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我要发帖
  • 首页Portal
  • 精选
  • 论坛BBS
  • 发现
  • 客户端
  • 合辑Collection
  • 大佬榜
  • 首页 >USO专区 >《点滴》
    [同人文] 《点滴》 回复
    来自版区: USO专区 只看楼主
    阔落 Lv3 楼主 2021-7-28 19:44:44
        你喜欢花吗?

        祁尚曾无数次的在内心这样询问自己,他需要用问题来逃避他所不想面对的事物,无所谓是什么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一直不曾有过答案。

        在遇到英亓时,祁尚也曾这样在内心不断的询问自己。

        没有必要与无关紧要的人打交道,他在回避着英亓的接近,除了必要的交流他不想与这个看上去有些内向的孩子说话,这导致两人的相处十分尴尬。

        祁尚自顾自的完成任务,英亓抱着这样并不影响任务的完成的心思,也没有提出意见,两人就这样不尴不尬的相处着。

        两人关系的转机是从一次祁尚任务受伤开始的。

        ……

        强烈的爆炸冲击波几乎把祁尚震飞出去十多米远,直到撞上石壁才不得不停下来,在倒下的一瞬他便呕出了血,鲜血染红了唇瓣,衬得他因疼痛更加苍白的皮肤近乎透明。

        失算了,身体跟不上思维“该死!”他低骂一声扶着石壁艰难的站了起来。

        “嘭!”一声巨响传来,一个熟悉的脚步声冲他跑来,架起他便跑。

        英亓看向祁尚不悦的皱着眉,殷红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你把RPG丢了?”祁尚轻声问到,疼痛让他的声音有些许颤抖可却还是一贯的冰冷。

        英亓愤愤的瞟了他一眼,祁尚几乎能感觉到怒火“不丢掉怎么带得动你?!”为什么这种时候他还在关心RPG。

        “没必要,我不会死”祁尚淡定的语气几乎让英亓想骂人了“多此一举,设备库那边还要额外写报告。”

        这个人总是一副呆滞的神色好像根本没有思想,明明自己流了那么多血,关注点却是写报告会很麻烦?

        英亓突然觉得很生气,他从没如此愤怒过,就算是那时那只猫的死去都没让他如此气愤。

        心里突然有些烦躁,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动着,突然升腾起来的破坏欲让他想把身边这个家伙撕碎。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以为你是谁!没人知道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到!我不管你有没有把握活下来!我是你的队友,我不可能看着你去送死!我会担心啊!!”他一边拖着祁尚的身体艰难的向安全地带跑去,一边嘶哑着声音斥责着。肾上腺素飙升,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脖颈上都是凸起的青筋。

        祁尚听着这话却是愣住了,在他被雅威收养的那一刻他就再没想过为自己而活,雅威只是保证他不会饿死,每天都在训练他,他就像一个机器,机械的学习着战斗知识。

        名义上他是雅威的养子,实则他是雅威的一把刀,因此他不可能自作多情的觉得谁会关心他,可是身边的这个人却告诉自己他担心他。

        ……

        祁尚坐在帐篷里脱了上衣英亓则在给他上药,从始至终祁尚都一言不发。他身上伤痕遍布血肉模糊,有的是今天受的伤,有的则是很久以前的伤,大大小小的疤痕遍布全身,粉色的疤痕狰狞的盘桓在惨白的皮肤上,丑陋极了。

        英亓拿着棉签给他背上的伤口消毒,第一次见到祁尚身上的伤痕时英亓吓了一跳,现在却也有些习惯了,每次出任务祁尚都会弄得浑身是伤每次都是他帮忙包扎。

        记得第一次两人一起出任务时祁尚被飞来的弹片插入了肩胛骨血流如柱他却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用酒精冲洗了一下随便拿纱布缠住就继续执行任务,那血都浸透了外套他还仿佛无知无觉,那之后便是英亓帮他处理伤口了,他怕有天这人能流血流死。

        感受着冰凉的手指划过脊背他放空自己试图逃避,又不知道在逃避什么。

       “你喜欢花吗?”好像无意识的不知道他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身后小心给他包扎的某人。

       “什么?”英亓手中动作一顿,他凑近祁尚脸旁试图听清他在说什么却只听到一声轻笑,轻得就像一缕风拂过耳畔。



    请先 登录后发表回复(*^__^*)
    发表回复
    |
    阔落

    阔落 Lv 3

    懒癌晚期,什么都没留下_(:3」∠)_

    热门排行
    更多
    茶话 校园 文梗 投票PK
    精品推荐
    换一页
    • 下载手机APP
    客服胖虎
    商务道友
    官方群:7917731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