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USO专区 >【同人文】【SRD0050】东
    [同人文] 【同人文】【SRD0050】东 回复
    来自版区: USO专区 只看楼主
    泰迪 Lv3 楼主 2020-7-31 16:54:08
    【一发完,字多警告,文笔渣警告】
    接受的话就看看吧。



    0.
        动物会为了保护自身,在残酷环境中会自发的形成一个集体。然后他们内部分化出阶级,以此来维持秩序。

        人类发展史是本可笑的书,像一只咬着尾巴的蛇,先是恐惧,再演变成自大,受到惩罚时还原敬畏。我想,妄想着控制的下场,大抵就是痛苦的求生。

        所以2186年,人们形成了一个团体,官方名称为——USO。


    1.
        “你的姓名?”隔着玻璃的调查员敲击几下玻璃,提醒面前前来应聘的人员。

        房间是普通不过的黑白色,再加上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隔着玻璃坐着的两人,与其说是在面试,不如说是在巡诊。调查员面对的人员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配的是黑色长裤。他低着头看着黑色地板,在听到调查员声音时才抬起头来。

        应聘人员脸上的伤痕在他有些苍白的脸上显得刺眼,若不是简历上面的种族写着“人”,那么调查员误以为他是改造人,再正常不过了。年轻男子对上调查员有些震惊的眼神,开口:

        “让您感到不适,对不起。但是我的的确确是人类。”他扯起嘴角,给了个微笑。

        “我的名字......”年轻男子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我的名字叫‘东’。”

        “嗯......能解释一下面部伤痕怎么回事吗?”调查员虽然对他的态度感到满意,但是留了个心眼——很多人人会因为一些伤成为感染者,而很多感染潜伏期时间很长。

        “2185年6月13日,被实验生物炸伤右脸。2185年10月30日,被实验体割伤眼睛。”男子真诚地回答,尖锐的目光冷静的恐怖,和改造人几乎无二别。“这四年我都有检查,没有出现感染现象。”

         很会理解别人的疑虑呢。调查员心想。翻开简历,的的确确写着这两件事,他抬眼看了看这位黑发男子。

        “您是要应聘......”

        “科调处。”

        调查员猛的抬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东重复:“我应聘的是科调处。请问我走错了吗?”

        “啊......没有。”只是觉得你这种气质到执行局更加符合罢了。调查员心里想,随即向简历上补充备注,忽然看到一栏,上面写着“能力:感知情感。”

        “您是有能力的?”调查员看向他。

        “本来是没有的,某一天就出现了。”东停住,垂眸回想着以前的事情,“我想,是实验造成的。不过这能力并没有实际用处罢了。”

        “明白了。”调查员向能力栏,写下几个字——目前无实际用处。

       “好了,请等待结果。”调查员放下笔,向东比了个手势,示意可以走了。

        东站起来,鞠躬。离开这个充满消毒水味的房间。


    2.
        成为一个特殊人物,是在末日之下保证自己的安全和自由的唯一方式,东在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个道理。

        眼前的父母在一只巨大的甲虫前被撕裂,躲在柜子里的男孩屏住呼吸,口腔因为嘴唇被咬破充满血腥味,他的眼泪因为疼痛和恐惧不断流下,视线却无法从那场杀戮中移开,黑色,多脚,巨大坚硬富有光泽的甲壳,染上的是无数人的血。这间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房间,浓厚的血腥味弥漫,记忆里,这是爸爸妈妈的卧室,现在却是屠宰场。

        “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

        像只抱团刺猬的男孩,不知道在柜子里藏了多久,终于一天被打开,被救援人员抱了出来。他精神恍惚,只感觉像是被蒙着眼睛被抱出去的,鼻子却不住的闻到浓浓的铁锈味。

        “这里有人活着!是个小孩!”穿着护甲的人员大喊。

        很快就有人带走他,安抚他,将他安置在避难所。

        “孩子妇女老人优先。”避难所的救援人员在分配物资时这么说。

        “孩子妇女老人先撤退!”救援人员在疏散群众时这么说。

        “原来,是这类人就可以这样吗?”男孩想,“那我以后怎么办呢?”

