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小说 >反水
    反水 回复
    来自版区: 小说 只看楼主
    醉生or梦死 Lv1 楼主 2020-8-29 01:31:39
    时间线是从系统出来后
    HE,可能会有一点点刀。。。。。。
    原本是打算当做七夕贺文的,结果。。。。。。
    垃圾文笔,垃圾文笔,垃圾文笔
    正文:
    【亲爱的,不论你在哪,我都会找到你。】
    早晨,秦究睁开眼,手下意识的探向身边,在摸到一片冰凉后,秦究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游惑出任务了,剿灭海上的海匪,要去一个月,他得一个人独守空房一个月。
    ”唉。“
    游惑站在甲板上,海风吹拂过他的脸庞,已经遮盖住眼睛的刘海随风漂浮。游惑有些不耐烦的拨弄着发丝,心想等这次任务结束收队了,让秦究带他去剪头发。
        想到秦究,游惑的眼神变得温柔,原本那冻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也变得柔和起来,站在一旁的楚月默默感慨着爱情的伟大。
        ”报告,在前方侦测到有不明船舰。“
    ”走吧,做好战斗准备,发射闪光鱼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瞎逼逼的)
        游惑收回目光,走向军舰的控制室。
        他们已经和这批海匪纠缠了小半个月了,这次将其一举剿灭后就能收队了。
        很快就要到七夕了,只要这次计划顺利,就能在七夕前赶回去。
        ”嗯,已经到了,放心,这次肯定让他们知道systems的厉害。。。。。。结束后会把那群海匪处理掉的。“
      
        秦究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和游惑的合照,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感觉胸口上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人喘不来气。
        ”A!敌袭!我们中有。。。。。。A!“
        炮火中,游惑反手解决一个海匪,向后一跨步,堪堪躲过子I弹。
      游惑一把拉住楚月的领子,向后一拽,子I弹擦着楚月的肩膀划过。
        ”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海匪?“
    ”有叛徒。我们的计划暴露了,网络也被入侵了,通讯被切断。A,现在怎么办?“
    楚月本来就比游惑矮一些,现在被游惑拽着领子,不得不踮起脚,衣领被游惑拽的皱皱的,楚月却并不在意一本正经的在汇报现在的情况。(不愧是你楚月姐)
    游惑微微皱眉,这次行动是完全保密的,就凭那小小的海匪是不可能打入钉子的,除非。。。。。。
    楚月看了眼游惑,一个答案在两人心中呼吁而出。
    着群海匪是隶属于某个组织下的,而且那个组织规模还不小,连军方内部都能打进钉子。
    ”先顶着,你去修复通讯。“
    ”好。那你。。。。。。“
    还不待楚月说完,游惑就挥挥手转身离开了。楚月望着游惑的背影,有些无奈。
    ”小心点啊。“
    秦究坐在沙发上,手交叠撑着下巴,先前的担忧并未消散,反倒像陈酒一样慢慢发酵,最终占满了胸膛。
    三天后。
    ”老大,楚教官他们回来了。。。。。。“
    秦究从文件堆中抬起头来,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游惑在出任务,原本属于教官A的任务也就理所当然的落到了秦究身上,连着三天秦究都泡在文件中,全靠咖啡续命,早已疲惫不堪,没注意到922说的是’楚教官他们‘而不是’A他们‘。
    ”嗯。“
    922见秦究没有反应,内心是十分煎熬的。要是他直接说游惑出事了,那他就别想活着走出秦究的办公室;要是他不说,秦究又没有听出来他的暗示,最后自己发现了游惑出事了死的还是他。
    922:我太难了,为什么不让154来?
    秦究见922还站在这,一副有话不敢说的样子,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
    见秦究问起,922一咬牙,先调整好身子的角度,方便一会逃跑,双腿暗暗发力,飞快的说:”内个老大就是游教官他出了点事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您去问154他一定知道。“
    然后,922就没影子了,还十分’贴心‘的帮秦究把门关上了。
    922心想这一定是他跑的最快的一次了,没有之一,还有154对不起了。(兄弟就是用来坑的!)
