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首页 >刀笔吏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原创文]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回复
    来自版区: 刀笔吏 只看楼主
    吾远刈曏 Lv2 楼主 2020-9-6 20:34:38
    1.
      
      墙的阴影铺下,遮住了他眼眸中的光。

      太宰背靠着墙,米色风衣已经变得灰扑扑的,但那温柔致命的笑容仍然挂在嘴边,哪怕那个曾经最亲密的人正用一把匕首抵着他的脖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帽檐遮住了中也的神情,声音也似乎一如既往地充满厌恶。他的双手没有戴手套,一只手以最贴近的状态握着太宰的脖颈用力压在墙上,另一只手正捏着粗糙的刀柄横在那人侧颈动脉处。

      太宰垂下下巴,气息向中也凑近些许:“死在chuya手下也很棒,不是吗?虽然chuya不是美人也不会和我殉情。”他的语气那么轻松,把中也给气笑了。

      他双手一点点松了力道,收刀、后退、转身。挣脱了桎梏的太宰一动不动,神色不明地看着心软了的对手。

      “杀了我,chuya,这样一切就结束了,一切都会回归正轨……”太宰淡淡的,仿佛是说服,是诱哄,却被中也粗暴地打断:“你就那么想死吗!?”是吼出来的,让人找不出里面的情绪。

      太宰不语,只是看着中也纤瘦却有力的背影。中也蓦地笑了,利落地用刀刃在手臂上划了几道口子,换换开口:“走吧,混蛋太宰,别再让我看到你。”这次,他将自己晦涩的心情清晰的裸露在颤抖的声线中。

      太宰瞳孔微颤,盯着中也小臂上纵横的刀口和浓稠艳丽的血液。

      “啪”一滴血砸进地板上的灰尘中,中也没动,太宰却忽的冲上去从对方的背后将人环住,双手如同变魔术般的拿出两只手套。

      他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将一只戴在中也的手上……“当啷”刀摔到地上,空着的手掌已被趁虚而入,戴上了黑色的手套。

      “保重,再见。”四个字被搁在中也的颈后,待他回身,已是独身一人。

    2.

      我看见了太宰,他离我很近,似乎一伸手就能抓住他。他在微笑,在告诉我让我杀了他,我不想杀了他,我想告诉他我不想杀了他,可我怎么也说不出口。我看见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把刀,为什么那只手会是我的?我看见我的手用刀刺破了他的心脏,听见他笑着说谢谢……

      深蓝色的双眸猛地睁开,黑色的天花板缓缓地铺陈开来,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

      “醒了?”森鸥外冰凉的声音在中也耳旁漫开,中也侧过头,看向床边坐着的首领。“首领……”他垂下眸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森鸥外的双手把玩着手术刀,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坐在椅子上的他和躺在床上的中也。

      “我们都觉得你是杀了太宰的最佳人选,但没人会想到你会为了放走他废了双手。”森鸥外低头细细打量着手术刀的刀刃,中也僵着身体一言不发,“其实没有人会想要把那小子杀了。”中也闻言瞳孔一缩,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蓦地坐起身,用剧痛的双手揪住上司的衣领。

      森鸥外对上中也深沉的双眸,目光冷淡,低声呵斥:“中也君,请注意你的身份。”中也指尖一颤,松开了森鸥外脱力地倒回床上,转过头不去看他一眼。

      “呵……”森鸥外发出一声轻笑,或者说,一声轻叹,将手术刀收进衣袖,慢慢将后背靠上椅背,道:“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我正是为此而来。”

      “这场战争的开端我想你也明白,是武装侦探社对异能特务科先行发起骚扰,而真正的原因实际上只有太宰知道,因为夏目老师的遗言在他手里,我和福泽仅仅是知道了夏目老师离开的消息并在太宰的安排下达成了友好合约,表示若三方发起争端必须先行针对特务科。”

      “其实你也可以猜到了吧,中也君,太宰这么做的原因,那就是特务科的人做出了出轨的事,比如,试图打破三刻构想,或者,试图害死夏目老师……别急中也君,正要讲到你想听的地方呢。”

    “我和福泽都有这样的猜想,但我们没有证据,而证据正在太宰手里。特务科一直在派人暗杀太宰,所以侦探社才会率先出手,而那些狡猾的高官们将侦探社的攻击引向我们,逼迫我们开战。”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不得不杀了太宰了吧?他握着压实特务科的遗言,只要遗言一出必将引起大战,但如果让遗言在一次事故中消失,三方都可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森鸥外说到这里,摊了摊手,脸上似乎充满了无奈。

      中也默默,森鸥外眉梢微动,说了一句好好休息,起身离开。

      门锁合上的声音刚落,中也原本沉寂的眸子立刻翻起了几层波涛。

    3.