        挤在难民中的他像是一滴水投入大海,看也看不见。他蜷缩起来,保证大家有足够位置坐着。整个避难人群都低着头,若有若无地自言自语,或是和其他人用打颤了的声音对话。人群中时不时地会有抽泣声,男孩发现哭的人原来是自己。

        “听说了吗,好像之后组织会来建立一个保护所一样的地方。”坐在一旁的男人对着一位女人说。

        “那又怎么样,我们能进去吗。”女人低沉地嘀咕。

        男人用手臂搂住她:“可以的,可以的。甚至有什么好能力的人还可以受到优待,你看,我不就是在研究所学习过吗?”

        男孩在一旁默不作声,倾听他们的对话。

       成为......特殊的人,就可以有优待?

        “我没有都没有,也可以进去吗?”他突然发问。

        男人被突如其来的发问问住了,疑惑地望向他,又低头看看怀里因为疲惫闭上眼睛的女人,思考了一会,最后轻轻地说:“你是人吧?可以成为科技人员。

        “国家会收养我们的,到时候你也会被培养。”男人露出微笑,却掩盖不住眼里的不确定。

        男孩心里几乎要开出欣喜的花来——只要,一点一点地向上走,就会成为特殊的人。

        妈妈说的没错。他忍不住笑出声。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

    3.
        X公司,这家培育科技人员的公司,是男孩被收养后来到的地方。十岁的他在这里接受训练,一步一步往上走,生活了九年。

        公司给他新的名字,叫东。自然地,他的室友兼同事,代号是西。

        等待着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照进房间窗户的第一丝光线将东叫醒,他看了一眼时钟,紧接着从时钟里传来机械声——今天是2185年5月28日,上午五点。

        “关掉他,兄弟。”西怒气冲冲地甩手,翻个身子继续睡去。

        “可以起来了。”东将被子整理好,伸手去摇西。

        “别。兄弟。”

        东收手,他了解西,如果他一直重复个词的话那就是生气的表现。虽然他看起来还很想睡觉,但其实已经清醒,过一会就会自己起床。

        “唉......是不是过几天有个生物要我们调查来着。”西果然无奈地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

        “嗯。”东对着镜子洗漱,敷衍地回了一句。

        “好像是感染体。”

        “......哈哈,恶心东西。”东听到这句,皱眉骂了一句。

        “诶,大可不必。”西说,“还是挺惨的,被袭击了就算了,没死还要被研究。”

       “是动物吧,有什么好可怜的。”东甩干手出了洗手间。

       “听高层说这东西有些危险,所以实验要小心。”西继续向东喊。

       “了解了,谢谢老哥。”东穿上衬衫,整理了一会。

       感染体?呵,只不过是害人的怪物罢了。


    4.
        或许东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以前的自己的观点,当时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动物被迫成为了怪物,人类被迫成为将死之人,他们都不应该被人们唾弃为垃圾。

        隔着厚重的防护玻璃,东也能够感受到那只像狗,又像甲虫的怪物内心的痛苦。虫类蜕变时剥皮的疼痛感,身为狗却长着虫的虹吸式口器无法进食肉类的饥饿感,占据了东的脑内。
       
        生为怪物,也有怪物的无可奈何,灾难永远不是针对一个种族,而是全部的生命,没有人可以因为痛苦而自煽为“悲哀”,这是对生命的不敬。

        “东?”站在一旁的新室友察觉了东的不异样,刚要询问,东忽然直直地倒下去。


    5.
        “东啊,这东西,我们来研究真的不会太危险了吗?”西看着收到的报告,心有疑虑。

        报告上面显示的是一只鼓胀的动物,已经因为腐蚀原因变得面目全非,它的危险指数是3,这意味着研究人员更加难以保证自身安全。

        “做好防腐蚀措施吧。这个.....编号IV30的东西,高层说是会有腐蚀伤害。带过来时还损伤不少人员。”东接过去仔细读了一遍。

        “这东西都要带过来......东你这次不要再独自研究了。”西知道东的性子,研究生物是像着魔一样,不带停的,也有几次出现意外,幸好损伤不大。但是这次......太危险了。