    听到游惑出事了秦究揉着眉心的手微微一颤,刚想在向922问仔细一点时那家伙已经跑没影了。
    秦究冷着脸找到154,向他询问具体情况,结果154一副牙疼的样子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秦究的心猛的往下一沉,如果游惑只是受伤了,154不会半天说不出来,922也不会跑那么快。
    秦究一把抓住154的领子,哑着嗓子对他吼道:”A到底怎么了!说啊!“
    ”老大。。。。。。“
    154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这次任务中出现了叛徒,游教官他们的行动被泄露了出去。。。。。。在行动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游教官他。。。。。。“
    秦究红着眼,狠狠的盯着154的眼睛,声音有些颤抖。
    ”游惑怎么了?“
    ”游教官他。。。。。。他中弹坠海了。。。。。。派人前去那片海域搜索,没找到游教官的身影,所以。。。。。。游教官被判定,死亡。“
    一刹那,秦究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揪着154领子的手有些颤抖。
    154在声音很轻,但秦究却觉得那言语像一把把尖刀,刺进了他的心头,支离破碎。
    ”。。。。。。死。。。。。。亡?“
    单是说出这两个字,秦究就觉得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秦究第一次感到如此绝望,仿佛世界顿时失去了色彩,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不。。。。。。不可能。。。。。。大考官明明答应过我,会回来的。。。。。。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对不对?154这不是真的,是吗?你说话啊!这不是真的,对吗?“
    154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秦究,崩溃、绝望、不知所措。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秦究流泪。
    秦究双手捂面,绝望的跌坐在地上,平时的桀骜嚣张这一刻皆烟消云散,分崩离析。
    军I方很快就为游惑举行了追悼会,可笑的是摆真正来参加这场追悼会的却只有寥寥几人,楚月没来,高齐没来,赵嘉彤没来,154没来,922没来,021没来,于闻父子俩没来,秦究也没来。
    他们都知道,那摆在正上方的棺材是空的,死亡结论也是草草定下。
    他们相信那个人不会就那样离开,那可是考官A啊,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打败?
    ”哎,我听说秦教官以前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秦教官可是S大队队长,就是一个刺头。“
    ”啊?真的吗?你看秦教官这冷冰冰的样子,哪像个刺头啊。“
    ”是啊,再说秦教官现在不是总教官吗,怎么又是S大队队长了?“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据说是前任总教官在一次任务中身亡了,秦教官就顶替了总教官。从那时候起秦教官也就变得冷冰冰的,一点也不近人情。。。。。。“
    ”歪!你们那群小兔崽子又在偷偷摸摸讨论什么?还不去训练?“
    ”!!!楚教官我们马上就去!“
    ”楚教官再见!“
    看着那几个年轻的背影,楚月不禁失声笑出,那几个年轻人是这一届中最有天赋的,也是最刺头的几个,秦究不知道训了多少次了,还是那个样子。
    想到秦究,楚月有些担忧。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已经没事了,但他眼中的疲惫还是瞒不住楚月的。
    秦究现在,越来越像游惑了。不,应该说是秦究把自己活成了游惑。他把自己封闭,用大量的工作来麻痹自己,最开始,还一度想过自I尽。
    ”已经三年了,A,如果你真的还活着,就快回来吧,秦究再这样子下去,迟早会垮的。“
    ”秦究,三年前那伙海匪的组织查出来了,是systems ,上面要求我们对其进行围剿。“
    ”。。。。。。好“
    Systems吗?
