刻起,他们两个就再没有丝毫纠结在一块的机会了。

    但关钟鹏显然没那么想,晚上不知道他如何逃脱关老爷子的视线蹿进了阿塔潘的房间,一脸兴奋的跟阿塔潘宣布他回来了。

    阿塔潘只是冷漠了回了句,“少爷,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我要睡觉了。”然后将关钟鹏“礼貌”的请出了房间。

    “阿甘,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因为我让你等了这么久在生我的气啊?”关钟鹏拍着房门焦急的询问着。

    “少爷,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你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了。”

    “你是说跟我一起回来的林小姐吗?你误会了,我和她………。”关钟鹏话还没讲完,屋里的光就灭了。
    “没什么的。”关钟鹏将话补全,在门口呆站了一会,直到屋里没有半点声响,才终于垂头丧气的离开。

    关钟鹏以为阿塔潘是误会了在吃醋还特地请上林小姐去给阿塔潘解释,但阿塔潘也只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就头也不抬的继续完成他的工作。

    关钟鹏的举动也不可避免的惹起了关老爷的注意,随后派了下人以影响工作的由头拒绝了关钟鹏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的来访,闲暇下来时阿塔潘也故意躲着关钟鹏走,以至于好不容易争取回来的几天,关钟鹏都没能见上阿塔潘一面。

    不过关钟鹏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经过几天的蹲守,终于在最后的机会将阿塔潘堵在了房门口。

    阿塔潘执意要锁门,关钟鹏撑着房门阻止,僵持着。

    “阿甘,我明天就要走了……”关钟鹏用狗狗一样的眼神望着阿塔潘,可怜极了,“你没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阿塔潘手上关门的劲松了不少,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那祝少爷一路顺风。”

    “就这样?……阿甘,只要你开口让我留下,我会不顾一切的留下的。”

    “你说什么傻话,不毕业了吗?又不是小孩子了,孰轻孰重分不清楚吗?”阿塔潘终于有了情绪,气愤的连少爷都没再叫。

    “那我就带上你一起,我爹那边,我会搞定。”关钟鹏信誓旦旦的承诺着,见阿塔潘又沉默了,撤出撑着房门的手去握住阿塔潘的手,“阿甘,跟我走,好不好?”

    “不好。”阿塔潘犹豫了一瞬又恢复了冷漠的模样,“少爷,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的,我,早就已经变了。我现在只想平静的在小镇生活,算我求你了,少爷,你不要再来扰乱我的生活了,行吗?我很困扰。”

    关钟鹏紧紧的盯着阿塔潘的眼睛,眨了眨眼睛一滴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我不信,阿甘,我不信,是不是我爹逼你这么说的,我不信你心里没有我了,我不信……你敢说你心里真的没有我了吗?阿甘。”关钟鹏连握住阿塔潘的那只手都在颤抖。

    “对不起,我……”

    “好了,不用说了,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回来打扰你了。”关钟鹏急忙打断他的话,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听那样的话,松开了握着的手,尽力给阿塔潘留下好看的笑脸,“再见,我的阿甘。”

    关钟鹏走了,留下阿塔潘站在虚掩的门后呆滞的站了很久,回过神来,摸了摸脸上的湿润,是眼泪。

    明明自己已经很久不再因为任何事情影响情绪了,怎么还会流泪呢。

    明明自己已经在心里排练了无数遍和关钟鹏诀别的场景了,为什么心还是会疼的难受呢。

    明明……

    有太多的想不通,阿塔潘强迫自己不再去想然后躺倒床上命令自己睡下,只要到了明天,到了明天自己就不会在胡思乱想了,到了明天自己还是那个不再有喜怒哀乐的工作机器,只要到了明天,就什么都好了。

    关钟鹏回了省城,听他爹说以后也不会回来了,等将手上的生意全部找人打点好,也去省城陪关钟鹏一起生活。

    他们之间的故事,结束了。
    阿塔潘终其一生也没能去到省城瞧上一眼,在关钟鹏离开的第五个年头,他也离开了。

    不同的是关钟鹏是离开了阿塔潘,阿塔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和他悲惨的父母一样的命运。

    关老爷将生意交由阿塔潘照看后,他一直是尽心尽力,不仅没日每夜的工作,更是每一批货物都要自己亲自监管运送,然后最终像他爹一样遭遇了土匪的抢劫,但他比他爹运气好,他只受了点轻伤。

    但运气也不好,之后他就像他母亲一样身体越来越差,消瘦的不成样子,请了大夫,大夫说是抑郁成疾加上劳累过度,不好治,尤其心病还得心药医,更何况阿塔潘不配合治疗更加没有法子。

    阿塔潘走的前一天,关老爷从省城赶了回来,那个人没有跟着回来,关老爷子坐在阿塔潘床边跟阿塔潘解释,关钟鹏定了门亲事,忙着婚礼的事情赶不回来,让阿塔潘不要怪他。

    阿塔潘只是罕见的露出了两个酒窝,笑着说。“太好了,他很幸福。”眼角留下了眼泪。

    阿塔潘闭上了眼睛,然后再也没有睁开。

    少年结束了他短暂但悲凉的一生,走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容,很开心的样子。

    只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在遥远的省城,那个他爱的那个人也天天望着小镇的方向也以为他过的很幸福。

    因为关老爷回省城带给关钟鹏的消息是阿塔潘在小镇娶了妻子,生活很美满。

    7 天前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VV.

    VV. Lv 6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