        “......嗯。”东沉默了一会,敷衍地回答他,继续看着报告。

        什么时候这些东西才可以死绝,什么时候我就停下来。东想。


        放在实验玻璃罩的怪物已经死亡,它身上沾着所剩无几的皮毛,眼球凸起,嘴里流出黄色液体。

        “死的不是很安稳啊。”西看着这只尸体,接着将液体采样,装进试管中。
      
       “铁、氯、腐蚀性液体......是血液和盐酸混在一起?”东推测。

       “我同意。我来查看液体,你先去看样本。”西按开夹在耳朵上的眼镜,方便他看清楚。

       东点头,将玻璃罩拉下,刀刚刚割破它的肚子一个小口,就有不断的腐蚀液体流出,几乎快融化掉手上的刀。那局尸体的身体也好像发生变化——变红了。

        东立马放开解刨刀,转身扑向在实验室的西,把他按在地上,几乎是他们刚刚接触地板的一瞬,原本在玻璃罩的样本炸开,黄色液体大量溅开,被沾到的物品无不慢慢软化散发出恶心的臭味。

        东的面罩也开始溶解,浓烈的味道灌入他的鼻子,他感觉就好像放了把火在他脸上,甚至可以明显感受到自己的肌肉在熔化。他克制住想擦掉的想法,尽量地低着头闭眼摸索洗手台,液体刺激到他的神经,他只能不断地呻吟来负担自己的痛苦。

        西赶紧站起来,抓住东的手将他拉到洗手台上,一把扭开水龙头。东感受到水源,将大量水泼到脸上,洗掉那些液体。

        虽然没有具体检测腐蚀液体是什么,但通过味道和东脸上发干的裂痕,大抵就是酸性物。西急忙向化学台拿下一瓶弱碱液体,冲向东。

        “我感觉差不多了,帮我抹。”东隐隐约约听到西的脚步声,把自己撑起来。西也默契地用带着手套的左手将东的脸别过来,右手用镊子夹住棉花,沾取液体,克制着自己慌乱的心理,仔细涂抹伤口。

       “怎么了!”外头的研究人员冲进来,吓的几乎跳起来。

        “快来把他送到医护室!站着干什么?!”西向他大吼。

        东感觉疼痛已经深入到骨髓去,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感染体,果然是害人的东西。


        “右面部受伤,其他部位无大碍。未发现感染迹象。”东坐在床上,看着几个月前的医疗报告,默默地关闭屏幕,看向窗外。

        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无法入睡,房间窗户只是个不能打开的玻璃,每次东想要看看外头景色,却只能望见密密麻麻的房屋和最远处的高墙。似乎起雾了,夜色坠落在这层薄纱之中。

        东看着玻璃上反射出来的自己的脸——右边留下一道深刻的痕迹,它在告诉他,这是他再一次被怪物迫害的经历,要永远写在他的脸上。

        他愤然,不再看自己的脸。

        “东?还没睡吗?”西进入房间,脸色很差,他一边脱外套,一边试探地瞄了一眼东。

        “高层想要和你谈一谈。”

        东的背影定住了,又很快转过身,昏暗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显得很阴沉。

        “好。”

    6.   
        亚克兰街道是东走出公司后,唯一一次来到的地方。秋分后的气温逐渐下落,居民们纷纷涌向救援所,排队获取过冬用的衣物。东裹住自己的大衣,沉默的路过人群,队伍里有些小孩子时不时地会抬头用好奇的目光看看东,东讪讪地笑了一下,往自己的住所走去。

        东租的房间是木制房屋,和传统的木头不同,这些木材都是精灵的树木,比普通木材更加耐热抗压也强。虽然和公司的钢化房屋没得比,但在亚克兰街道也算是比较好的房子了。

        那天公司高层特地将他叫去,委婉地辞退了东的职位。没有了职位,也就不能在公司里面待着了,他也只能收拾一下,来到这里。

        “啧,什么‘顾及其他人员生命安全,希望东先生另谋高就’。送来那么危险的东西就是要我的命!”东咬牙,愤怒地开锁进门,顺手也打开了灯,心里突然一震——有个人倒在他房间地上!

        看起来还在睡。东冷静下来,本来想大喊警察,却突然想起来亚克兰街道只有救援队,而救援队并不管私闯民宅。于是东之好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对着地上的人,慢慢地往后退出去。

        “砰!”地上的人突然呻吟,缓慢地站了起来。东赶紧向那人的地板上开了一枪。

        那位陌生人被这一枪吓的够呛,双手本能地举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医......生......我需要......治......疗。”

       医生?东有些懵,“我不是医生。请你现在离开我的房子。”

        “不......只......有你可以......帮我。”那位陌生人使劲摇头,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我生......病了......我觉得......我被......”

        感染者?!东心里一凉,他从来没有研究过人类感染者,更别说治疗了。再说,既然是感染者,那么就是危险物。

        开枪?还是不开?