    秦究坐在原属于游惑的办公室,神色凝重的看着楚月刚刚送来的文件,捏着纸张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如果仔细看去,会发现这间办公室和三年前游惑离开时摆设是一模一样:抽屉里关于那群海匪的资料;贴在桌角记录着日期的小纸条;窗台边的盆栽;书架上的书。。。。。。
    唯一的变化只是在一旁多出来个摆放着秦究的物品的纸箱。
    三年了,但这间办公室的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在游惑离开的那天,杯子里是半杯红茶,一旁的沙发上摆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就好像人只是刚刚离开。
    【亲爱的,你还好吗?】
    ”啧,你说那个小白脸是什么身份?怎么还骑在了我们头上?“
    ”虎哥你小声点,可别让他听见了。“
    ”呵,这有什么,让他听到就听到呗,他还能把我怎样?“
    ”哎,虎哥你有所不知啊。他可是那位带来的,下手可狠了,绝不留活口。据说他好像是那位在三年前救下的,对以前发生了什么完全没印象。“
    ”是啊虎哥,他现在可是老大眼前的大红人啊。“
    ”嗤,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有什么好怕的?“
    被他们议论的那人回头看了看他们,眼中满是寒戾之色,令他们不禁打了个寒颤,有些不甘的散去。
    ”啧,麻烦。“
    ”A,这次就由你全盘指挥,那些家伙想围剿我们,但我们systems可不是任由他们拿捏的。“
    ”嗯。“
    办公室内,游惑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份档案,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档案的姓名栏写着:秦究。
    游惑不记得自己以前发生过什么,三年前他被systems的人救下,在ICU躺了三个月,才勉强从阎王手下救回来,但他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只记得自己叫游惑,还有,他好像还答应了一个人一件事,一件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事。
    但他却记不起来了,不记得是谁,是什么事,只记得那是一个他必须兑现的诺言,因为那个人对他而言很重要。
    就在刚刚,游惑看到的上面送来的档案,在看到秦究的照片时,不知道为什么,游惑突然觉得很难受,感觉心头有些沉甸甸的,被一种不知名的感情填满了。
    ”秦究?有趣。“
    ”队长,听说这次systems 派了个新人和我们斗。“
    ”哦,新人?他们这是当我们没人了吗,敢派个新人和我们斗?“
    秦究把玩着一枚戒指,眼神中是少见的温柔。
    那枚戒指本来是想等游惑回来后送给他当七夕礼物的,一共有两枚,还有一枚戴在秦究左手的无名指上,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银光。
    游惑不喜欢太花哨的饰品,秦究专门去为他和游惑定制了一对银色的戒指,并没有太多装饰,只是在内壁刻上了对方的名字。
    秦究戴着的那枚刻得是游惑的名字,在名字的结尾还刻有一个小小的爱心。
    炮火中,游惑突然产生了一丝熟悉感,好像他以前也是这样,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向某个方向坚定的奔赴。
    只是再远一点,游惑的记忆又变得模糊,只是隐隐约约像是个人影,向他伸出一只手,说:’亲爱的,欢迎回家‘
    鬼神差异间,游惑望向了军I方的驻营地。
    ”老大,那群孙子们撤退啦,这次还俘获了他们的一位大人物,现在关在审讯室,老大要去看看吗?“
    ”当然,我还得问他点话呢。“
    秦究走到审讯室前,还十分绅士的敲了敲门,动作是真的绅士,气质也是真的欠打。
    果不其然,没一会就从审讯室传来了一声滚。
    不过那声音被铁门阻挡,将原本的声线阻隔,要不是被自家大考官骂过那么多次,秦究可能还听不出那是叫他滚。
    秦究打开门,就看见坐在里面的游惑,因为过于刺眼的光线,游惑微微眯了咪眼,不耐烦的看向秦究。
    秦究瞬间就愣在了原地,就愣愣的看着游惑。
    ”哎?老大,你怎么了?你不是还要问话吗?“
    922有些不解的摸了摸脑袋,从秦究身边挤进审讯室,看到游惑后,也愣住了。
    。。。。。。
    站在旁边的守卫都瞪大了眼,这是什么魔法?进去一个愣一个?
    游惑看着站在门口的两尊石雕,也觉得有些不解,这一个个是怎么了,他又不是美杜莎,怎么见一个石化一个?
    最终,秦究还是反应过来了,’唰‘的就把门关上了。
    游惑:????
    守卫大哥:????