      几日后,在一条宁静的小巷中,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蹲在地上逗弄猫咪,仿佛一切都岁月静好,只是……他那身米色的风衣已不知去向。

      “嗒”,身后的脚步声惊跑了猫,他在“呀”了一声,站起身对背后的人几分抱怨得道:“chuya真是不温柔,怎么可以惊跑美丽的猫小姐。”

      中也没有答话,只是一步一步走近那人,轻轻将额头贴在他并不宽厚的背上,他缠满绷带的小臂藏在外套的袖子下。

      太宰微微一愣,眸光瞬间被黑发的阴影所遮蔽,他缓缓开口:“chuya,你身体不好怎么可以乱跑呢?现在这么乱,可怜的chuya要是被人打晕套走可不好,还是说chuya是来杀我的?对呀,想停止战争只有……chuya!”中也在他说胡话的档,已经将手伸进他的上衣口袋。

      太宰往前一跃想拉开距离,却反被中也借力抽出了录音笔,再跳上墙壁动用异能力站稳。

      中也握着录音笔看着太宰的神色从惊诧转变为带着心疼的懊恼,他淡淡地发问:“这就是遗言?”太宰点头。

      “只要它毁了,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不……还有我……”

      中也一噎,看着神色温柔的太宰,他第一次察觉到他的痛。

      “为什么?!”“chuya……”“你闭嘴!为什么你总要这样?为什么一定要把什么都藏着掖着?为什么不说出来?我不值得你的信任吗?为什么?”

      太宰看见中也的眼眶红了,看见那里充斥了泪水。

      “我不想杀你呀!混蛋青花鱼!”中也嘶哑着嗓音,颤抖地吼出了他最想说出的话。

      太宰笑了,这一回他的笑终于有了阳光,不过嘴上依旧欠揍:“那中原先生下来给我一个爱的抱抱呗。”原本悲怆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中也脸一烫,猛地跳起,先是一脚踢歪太宰的脑袋,再一个屈膝将太宰抵在墙上,咬牙切齿地低喝:“谁要抱你了!”

      太宰哈哈大笑,揉了揉中也后脑勺的发,笑着说:“这才是只好chuya。”

      中也瞪他,一双本该如同冰结的眸子因为那一点眼泪变成了一汪柔软的湖水。

      他看着太宰没皮没脸的样子,自行认输,收了抵在太宰肚腹上的腿,将脸埋进他的怀里,闷闷地道:“让我和你一起总可以吧,不然你打不过别人,东西被抢走了怎么办?”太宰第一次将心放在笑容里。

      而另一边的黑手党总部,大半的人都陷入警戒状态,原因与他,是中也房间里全部破碎的落地窗和消失的中原中也。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中也是被敌方抢走的,只有森鸥外对着镂空的窗棂扯起了嘴角,喃喃自语:“是该去见见福泽了。”


    sleep  camel
    好吧,重新编辑不了。。→_→
    此文首发lofter,目前不打算连载,写这么多只是即兴为之(///ˊㅿˋ///)
    sleep  camel
    2020-9-6 21:00:57 回复
    吾远刈曏 发表于 2020-09-06 21:00
    好吧,重新编辑不了。。→_→
    此文首发lofter,目前不打算连载,写这么多只是即兴为之(///ˊㅿˋ///)

    写的很好(✪▽✪)
    2020-9-15 10:49:20 回复
    山川志 发表于 2020-09-15 10:49
    写的很好(✪▽✪)

    谢谢谢谢谢谢(*°∀°)=3
    sleep  camel
    2020-9-15 20:50:48 回复
    我感觉我在看恐怖片(ŐдŐ๑)。
    2020-11-1 15:48:40 回复
    写的好棒哎!!
    2021-1-11 17:07:46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吾远刈曏

    吾远刈曏 Lv 2

    sleep  camel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