        “不不不......我只想......药物。”陌生人仿佛感受到他的内心的顾虑,更加慌张地摇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东看着陌生人绝望的眼神,产生一丝怜悯,看起来让他直接离开是不可能了,不如拿药帮他。正好之前研发的抑制剂还没有经过人体实验,有他来检验药物作用也罢。

        几秒的对峙后,东放下手枪。“好吧,坐在那里。离我越远越好。”他盯着那个人,迅速地取过柜子里的药品盒,问他:“我只能帮你压制病情。你什么时候感染的。是什么感染你的。”

        “已经......四个月了。是个树......”

        “四个月?!”四个月可是动物感染者潜伏期最短时间,而这名男性看起来已经知道症状很久了。

        东感到危险,抬头果真看见男子开始变异,身上不断出现树皮一样的东西,动作也缓慢起来,“啊......先生......快跑......”从男子的手指出长出长长的藤条,脚也开始异化成为树干。那些藤条像疯长一样,向东袭来。

        该死!

       东冲向窗户,用背撞破玻璃,再他摔下去的一瞬间,一条藤蔓却精准的甩到他的眼睛上,把东打到了远处的灌木丛中。

        幸好只是矮房......东感觉自己的左眼在不断流血,肋骨也因为坠落疼痛不已。看见后头的房屋被不断生长的树木撑破,东只好撑起自己,忍痛死命地跑了起来。


    7.
        躲在亚克兰街道的巷子里,东用撕下来的布料勉勉强强地包裹自己的眼部,另一只手压着肋骨——好像没有骨折,幸好。

        现在可以去哪里?

        他的脑海里立马想到了西,但是......被那东西打中,会不会自己已经被感染?况且自己还和他待了一会。

        “当时就应该开枪,他们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东狠狠地骂了一句,捂着眼睛,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药物还在屋子里,已经没法回去拿了;医院的话,或许他们能够治疗伤口,但是无法保证我没有传播风险......公司......也只有西知道怎么做了。东掏出通讯器,打给西。

        “喂?是我,东。我被感染体袭击了,还希望你能帮我带来些药剂......没事,死马当活马医,我来当活体实验。”
       


        “怎么回事?”不久之后西赶了过来,看到东坐在巷子里,正要过去检查,东连忙用手势让他先保持距离:“先把抑制药给我吧。”

        西点头,用针管取部分药物后,带上面罩和手套,递给他。东接过手,先确认针管能够使用,再一口气往左胸口扎了下去。注射完毕后等了一会,东才让西可以靠近了。

       “可能要让你给我带药物一段日子了。”

       “没事。活着就好。”西让他放松,接着注射麻药。而东在药力的作用下,逐渐地失去了意识。

        只听到周围的吵闹声离他越来越远,最后陷入黑暗。


    8.
        “好多了,能够看得清吧。”西帮东打开纱布,一只手挡住强光,另一只手在他的面前摇了摇。

        东眨眼让眼睛适应光线,慢慢地眼前的事物从冷色调变回正常颜色。他感觉好多了,比左眼看不见的时候强。

        西松了口气,拿出带来的医药箱,熟练地取出针管,装药物,往东的左手肘刺去。

        “胸口刺的也太多次了。”东胸口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西简直看不下去,“以后可以用左手肘了,已经连续检查了,没有危险的感染迹象。”

        东也感觉到自己胸口上伤痕可怖程度,无奈地叹气。

        西的通讯器发出响声,提醒他应该回公司了。“我要回去了,照顾好自己。”

        “好。”

        “别死了。”

        “不会的。”

        西离开前又回头望东,刚要开口,东打断他:“会照顾自己的。”听了这句话,西才满意地点头,回去了。

        看着门被关上,房间回到寂静,就连微风声都可以听清。东躺在床上却迟迟无法入睡,不断地辗转反侧让他焦躁不安,于是决定出去走走。

        亚克兰街道一如既往,人们在排队等待物资,救援人员快速分发,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孩子看向东的眼神更加好奇了。

        他一定觉得我是个改造人吧哈哈哈哈。东察觉到孩子的好奇,心想。

        人群里有些人站着,咬起指甲,不断地垫脚去看队伍前方。

        应该很烦躁吧。东想。那么救援人员也很烦躁,毕竟这么多人......