    922险些被撞出鼻血,有些庆幸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还好自己退的快,不过。。。。。。
    922有些惊讶的看向秦究,秦究也看向922,四目相对。
    ”额,内个,您们这是怎么了?“
    守卫大哥怯生生的开口询问,秦究和922又转头盯着他。
    守卫大哥:。。。。。。我就不该说话
    ”呦,这一个个是什么了?见鬼了?“
    游·鬼·惑:?
    守卫大哥一见到楚月来了,立马朝她投向求救的目光,要是他身后有尾巴的话,此时也该摇成花了。
    楚月拍了拍两人的肩,把他俩轰到一旁,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哦豁,又愣一个。
    游惑此时已经是非常不耐烦了,朝楚月看去,问道:”有病?“
    然后,又是’唰‘的一声。
    游惑:????【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疑惑JPG.】
    ”我靠,真有鬼。“
    ”。。。。。。“
    游惑看着三个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压根就懒得开口,眯着眼闭目养神(不愧是大佬)。
    秦究没忍住,掐了下游惑的脸,见游惑十分不爽的睁开眼后,傻呆呆的问:”疼吗?“
    游惑用看智障般的眼神看着秦究,满脸都写满了’你说呢‘。
    ”你,叫游惑?“
    楚月也是没头没脑的问到。
    ”。。。。。。“
    922更是直接来了句:”你,是人是鬼?“
    。。。。。。(哦,这该死的沉默)
    游惑看着面前的三个傻子,忍不住想开口时,秦究突然就哭了。
    泪水打湿了袖口,秦究浑然不觉,只是死死的看着游惑。
    楚月十分识相的看出了现在这气氛,再待下去只会被虐,就拉着922这个小傻子离开了审讯室,还十分贴心的把门给关上了。
    游惑:。。。。。。
    游惑看着秦究,刚想踢他一脚,问他什么回事。突然,秦究一把搂过游惑,紧紧的抱住他,仿佛想将这个人揉进血肉中。
    ”歪!你干什么!“
    游惑有些惊恐的叫出声,他本能的对其他人十分排斥,别说拥抱了,平时连话都很少说。
    秦究只是紧紧的抱着游惑,泪水打湿了游惑的衣领。
    突然间,游惑停止了挣扎,他突然发现自己对秦究居然没有一丝排斥感,反倒觉得,觉得秦究这样抱住他,竟让他感到了一份心安。
    在游惑心中,隐隐浮现了一个身影一句话在他耳边炸开。
    亲爱的,欢迎回家。
    这一次,游惑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是秦究。
    秦究,秦究,秦究。
    仿佛有无数声音在游惑耳边炸开,但无一例外,都是秦究的声音。
    【亲爱的,我把自己放在你耳边,你会听到吧】
    【我不是来救你的,我是来爱你的】
    【世界灿烂盛大,欢迎回家】
    【别对我闭上眼,大考官,不用对我避开什么,我是那么爱你】
    【亲爱的,你睡了好久】
    【我叫秦究,我来寻找我的真实】
    (瞎逼逼乱写的,是我记的一些语录)
    游惑猛的推开秦究,痛苦的捂住头,蜷缩在地上。
    ”亲爱的!亲爱的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被游惑推开的秦究看见游惑脸上的痛苦之色,惶恐的上前,焦急的问道。
    他已经失去一次游惑了,如果这次游惑真的在自己眼前出事了,秦究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活下去了。
    ”队医呢?快去找队医!“
    守在外面的楚月听到动静,忙打开门查看。之见秦究面色惶恐的搂着游惑,而游惑只是死死的捂住头,面露痛苦之色。楚月慌忙呼喊队医,生怕游惑有什么不测。
    在游惑昏迷前,秦究隐隐听到游惑说了些什么,他凑上前去,听见游惑说:”。。。。。。秦。。。。。。究,秦,究。“
    ”亲爱的,我在,我在。“
    秦究看着医务室,内心满是焦躁,生怕游惑出事。
    看见队医出来了,秦究赶忙上去询问游惑的情况。
    ”现在情况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在这里我无法做到精准的检查,还无法得知情况如何。“
    秦究冲进医务室,队医看着秦究的背影,微微摇头,哀叹一声,转身找楚月商量情况了。
    ”所以,你是希望能把游惑转移到城市中的大型医院?“
    ”是的,现在的仪器根本无法进行精准的测量,只怕拖的越久,病人的情况越危险。“
    ”好,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说的。“
