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首页 >刀笔吏 >混沌清浊
    [原创文] 混沌清浊 回复
    来自版区: 刀笔吏 只看楼主
    慕文清绘 Lv6 楼主 2021-2-18 11:22:53
      天地伊始,世间是一片混沌,清浊二气分流后,才形成了天地。而现今,六界动荡合流,归为一体,各族混杂交战,是末世后的重生,故为“混沌时代”。
      混沌时代的教育虽说没有落后,但更为功利,精英教育更为明显,只有天才中的天才才会接触科技。国力强大的国家可以进行普世教育,小国就连自己的国民都无从保护。尤其是妖、魔界混入人世后,这种状况就更为糟糕了,为了应对天生灵力的妖与魔,人类开始进行科学研究,让一部分人也拥有“超世”的原生能力。
      塔利瓦是最早进行“超世”研究的国家,毕竟它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超级大国,武器装备、科学技术和研究人员都几乎是顶尖的。东维尔多紧随其后,它的国土面积大,国人少,是唯一实行普世教育的国家,在东维尔多,人人都可以充当士兵。最后是唐留,奉行和平主义的国家。
      自从混沌时代开始以后,一切都很乱,社会很难维持秩序,学校的课程临时改成对外防御与武器使用,人们都惶恐不安。魏良玉摆弄着学校发的模型枪(因为要防止发生枪杀事件,所以只给发模型枪),她是个实打实的笨蛋,并没有学会怎么开枪。“我觉得这是个与网友见面的好时机。”魏良玉放弃了,把模型丢到地上,“毕竟可能明天就要死了。”
      林源正在跟自己的网恋对象视频,听到这么荒唐的话居然也小小地心动了一下。“而且你们两个也离得近。”魏良玉又补了一句。
      在这种兵荒马乱的背景下想谈情说爱的事情本身就不太正常,即使上大学已经没有早恋这回事了。
      “我觉得你得搞清楚现状。”林源耸耸肩,“我们现在连校门都出不去,更别说列车还通不通了。”
      魏良玉无奈摊手,“我就是说个提议,我不是早说过末日我必死吗,现在消极也是正常。”
      魏良玉告别了林源回自己寝室,无意间瞥了一眼窗外,一只超大的苍蝇带着一堆绿色的液体飞过来,然后一下子丢在学校大门上,铁做的大门连着石板一起化成了水。
      魏良玉傻了。
      林源这也刚视完频就接到魏良玉打来的电话,“喂?你不是刚走吗?”
      “大门没有了,趁现在赶快逃吧。”魏良玉呆愣着说道。
      林源一时间没理解过来魏良玉的意思,于是下意识地向窗外看去,只见路中间有一个绿色的大洞。
      “我懂了,昨天就该回家的。”林源波澜不惊地说。
      学校留下的人不多,林源的室友和魏良玉的室友都回家了,要不然她们两个也不至于天天往一起凑。这会儿宿舍楼外面乱得不成样子,尖叫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我就知道末世我必死。”魏良玉小心翼翼地躲开那胃酸一样的绿色液体。
      “flag少立。”林源捡起地上的铁棍儿,给飞过来的大苍蝇扎了一个透心凉。
      “哇哦。”魏良玉鼓掌。
      这时候学校广播响了,让学生们去体育馆集合。林源一把拽起魏良玉就开始往那边赶。
      魏良玉被拽得跌跌撞撞,脑袋里只有一个问题,“体育馆在哪边儿来着?”
      幸好林源的脑子还在运转,成功把魏良玉一路拽到了体育馆。
      “想开点儿。”魏良玉刚进体育馆就开始说胡话,“这可比丧尸围城要好多了。”
      忽然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魏良玉回过神来,体育馆里的人还不少,这会儿都盯着她看。被视线这么集火,魏良玉蔫了,她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跟林源并肩坐在一起,“我就知道末世我必死。”
      大家又都不说话了,体育馆里又大又旷,静得很,呼吸可闻。魏良玉终于忍不住了,“林源,我们走吧。”
      “去哪儿?”林源问。
      “出校门。”魏良玉站起来,毫不犹豫地走了,林源跟上。体育馆里的人也三三两两地开始往出走,一直蹲着的浅莹抬起头,问自己身边的乔生,“学校真的打算管咱们吗?”
      乔生一愣,她还没有想过这个,她们等得不算久,可是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这边魏良玉和林源已经走出了校门,“我这边还是建议你去找你的亲亲小田田呢。”魏良玉调笑道。
      “我打过电话了,列车不通。”林源一瞥她。
      林源的网恋对象是个小了她三年的高中生,她俩有个巨美好的三年之约。尽管末日混沌这种事情很可怕,但至少它提前了这个美好约定日期的到来。
      魏良玉想了想,提出了个更为靠谱的主意,“回家?”
      “国家有归家专线。”林源点了点头。
      然而魏良玉这一阵儿并不想回家,她微笑着也点点头,跟着林源一起去找市里的列车专线。
      “可是咱们俩儿又不在一个地方,坐不了一趟车。”所以你怎么知道我回没回家呢。魏良玉看着林源上车。
      “那再见了。”林源跟她摆手。
      魏良玉散步似的走到林源坐的车前,把自己刚刚贴的假目的地撕了下来。
      “去找你的亲亲小女友吧,不用谢我。”魏良玉笑着摆手。
      林源一愣,“魏良玉你搞我?!”
      “勇敢点儿嘛!”魏良玉笑道。
      送走了林源,魏良玉踏上了另一趟列车。她笑着坐在座位上,给网友发QQ,“我上车了。”然后她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该下车的时候魏良玉刚好睁眼,她缓缓地从车座上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所坐的列车被从中间斜着切成两半,又面无表情地走下车,没理被吓得一脸惊恐的司机。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呀。”魏良玉伸了个懒腰,“我可能还没睡醒。”
      “姓名。”守门的人兢兢业业地登记。
      “魏浅书。”魏良玉笑道。
      苏禾抬头看她一眼,又问,“姓名。”
      “魏良玉。”
      “姓名?”
      “魏清儒。”
      苏禾一脸疑惑。
      “叫我魏姑娘就好。”魏良玉笑道,“就像守门人不是守门人,魏姑娘也不是魏姑娘。”
      苏禾眨了眨眼,把手中的笔一下子扎进魏良玉的手里。
      “卧槽,苏禾禾你太过分了!”
      “姓名?”
      “……慕文清绘”
      苏禾白了魏良玉一眼,“马甲披多了也不怕精分。”
      魏良玉拔了笔拽着苏禾进了门,“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鸦雀无声。
      “我觉得门口应该贴个‘清绘绘与狗不可入内’。”南罕趴在床上说。
      “同意。”绿藻附和。
      “……”魏良玉捂住胸口,“你们这样我可太伤心了,刀笔吏怎么能少了我呢。”
      “心脏在左边。”景兰好心提醒。
      “……”魏良玉放下手,“你们这样我好尴尬呀。”
      吾远无比敷衍地说,“欢迎清绘绘!”
      沅溪掰断了手里的薯条。
      “……”吾远害怕了,“当然,我还是最喜欢沅溪了。”
      “……”魏良玉假笑,“友尽了你们这群重色轻友的家伙。”说罢甩门走了。
      “她不会真的生气了吧……”false小声说。
      “没有。”吾远解释说,“她去找她cp了。”
      false又缩起来了。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慕文清绘

    慕文清绘 Lv 6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漫画 小说 推文 云空间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