        东不自觉地皱起眉头,双手插进大衣里搓着衣料,呼吸变得沉重,他看着他们仿佛也烦躁起来,于是快步走开。

        冬天了,落叶被风吹起打旋,空气变得干燥,呼吸都感觉是一种折磨,东有些后悔没有带水出来。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拍拍地上的土就坐下来——毕竟也没有椅子可以坐了。

        过往的居民是这个街道的写照,一个小女孩好像因为什么事情快乐地跑着;一对情侣可能是因为食物问题感到无可奈何,但是相拥过后又充满了幸福感;乞讨的人随意地抓着衣服上面的虱子,居然越抓越烦躁不安......东的情绪好像被他们感染了一样,切身体会着这些感受......

        不对,为什么,我会这么清楚?东被自己的问题问住,一瞬间焦躁不安,不好的感觉在自己内心涌起。

        虽说光靠人们的行为举止也能知道情绪,但是为什么自己能够“感受”到?

        “那个感染者,好像也是像能感受到别人情绪的人。”一个声音在内心偷偷说着,刺痛了东。

        我,现在是什么?人?还是......

    9.
        “没有感染迹象......”

        “不可能!你们是不是查错了什么?!”东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着医疗机器人,一些问诊的人被他的吼声吸引,投来疑惑的眼神。

        “我觉得有东西错了,你们查错了,不然我不可能有这个症状。”东也察觉到四周的疑惑,稍微放低声音。

        人形的机器人停顿了一会,接着回答,“没有感染迹象,先生。你的问题我们有询问研究所,他们说,可能是你及时遏制了感染加剧,才只是停留在感受阶段。”

        “有办法能治好,对不对?”东放低姿态,希望听到想要的回答。

        机器人目光没有动,很快给出答案:

        “抱歉,先生,目前没有方法能够治疗。”




        东从医院里迷迷糊糊地出来,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在走些什么,感觉和行尸没有区别,就走着。

        讨厌的怪物,最后我也变成这样子?可笑!我不能!

        东回过神,已经走出亚克兰街道,到了另一个自己没走过的地方。和亚克兰街道不同,这边明显要破旧混乱许多,东反应过来自己到了贫民窟。

        街上是令人作呕的气味,隐秘的角落里藏着斗殴的人,疯子叫着,骂孩子哭泣着,女人在叹气。这里像群魔聚集,而不像在人间。

        忽然有人抓住东的肩膀,东猛地回头,迎面是个面部破损的人,笑的凄惨:“你也是吗?”

        东甩开他:“什么你也是?!”

        他无意间对上那人混浊的眼神,被一阵恐惧感和找到同类的喜悦吓的几乎失神——他能够感受到,那人的皮肤里面好像有东西要“破土而出”,他每一个动作都在刺激那些东西的生长,慢慢地割破皮肤,露了出来。

        “你生病了,我们之前这里也有个人神态和你一模一样,他后来好像在哪里变成了......”

        还没等那个人说完,东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贫民窟。


    10.
        “你还好吗?兄弟?”西关切地问了下失神的东,却等不来他的反应。

        诡异的沉默在周围蔓延开来。

        “我还能当科技人员吗?”东首先打破这层沉默。

        “啊,可以,为什么不能,我记得新建立了基地,叫做uso,很缺人。”西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东,深怕他想不开寻短见去了。

        “uso......”东嘟囔,“你帮我写一下报告。”

        “什么报告?”西愣住。

        “实验报告,写我的左眼伤就是因为这个。”

        西只犹豫了一秒,“好。”

        那种从没有过的恐惧感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感到害怕?

        东回想起那种感受,不禁战栗。

        变异的过程实在是恐怖,取代自己以前的器官,它们慢慢地长出来......

        不不不,这是对于感染体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什么好同情的。
       
        我想我只是太久没见过那些感染物罢了。

        东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是东第一次进入uso,严厉的黑白色调加剧了这座建筑的严肃感。来到科调处,熟悉的隔离怪物的玻璃罩出现在他面前。

        “这是受感染的早期生物,之前还是只鹰来着。”研究所的人员介绍。

        玻璃罩内的鹰目光依然带着锐利,却少了些生气,翅膀的羽毛脱落,在上面长出的是爬行类的鳞片。它急促地呼吸,盯着东。

        一震无奈和疼痛感袭来,东忍不住痛苦地叫了一声,差一点要晕过去。

        “怎么了?”研究人员上前,被东拒绝了。

        “没事。”东感到害怕,是不是自己如果没有及时抑制的话,也会承受这种痛苦?那个感染了的人,也是这样子吗?