    越野车上,秦究将游惑的头枕在自己腿上,轻轻揉着游惑的太阳穴。
    游惑在睡梦中也不安生,手紧紧攥着秦究的衣角,眉头紧皱,时不时还嘟囔几声,有时有会突然流泪。
    秦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也不敢贸然叫醒游惑,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十来分钟的路程让他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终于到了一家大型医院,游惑被推进诊断室,秦究被拦在了外面。
    等待期间,秦究突然想起了一件往事。
    那时他是去执行一个凶险万分的任务,在双方交火时,一枚流I弹击中了秦究的腹部。
    虽说及时做了处理,但秦究还是面临着失血过多而死亡的风险,而那时医院里又没有匹配的血源。
    游惑当时还在训练,接到楚月的电话后丢下一句”训练结束“就慌忙赶来医院。
    ”大考官,原来你那是就是这样的感受吗?“
    秦究抚上胸膛,心脏剧烈的跳动,手指还有些发抖。
    ”呼。“
    见医生走出,秦究连忙上前询问情况。
    ”情况还不是太坏,病人可能在很早前头部收到创伤,这才导致了失忆。而如今记忆受到刺激,只是相隔时间太久,回忆起的过程会有些痛苦。(瞎编的,除了那个失忆其他都没有一点点科学依据)
    当然,如果病人能挺过去,自然是最好。但是如果没挺过去,比方说病人不愿意回忆起过去的事,恐怕能不能醒来都是个问题。
    接下来都要看病人自己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在病人昏迷期间还需家属的照顾。“
    ”。。。。。。好“
    昏迷中,游惑就像是个旁观者,只能无奈的看着事情的发生,无力阻止。
    他只能看着小游惑的眼睛被植入系统,看着小游惑遭受着冷落、疏远,看着游惑长大,进入系统,陷入无处不在的监控中。
    游惑想,还是不要记起来了吧,还是放弃吧。
    恍惚间,游惑感觉手指无名指处传来一阵凉意,抬手看去,是一枚银色的戒指。
    游惑有些疑惑的摘下戒指,只见戒指内壁刻着俩个字,秦究。
    秦究?
    游惑有些不解,秦究是谁?在游惑这三年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
    哦,是这次军I方围剿systems大队的队长。
    只是,为什么这枚刻有秦究名字的戒指会戴在自己手上?
    游惑继续向前走去,猛然间,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中,游惑迷失了方向。
    他慌张的向前奔跑,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还是没有尽头。在游惑想要放弃,陷入这黑暗中时,前方突然传来了一束光。
    游惑向那一束光芒奔去,最终,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老大,你不用担心,那边楚教官已经处理好了。“
    ”嗯。“
    已经两个月了,游惑还是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秦究就在医院住了两个月。
    今天秦究出门去买早餐,回医院时就遇见了154和922.
    ”老大,你就放心吧,游教官肯定能醒来的。“
    秦究无奈的摇摇头,推开病房的门。
    门刚开,秦究就看见了坐在床上满脸不耐烦的看着输液瓶的游惑。
    手上, 粥打翻在地,塑料碗落地的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病房,游惑的注意力也被吸引,看向了秦究。
    ”秦究?“
    【因为你,我拥有了穿越黑暗的勇气】
    =====,,,========,,,=====,,,=======,,,======
    一点小逼逼:
    我觉得惑惑的人生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遇见啾啾前,还有一部分是遇见啾啾后。
    在遇见啾啾前惑惑是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是啾啾将惑惑从黑暗中拉出,也是啾啾给了惑惑穿越黑暗的勇气。
    我永远爱究惑,永远臣服于原耽的温柔!!!

    相关帖子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醉生or梦死

    醉生or梦死 Lv 1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