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客户端1
  • 首页 >小说 >【严江】老
    【严江】老 回复
    来自版区: 小说 只看楼主
    诗酒兰樵 Lv1 楼主 2020-9-21 16:59:15


    记忆早已变得空白,


    他的世界里,终于只剩下了一个江停。

    ———————————————————



    严峫老了。







    那张下海五万起的脸上,不知何时悄悄地爬上了细密的皱纹,清亮锐利的眸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渐渐泛起了岁月沉淀的柔光。笔直修长的双腿不再有力,阴天下雨的时候,膝盖就会隐隐作痛。江停说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总是奔波劳累,到老了才落下一身的毛病。他还要辩解,无理取闹地埋怨江停嫌弃自己老了,却对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问题避而不谈。







    他会记不清自己的老花镜放在哪里,忘记了前一天晚上看的书翻到了第几页,甚至会渐渐想不起,方才出门路上遇到的那个老熟人,究竟叫什么名字。所以他总会兴冲冲地跑进家门,拉过躺在摇椅上喝茶的江停说,你猜我刚才看到什么了?







    对啊,我刚才看到什么了?江停就会笑他,你瞧你这不中用的脑袋,别想了,我煮了面,过来吃饭吧。但严峫不死心,一边吃饭还要一边回想,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了,他好笑地发现,自己脑海里所有仅存的清晰的记忆,每一幅每一帧,都有面前这个低头努力把面条咬断的男人的影子。所以无论他怎么想,最终开口的都是一句:"江停,你还记不记得二十年前……"







    严峫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退休之后的生活太清闲,他便时常出门去老大爷扎堆的地方瞧热闹,看他们下象棋,陪他们打太极,甚至还要发挥余光余热,给吵架的老年夫妻调节关系,解决矛盾。他总说自己还年轻,直到那次在大街上追小偷,刚跑了两步就把腰闪了,灰头土脸地被好心路人扶到了医院,面对着江停铁青的一张脸,才勉强认清了自己的真实年龄。







    严峫一辈子没有儿女,固而也就没有那些家长里短的糟心事情。他每天要做的不是出门散步,就是窝在家里跟着江停拾掇花草,一边咔嚓咔嚓剪着树叶,一边大声地和江停讨论电视新闻里的国家大事。说是讨论,不过是他说,江停微笑着听,时不时地点点头,对老伴儿的真知灼见表示赞同。一番长篇大论之后,江停丢开手里的吊兰,趿拉着拖鞋直奔摇摇椅,严峫则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追问:"怎么样,你老公厉害不?"江停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着厉害,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往脸上一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窗外阳光正好,严大爷把笼子里的金丝雀掏出来搁在一边,开始专心致志地清洗鸟笼。鸟儿倒也乖巧不乱飞,只轻轻扑腾着翅膀凑到江停身边,用坚硬的喙轻啄着江停用来挡脸的报纸,想要把江停叫醒陪它玩儿。"严峫别闹!"江停忍无可忍地把报纸一掀,却见他自以为的罪魁祸首正蹲在远处的阳台擦鸟笼子,而手边正用小脑袋蹭他胳膊的鸟儿发出几声怯怯的啼叫,试图蹦跳着钻进他的头发里。







    "扑哧!"严峫提溜着笼子从阳台走过来抓鸟,却见小家伙安安静静地伏在江停的头发上闭眼休憩,而江停则端着一杯茶水一边喝一边发呆。他禁不住笑出声来,一把抓过金丝雀粗暴地塞进笼子里把门关好,不顾鸟儿激烈的抗议,将它挂到了遥远的角落里。江停便放下茶杯侧着头看向严峫的背影,突然很想流泪。







    电视机旁边摆着一幅他们俩的结婚照,那时候的严峫风华正茂清朗帅气,高大的身影仿佛一堵坚实的墙,伫立在他面前,替他挡了一辈子的风雨。谁也没想到,一辈子过得这么快,从三十岁到六十岁的时间,就只有执子之手那么久。







    "怎么了?"严峫把江停手里的茶杯抽出来搁在一边,俯身在他泛泪的眼角亲了亲。"严峫,"江停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嗯?"茶缸里又蓄满了热水,严峫开着盖子晾着,还不忘嘱咐一句:"现在烫,过十分钟再喝。"他瞧着江停丝毫不掩饰深情的眼神,浑身有些不自在:"怎么了媳妇儿?看你老公帅呐?"他一边好笑,一边伸手在江停头发上揉了一把。







    "是啊,看你帅。"江停十指交叉着放在腿上,对着严峫笑眯眯地点点头。







    他们曾携手在枪林弹雨中互诉衷肠,用一颗真心为彼此刺破天光。他们在教堂的钟声里拥吻,在蔚蓝的海岛上对望,玫瑰倾诉爱意,戒指镌刻过往,他们踏着落叶,沐着风雪,在炊烟里念着一往而深,于岁月中雕刻白首情长。







    他们是时光的旅人,擦肩而过的是一片荒芜,四目相对时正繁花盛放。







    严峫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严重到记不得上一顿饭吃了什么,记不得自己的家在什么方向。医院的诊断就是阿兹海默症,只能尽量治疗,最好留在家里,由亲近之人贴身陪伴小心看护。于是江停辞去了客座教授的工作,彻底退休在家,寸步不离地陪在严峫身边。







    严峫时常做梦,梦见一片朦胧中有一个清瘦干净的背影,穿着白衬衫站在他眼前。他开口唤他的名字,江停。那人便回过身来,像是在冲他笑。他拼命想要看清那人的脸,但雾气越来越浓,渐渐地遮住了一切。







    "小伙子是大学老师啊,真不错,我老伴儿也是大学老师,我最喜欢看他穿白衬衫的样子,就是你身上这种。他穿白衬衫特别帅,我一见到他就移不开眼睛了,我也不是说你不好看,只是我老伴儿特别好看,他就算随便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儿……"







    "吃饭。"







    "哦好,诶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儿?做什么的?"







    江停用纸巾擦了擦他嘴角的米粒:"我叫江停,是大学老师。"







    "小伙子是大学老师啊,真不错,我老伴儿也是大学老师啊……"







    "我老伴儿长得可好看了,他一辈子都只爱我,我一辈子也只爱他。"







    他老得忘记了全世界,忘记了春夏秋冬,忘记了吃饭走路,甚至忘了自己,忘了回忆。







    却唯独记得一个江停。

    —————————————————————————























    那张下海起五万的脸,哈哈哈哈哈哈
    2020-9-22 11:26:15 回复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诗酒兰樵

    诗酒兰樵 Lv 1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