        但是他把那东西传染给我了。

        东站起来,给了研究人员一个勉强的笑,继续跟着他走下去。

        怪物关押的数量比东想象的还要多,而多数是因为外来物种感染的动物或者昆虫。他们有的在里面躁动地乱跑大叫,有的躺在地上等待着死亡,而有的,在煎熬着变异的痛苦。

        鳞片要长出来了......感觉嘴要烂掉了......好像不会说话了......

        东没法心安地走过这条长廊。

        都是些恶心东西,不是吗?但是,我是什么?我是人吗?是的。我是感染体吗?是的。

        我希望成为研究人员是为了什么?

        我想要活下去。

        那这些东西它值得活下去吗?

        我......

        东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眼前的东西都变得模糊,只剩下脑子里杂乱的情感。

        我们想要活下去。

        我真是,虱子一只。谁又有错呢?我在怨恨什么呢?

        为了证明自己的不同吗?灾难之下,又有谁不是受害者,有谁是不同的呢?

        东忍不住讪笑,嘲笑自己从前的偏激。

       “先生,你还好吧?先生!”

        研究人员回头,只见到东慢慢地倒下去。
       

    11.
        uso宿舍里味道和应聘室里完全不同,散发的是清新的花香。东的室友正在整理资料,忽然听到身后的床发出动静,赶紧回头,看见东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醒了!”室友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

        东一口气喝下,昏沉的脑子感觉清醒了许多,“我晕了多久?”

        “六个小时吧。吓死人了。”室友想了一下,又很高兴地拿出通讯器,“恭喜,你被录取了,看!”

        东拿过看了一会,平淡地笑了一下。

        “你之后工作,不会再晕了吧。高层对这事还挺关心的。”

        “不会的。”东摇头。转头看到自己的通讯器上有一条未读信息。他拿起来查看。

        西:“老哥,在uso也要干什么知道吗?”

        东笑了,回复到:

        “会照顾自己的。”

        东看了一会,补充到:

        “也不会死的。”

        我会以我的身份重新开始,感染物兼人的我。

        活下去。
       
    最后的这几句写的非常好。
    2020-7-31 17:13:00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板凳
    Brave.X 发表于 2020-07-31 17:13
    最后的这几句写的非常好。

    啊啊啊谢谢你(´д⊂)
    2020-7-31 17:15:29 回复
    2020-7-31 17:16:08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5#
    2020-7-31 17:17:25 回复
    吹爆吹爆!!!
    2020-7-31 17:20:42 回复
    真的吹爆,要我我都写不出来。
    2020-7-31 17:28:39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8#
    三生缘 发表于 2020-07-31 17:28
    真的吹爆,要我我都写不出来。

    啊啊啊啊谢谢你- ̗̀(๑ᵔ⌔ᵔ๑)
    2020-7-31 17:44:11 回复
    真的好棒(✪▽✪)!!期待续作
    2020-7-31 19:50:17 回复
    我来了!冲!
    2020-7-31 19:56:09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11#

    谢谢太太!!!!(><)
    2020-7-31 20:09:34 回复
    2020-7-31 20:43:22 回复
    泰迪 发表于 2020-07-31 17:15
    啊啊啊谢谢你(´д⊂)

    加油啦太太
    2020-8-3 10:09:02 回复
    来晚了,但是不妨碍我说很棒
    2020-8-3 11:10:49 回复
    写的好棒棒啊,喜欢
    2020-8-3 19:25:49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16#
    长离 发表于 2020-08-03 19:25
    写的好棒棒啊,喜欢

    谢谢你- ̗̀(๑ᵔ⌔ᵔ๑)
    2020-8-3 20:04:24 回复
    这也太棒了吧哈哈哈
    2020-8-4 10:32:47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18#
    可乐可乐 发表于 2020-08-04 10:32
    这也太棒了吧哈哈哈

    谢谢你 ( ノД`)
    2020-8-4 14:10:03 回复
    是SRD,不是SED
    所有转载侵删,欢迎原创作者和汉化组入驻!
    2020-8-4 15:24:45 回复
    泰迪 Lv3 楼主 20#

    r和e靠的太近了!!!!立马改!
    2020-8-4 15:39:37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泰迪

    泰迪 Lv 3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